自命不「煩」的人最煩

副刊版 2021/07/08

分享:

每逢遇見那些人——老以為自己才是站在伸張正義的一方,然後發表偉論己方何其偉大正確、別人則何其腐敗荒謬——無論他說的是甚麼界面、甚麼立場,我都會覺得很納悶和煩厭,有得走開會九秒九即彈。一個人對某些事情有見解是正常不過,但不見得個個有見解就等如有見地,人家又沒有邀請他演講,高談闊論己方有幾偉大做甚麼?

這些人有時還執着於別人是否跟自己同一看法,若給他知道你不是同聲同氣者,弊!他頓然感到身負「感化」或「抗敵」重任,然後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我若不幸遇上這麼一個人,通常採取四両撥千斤,因為有乜好拗呢?我拗贏你,只是拗贏這麼一個你,同樣地,你拗贏我,也只是拗贏這麼一個我,宏觀來說,對社會毫無福祉,不如慳番啖氣。

況且,拗的先決條件,是彼此都對所拗之物有同一認知基礎,那才有得拗。現時全世界資訊發達,卻同時資訊零碎,大家看同一件事,畫面不同、焦點不同,就已經可以是不同解讀、不同世界,我們現在根本無法肯定,對方在他選擇的媒體看到的信息,跟我們所選擇的媒體所看到的,是否一樣,那我憑甚麼可信心十足地自稱,只有我看到的,才是最真實、最正確的呢?我只能說,因為我看到這些那些,所以我形成了這樣的觀感,就此而已。因此,別人看到不同的另外一些那些這些,產生了不同觀感,是最正常不過的事。從哲學層面或宗教層面來說,沒有一個凡人能知道任何事的真相或實相,極其量是我們都知道不同的零碎真相而已,彼此其實都有盲點。

所以,我對那些認為自己就是最正義最正確、還四處向人發表偉論或撩交嗌、老是喜歡向別人指指點點的人,都感到匪夷所思——究竟他們是哪裏來的自命不「煩」?想起這些人,就不其然想起這句話:「人與人之間的矛盾,主要來源於,總有那麼一撥人,慣於用聖人的標準衡量別人,卻用超低的標準要求自己。」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