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工成立140周年 疫情下新常態慶祝

副刊版 2021/07/09

分享:

精工錶Seiko成立了逾一個世紀,在日本本土的地位舉足輕重,甚至隨處可見,酒店、機場及火車站大堂的牆上都不難見到其蹤影,難怪被視為日本的「國民錶」。精工今年在疫情下以新常態的形式慶祝誕生140周年,但疫情並不阻礙到品牌未來的大計與發展,而我們也採用了新常態方式跟新任總裁Akio Naito先生對談,了解到更多有關品牌以及他個人鮮為人知的事。

今年是Seiko精工錶創立的140周年,品牌早就為着這大日子張羅,定好全盤的慶祝計劃,不過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還未減退,品牌就只能以另類方式慶祝,就連這個原先應為面對面跟Seiko新任總裁Akio Naito先生進行的訪問,也變成視像進行。

Seiko在這百多以來,為鐘錶歷史作了不少革命性的創舉,當中包括不得不提的「石英革命」,當大家發現機械錶會因為地心引力的影響而令走時出現誤差,Seiko在1969年便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枚石英錶Astron,也掀起了鐘錶業界的「石英革命」。至此,鐘錶走進了電子時代,而石英錶能夠大量生產,從此不再是小撮人才能擁有的奢侈品,令鐘錶進一步普及。後來,精工工程師萌生了一個念頭,就是保留機械錶特質的同時,又想解決精準度的問題,1999年成功研發了在機械機芯及石英機芯以外的第三類機芯--Spring Drive,這款新機芯內有90%仍是機械零件,採用發條(spring)做動力來源,以保留機械錶的結構精髓,同時有一個石英震盪器,帶來石英錶的精準度,是業界的一項重要發明。

而精工在日本市場以外也早為全球熟悉,並跟集團內的高端奢華腕錶品牌Grand Seiko及Credor分庭抗禮。今年為慶祝Seiko誕生140周年,Seiko及Grand Seiko都分別推出一系列的紀念腕錶來慶生,包括Seiko以日本叢林景色為靈感的Prospex、Presage及Astron腕錶;復刻自1959年首款Laurel Alpinist戶外腕錶的Seiko Prospex Alpinist;在錶盤上刻劃出樹木年輪美態的Grand Seiko Heritage;採用了石英機芯的Grand Seiko GMT運動型號腕錶等。

---------------------------------

跟總裁視像對談

經:經濟日報

Naito:Seiko Watch Corporate總裁Akio Naito

經:可否告訴我們新冠疫情對公司的生意額有甚麼影響?

Naito:就日本國內市場來說,去年的銷售只有前年總銷售的6成多,即有3成多的縮減;至於日本以外的全球市場,銷售則是前年總數的九成二,約減少了一成,可見疫情之下,日本本土市場受到最嚴重的打擊,疫情最嚴峻的時候,零售店需要關門,這大大影響了營業額。

經:2017年Grand Seiko宣布獨立,4年後的今天,你會如何評價此決定?

Naito:相信是Grand Seiko在過去60年的歷史裏踏出最為重要的一步。在日本市場,Grand Seiko早在2017年以前已經成熟發展成一個奢華的品牌,我們其實不認為有必要將Grand Seiko從Seiko抽出來自立門戶,因為日本大多數的消費者都對它們有很深的認識;但在日本以外尤其西方市場,Seiko最為人熟悉的只是其較affordable的中價項目,而Grand Seiko在2010年之前就幾乎是不存在,因此Grand Seiko獨立後,可令其形象更鮮明。我認為此策略相當有效,自Grand Seiko獨立以後,品牌在日本以外的銷售有非常明顯的增長。

經:Seiko及Grand Seiko當下正面對甚麼挑戰?

Naito:在日本以外地方,Grand Seiko在眾瑞士的奢侈腕錶品牌當中,可說只屬一位新秀,但正如我先前所說,品牌過去幾年的銷售增幅很理想,證明我們已在正確的軌道上,而品牌亦已經建立起自己的位置,跟瑞士品牌有所分野,消費者會被我們的日本美學所吸引,它觸動人心,讓佩戴者能注入情感。而Seiko將面對的最大挑戰,是中價錶市場的萎縮和智能腕錶帶來的威脅,所以未來我們要做的就是要加強Seiko的專業腕錶形象。

經:今年還會有慶祝活動嗎?

Naito:今年的紀念活動卻因為疫情而有所更改,但各地市場都有不同的慶祝活動,例如我們的香港澳門總代理通城就在3月舉辦了網上慶祝活動,而我們在東京的銀座區亦會舉辦一個實體的慶祝活動,活動旨在展示Seiko的歷史以及逾一世紀以來的標誌性時計,而這兩天會在現場進行錄影,在7月份會放到我們的網頁,好讓一些未能親身出席活動的朋友們也可在網上參與。

經:你加入了鐘錶行業已差不多20年,腕錶對你有何吸引力?可否分享一下一些對你最為重要的收藏?

Naito:腕錶是非常獨特而能夠誘發人的興趣去探究的消費品,而且經常佩戴,它就彷彿成為你身體一部分,腕錶更能紀念你人生中一些美好甚至傷感的時刻。機械錶的各個部分都由金屬製造,如果有甚麼耗損,理論上是可以一世維修及進行修復,你可以將腕錶一代傳一代,但我不能想像智能腕錶可以用上50年。

我手上戴着的是我今年購入的Grand Seiko 140周年紀念版,它復刻了1960年出廠的首枚Grand Seiko腕錶,而我正是1960年出生。2018年Grand Seiko首度在美國開設分公司,我是第一位出任CEO的人,而今年在Seiko慶祝140周年的這重要日子,我升任為Seiko Watch Corporate總裁,因此這腕錶正好記錄着我的重要時刻,而我仿如跟公司及Grand Seiko有着一種聯繫。

---------------------------------

產品查詢:2736 0235

作者、責任編輯:梁靜詩

Naito先生認為最能代表Seiko的必然是Prospex,皆因製作運動錶是Seiko的強項,而此Prospex Divers潛水錶是根據1965年及1970年生產的兩款潛水錶而設計,特長的錶帶是方便潛水員佩戴在潛水衣外,具200米防水功能。(左$9,650、右$8,920)

以4個節氣:春季的「春分」、夏季「小暑」、秋季「寒露」和冬季的「冬至」為主題,4款Grand Seiko GMT腕錶分別搭載高振頻36000 GMT機芯9S86和Spring Drive GMT機芯9R66。(左一及二$54,100、右一及二$46,800)

訪問當天Naito先生手上佩戴着此18K玫瑰金Grand Seiko紀念錶,跟Seiko同樣於1960年誕生的他,表示此錶意義重大。錶背的透明底蓋下,可見機芯機橋上的金牌刻有「S」商標,以慶祝周年紀念日。($218,000)

在多款的周年紀念錶之中,Naito先生選出此Grand Seiko Heritage Collection為主打錶款之一,錶盤的紋路代表樹木年年增長錯綜複雜的年輪,大自然感正體現了Grand Seiko「時間的本質」概念,只限量140隻。($459,800)

腕錶置入的Hi-Beat高擺頻36000 9SA5機芯,擁有80小時的動力儲備,Naito先生認為這是品牌的一大突破,而未來會繼續優化機芯的動力儲備。

Seiko的腕錶有多類型的選擇,今年的Presage新作以日本動畫《天空之城》為設計,工藝大師橫澤滿把女主角戴着的飛行石吊墜以琺瑯錶盤重現人前,錶底則鐫刻了男主角父親發現天空之城的時候拍攝的照片。($11,200)

Seiko Watch Corporate總裁Akio Naito

欄名 : Watch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