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維他奶事件說起

評論版 2021/07/09

分享:

維他奶的一名採購主任進行了自殺式恐襲身亡後,該公司的港區人事部負責人竟發內部通告,語氣間對此人死亡似乎甚為同情及惋惜,引起不少人反感,內地更有人發起罷買罷賣行動。隨着維他奶執行主席羅友禮發出聲明辭退該名人事部主管,並表明愛國愛港的立場,希望事件能慢慢平息,畢竟維他奶是一個從童年開始便伴着我們成長的香港品牌,紀文鳳女士當年為它創作的口號「點只汽水咁簡單」深入民心,一個品牌的摧毀對本港也不是好事。

自殺式恐襲全球普遍 多針對美國

事件雖或許漸成過去,我們也應從此思考一些問題,以防重犯錯誤。香港人做太平人時間太長,對世間險惡認識不足,對恐怖主義的禍害也是無知無覺,否則維他奶人事部怎會不對出此員工感到羞恥,沒有第一時間劃清界綫?大多數港人大概不知,自殺式恐怖襲擊在全球十分普遍,光是在2004年至2009年,便有1,800次自殺式恐襲,其中9成是針對美國的。

據學術界的調查研究,參與恐襲的恐怖分子,大多表面看來與常人無異,教育水平也不低,生活上甚似是「住家男人」類型的,但若只看他們貌似單純的外表,而無視他們的極端思想,便大錯特錯。聯合國安理會1994年便有決議,無論基於甚麼原因的恐怖主義,都是不可能正當的(unjustifiable)。港人為免噬臍莫及,對恐襲的敏感度要有所提升。

這次提醒港人恐怖活動危害性的,卻是內地人民。他們對維他奶的杯葛,立時使其股價下挫,市值蒸發37億元。在經濟學的分析上,抵制一種商品其實是一種歧視,已故諾貝爾獎經濟學家先師貝克爾(Gary Becker)在其博士論文中,對歧視發展了一套很深刻的理論。他發現,歧視一種商品與國際貿易上向一種商品徵收關稅,性質是相同的。

我在年前分析貿易戰的文章中亦早已指出,關稅是一種敵我俱損的七傷拳,非不得已,可免則免。除了維他奶外,內地人民在一些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例如杯葛曾參與抵制新疆棉花的H&M,此等行動雖對中國自己也會造成損失,但在道德上理直氣壯,可起到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效果,我們卻不用反對。

中國王道 Vs 美國霸道

中國有世界上最龐大的市場,為保護自己的利益,往往會利用其擁有龐大市場的優勢,作為討價還價的條件。西方國家垂涎中國市場已久,但卻怕一進入中國市場,其先進技術便會被中國掌握;不過中國的態度卻是你可自由選擇是否進入中國市場,無人在逼你。此種取態其實十分王道,並無違反自由市場原則。

反觀美國,卻完全採用霸道原則,例如法國一所電力供應設施及鐵路的跨國大企業阿爾斯通(Alstom),是美國通用電汽的重要競爭對手,美國為了「肢解」這個對手,竟然採用了很不名譽的招數,在2013年拘捕了一名路過紐約機場的阿爾斯通高管,並巧立名目,用長臂管轄的法律把這名高管關了幾年,期間又罰款又收購,終於「肢解」了阿爾斯通。

這些事的前因後果,被遭到拘禁的皮耶魯齊(Frédéric Pierucci)紀錄成《美國陷阱》一書,讀後深覺美國對華為也在採用同一策略:美國自己5G落後,便千方百計希望把華為的技術據為己有,就算不行,也要拖慢其發展。此策略與中國的任君選擇相比,已是強搶了,從前對日本與南韓,也出過近似的招數。

美揮軍阿富汗 反恐20年無果

一個王道,一個霸道,在反恐策略上一樣反映出來。中國也是飽受恐怖主義禍害的國家,東突的恐襲尤其嚴重。中國的應付之道,是搞去極端化的教育,西方國家所大驚小怪的所謂集中營,卻是學習漢語,以便利找工作脫貧及學習和諧共處的地方;反觀美國對恐襲的對策,卻是揮軍阿富汗,駐軍20年無成效,現在又倉惶撤離。佔領別人的土地不但無助反恐,911以後,美國佔領阿富汗及攻佔伊拉克,又在中東各處狂轟濫炸,數十萬人死亡,並製造了大量難民,上文已提過,光是2004年至2009年,便有1,800宗主要是針對美國的恐襲,比起1980年至2003年間共315宗還要多得多。

現在看來,美國的霸道策略效果,遠不及中國的王道,但美國不但沒有向中國學習,反而拉幫結派,以新疆人權為藉口抵制中國。究竟佔人國土、殺死平民,與去極端化教育營,哪個更符合人權?

香港的反恐也應從中美的不同策略與成果總結點結論。對付恐怖分子一定要從嚴處罰,以儆效尤,對一般不明事理但本身並非恐怖分子的港人,要以教育為主,踩過了紅綫的,一樣要檢控。對那些美化恐怖分子的人,社會中人更要同聲譴責。

維他奶一名採購主任進行自殺式恐襲身亡,該公司港區人事部負責人的內部通告引起反感,維他奶執行主席羅友禮(圖右)日前發聲明,辭退該名人事部主管。(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