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多邊主義 力抗拜登單邊打壓

評論‧世情 2021/07/10

分享:

中美近日爆發誰是真多邊主義的爭議,美國指控北京用「專制手段行使多邊主義」(authoritarian approach to multilateralism),中國則反指美國用多邊主義包裝單邊行徑。中美爭搶多邊主義大旗,不只是一場口水戰,背後關乎如何在國際上爭取更多朋友,打擊對手。

美佔道德高地 誇大中國威脅論

拜登上任美國總統後,雖一如前任特朗普般全力遏制中國,但手法有所不同,愛搶佔道德高地,這不單讓拜登有高高在上貶斥中國的氣勢,更可高舉所謂「義旗」,領導西方反華,還可誇大中國威脅論,離間中國與朋友的友誼。拜登最常站的道德高地是西方普世價值,包括美國民主制度與中國專制對決;美國重視人權,指控中國對維族種族滅絕、強迫勞動;美國有民主和自由,中國則剝奪香港及台灣的民主自由。近日拜登再添一武器,就是攻擊中國的多邊主義。

拜登提名的美國駐聯合國代表托馬斯-格林菲爾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指摘中國在聯合國運用專制手段行使多邊主義,脅逼別國,包括利用3個由中國人主責的聯合國科技組織施行影響力,又利用新冠疫苗外交,向貧困國家施壓。美國的外交打手英國,其國會亦發表報告,圍剿中國多邊主義,斥中國試圖控制國際組織、重新界定普世價值,並將國際組織「武器化」,利用金融影響力等霸凌手段,迫使別國支持中方立場或候選人。

中國在聯國所獲支持 屢超美國

早在2019年,美國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已對中國作出類似指控,稱中國在聯合國轄下15個機構中搶佔4個掌舵人位置,包括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等,美國只得世界銀行1個。該刊還指,中國人能當選糧食及農業組織總幹事,因對非洲國家進行貸款利誘和經濟報復威逼。由於特朗普當時在踐踏聯合國,這些指控遂未發酵,到拜登才重拾這大棒。

對於美英羅織的罪名,中國外交部反駁指,在聯合國秘書處中,中國籍職員只佔總人數1.5%,僅為美國的22%、英國的70%;在D級以上中高級職員中,中國籍職員僅有19人,是英國的3分之1,美國的5分之1。

美國要狙擊中國的多邊主義聲譽,尤其要貶斥中國在聯合國的行為,皆因中國在聯合國所獲得的支持,有超越美國之勢。美國多次想利用聯合國打擊中國,如上月就驅使盟友加拿大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代表40多個西方國家抨擊中國的香港及新疆政策,結果惹來中國盟友反擊,白俄羅斯代表65國支持中國,另包括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等26國亦表態撑中,支持中國的國家數目是批評者的一倍有多。

這樣的局面在過去兩年已多次發生:前年10月,英國在人權理事會代表23國批評中國新疆政策,白俄代表54國讚揚中國的新疆反恐措施;去年6月,英國代表27國反對香港國安法,古巴則代表53國支持香港國安法;去年9月,德國代表西方39國在聯合國大會嚴重關切香港自治和新疆維族人權,巴基斯坦代表55國反對西方以香港為藉口,干涉中國內政,古巴代表45國支持中國的新疆反恐措施,另科威特代表3個阿拉伯國家支持中國。在一國一票民主制度下,聯合國再非如成立之初,由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掌控。

中國在聯合國獲得比美國更多的支持,皆因過去10年積極拓展外交,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2年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2013年推出一帶一路計劃,扶助發展中國家基建,既有鮮明概念,亦有具體行動綱領。發展中國家對此表示歡迎,因其倡導的共同繁榮、開放包容、互利平等、不干涉別國內政等內涵,與美歐主導的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做法截然不同,世銀和IMF會要求受助國遵行西方模式,如開放市場、政制民主等,為受助國帶來不少困擾。

亞投行投票 比世銀IMF更民主

此外,美國在世銀及IMF分別只擁有15.85%和17.45%投票權,但兩大組織的重要決議都需要85%同意才通過,等於美國擁有一票否決權;至於支援一帶一路的亞投行,雖由中國倡議成立,中國投票權佔26.5%,但亞投行採簡單多數票制度,中國並無主導權,亞投行比世銀和IMF更顯民主。

一帶一路已有141個國家和31個國際組織參與,亞投行成員國亦達100個,為中國多邊主義建立重要基石。新疆是一帶一路的重要樞紐,為中國連通中亞、中東、中歐,拜登要狙擊中國,就要重挫中國一帶一路,包括打擊新疆經濟,在七國集團(G7)推出抄襲一帶一路的「重建更好世界」計劃(Build Back Better World,B3W),以資助發展中國家,撬中國牆腳。

拜登搶奪多邊主義大旗,亦有為美國洗白聲譽的意圖,此因特朗普可說是全球多邊主義的破壞王。多邊主義是指兩個以上的國家透過協調、合作,化解相互間的矛盾和分歧,創設和平、穩定、安全的國際環境。與多邊主義相對立的是單邊主義,是指國際社會中實力地位較強的一國,為了本國利益,忽視多數國家人民意願、罔顧別國利益,拒絕採取協商而我行我素,帶有民族主義和霸權主義色彩。簡單而言,單邊主義就是以我為主、誰大誰惡誰正確,近年最鮮明的例子,莫過於美國前總統小布殊和特朗普。

小布殊2001年為報復9.11恐襲,揮軍阿富汗時,曾說過「不是朋友就是敵人」,是政治單邊主義的經典名句;至於特朗普更是全方位推動單邊主義,在經貿範疇向別國濫徵關稅,不單狂加中國貨25%關稅,更向鋼鐵、汽車、洗衣機等威脅美國工廠的產品濫徵關稅,打擊發展中國家和盟友歐盟,還取消印度、土耳其貿易優惠,又逼迫加拿大、墨西哥、南韓、日本等重議自貿協議;在國際合作領域,他悍然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巴黎氣候協定、全球移民協定、伊朗核協議、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美俄中程導彈條約等,又踐踏國際組織,退出聯合國系統內的教科文組織、人權理事會、萬國郵政聯盟、世衞等,更以退出脅逼聯合國、北約、世貿組織等聽從美國要求。

國際和平環境 最有利華發展

特朗普的單邊主義,正凸顯出中國如何幫助別國發展、推動全球化。中國是真心支持國際合作的多邊主義,皆因中國需要國際市場、需要國際資源能源、需要國際技術,國際和平友好環境才最有利中國發展。至於中國在履行多邊主義時,必然獲得更多國際影響力,意味美國和西方話語權的損失,美國要打壓中國亦是必然。

至於拜登的多邊主義是有所扭曲的,多邊主義應是包容的,並非排拒別國的工具;多邊主義亦應是和平的,用以化解國際矛盾,而非增加衝突。拜登搞多邊合作,目的是建立反華陣綫,有違多邊主義的和平、包容目的,此所以外長王毅指拜登的多邊主義,是為了包裝單邊行徑而已。

中國在聯合國所獲得的支持,有超越美國之勢。(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