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私奉上大愛 動物義工:貓令我和家人走得更近

副刊版 2021/07/13

分享:

Summer家中自小猶如動物園,長大後雖無耳濡目染,卻無減她愛動物之心。無心插柳下走上貓、狗義工之路,從毛孩身上,不但紓減了她的情緒問題,更原本與家人冰封的關係得以溶化。她對動物的愛,動物對她的熏陶感染,相輔而行、不分軒輊。

動物義工Summer之路,先從狗義工說起。她接觸的狗場無任何NGO(非牟利團體)背景,只是一個女士獨力收養流浪狗。Summer主要工作是去狗舍進行清潔、替狗狗沖涼和散步。

以為是給予、付出的角色,但動物予她有另一重體會,她做狗義工,背後有一個小故事:「某年生命遭遇挫折,曾有輕生念頭,是狗場令我改變看法,如此艱難下仍掙扎求存,當義工時情緒得到轉化。後來養了貓,生命中多了點顧慮,我常想如我有任何意外閃失,3隻貓怎麼辦?想法不會偏執一面。」

接連收養流浪貓

她擔當狗義工同時,也踏上貓義工之路。愛護動物協會有「捕捉、絕育、放回」計劃,為無主流浪動物絕育再放回,以停止繁殖。餵貓的義工姐姐跟她說,花貓Milk吃飯時只能吃「尾圍」,吃完也會被群貓打,希望為牠找一個家。雖然後來有人肯收養,惟主人本身已有3隻貓,新丁Milk被其他貓欺侮合不來,不敢踏出房門半步,連吃飯也有問題,無奈要再覓新家。輾轉下聯絡上Summer,於是二話不說讓牠成為家中成員。

一直過着流浪生活,Milk極度怕人,來Summer家頭4個月,從未見過牠身影。「沒關係,我讓牠自由行走,只負責安排食物及清潔排洩物,見到盤子裏貓糧吃光,砂盤裏有大小二便,便知道牠仍生存便足夠。」Summer笑說。

直至4個月後她放新年假,Milk開始現身,不做神秘貓,來個180度轉變天天陪伴主人。

養傷變長住

她收養的第二隻貓叫茶茶。因捉牠去絕育時弄損了手,Summer想待牠傷勢好轉才放回街上,但牠性格兇惡,入屋後無法捕捉,於是讓牠住下來。「我第一次摸牠,是入屋後的年多後的事,沒想到現在牠是最黏我的一隻貓,不時要我摸牠才罷休。」

第三、四名貓成員是月月和冰冰,來歷更特別。前年Summer和其他貓義工上街餵初生貓,發現了一隻約3個月大的白貓(名叫冰冰,今年5月離世),四處問有無人肯收留,有人答允後,準備好貓籠讓白貓入甕時,豈料另一隻貓第一時間跳入籠中,結果義工便把兩隻貓一併帶走。

但兩隻貓已患眼疾,要馬上看獸醫。「月月是因感冒菌上眼,眼球表面已受損,獸醫指一邊眼日後會失明,希望能保住另一邊。我跟媽媽說盲貓多數不會有人要,不如養多一隻貓吧!善心的媽媽一口答應。」

貓眼疾整月照顧

月月及冰冰要定時滴眼藥水,期間不能讓牠把眼藥水濺出來,要把牠們的頭按緊,那整個月Summer好像沒怎麼睡過覺。幸藥力發揮效力,個多月後漸入佳境,兩貓眼睛逐步痊癒,十分鼓舞。

「醫藥費都是我和兩個貓義工自掏腰包,一心想把拾來的流浪貓醫好後,健健康康才轉送收養者。因月月看不到東西,一直緊黏着冰冰,形影不離,我不忍兩貓分離,於是與家人商量把冰冰收歸旗下,結果家裏共養了4隻貓。」

愛心滿滿的Summer謙稱只是佛系貓義工,她現時有餵流浪貓,以及暫托受傷貓兒及貓BB在家,作為「中轉家庭」,她特地把家闢了一個大角落,養好傷或長大後才為牠們覓新家。「有些義工我更佩服,專湊未開眼的貓BB,隔兩小時餵一次奶及放尿,付出的時間和心機更多。」香港愛貓人士不少,輪候領養流浪貓者眾,但她說領養者需接受家訪,特別是必定要裝上貓網,確保是合適的養貓的居所。

母女關係因貓改善

她說養動物都不一定要花很多時間,放工後用30分鐘開飯、玩耍、清理排泄物。「貓出名有性格,有時你想跟牠們玩,牠們也未必理睬呢!我試過去旅行超過5天,回家後貓兒給我面色,甚至在床上小便,以示不滿。之後便盡量減少去旅行的日數。」

Summer謂養貓最大收穫是改善了和媽媽的關係。媽媽會關心貓兒的胃口;貓兒有不適,媽媽會懇切問候,又不時聽到她和貓兒說話。「我聽到很高興,她像多了幾個聊天的伴兒。」她與媽媽感情走近多了,與過往各自關上房門、像租客的母女關係,竟因貓改變了。

愛貓患貓瘟過世

年僅一歲多的白貓冰冰,上月去了彩虹橋,Summer傷心不已。發現經過是有一日Summer媽媽見地上有嘔吐物,心感奇怪,家中4隻貓兒都並非長毛貓,吐毛情況甚少見,自此加倍留心牠們的起居飲食。翌日又再見到一堆嘔吐物,尚未查清哪隻貓有事,直至第三天晚上聽到冰冰發出反芻聲,馬上帶牠求醫。

起初懷疑是腸胃炎,服藥後冰冰未見好轉,驗血後得知是罹患胰臟炎。某日Summer見冰冰屁股有點異樣,細看下原來是一條衣服的尼龍綫,拉到盡頭卻卡着,又再約照超聲波,估計腸和胃都有尼龍綫的餘物,準備第二天進行手術清理。

患罕見貓頑疾

手術前驗血,卻發現牠的白血球指數跌至低點,晴天霹靂竟是貓界罕見疾病-貓泛白血球減少症(貓瘟),傳染度高達50%-70%,死亡率是70%-90%,由發病至死亡可短至24小時內,目前此病無藥可醫,只能幫助貓兒的自身免疫力以對抗疾病。「當時徬徨不已,冰冰被隔離,我陪伴在側,員工不斷洗抹,就知情況有多嚴重。」

可惜冰冰狀況一直向下滑。「牠體溫下降,身體虛弱,我衡量過後,下了讓牠打針安然離去的決定……」以上一番話,Summer是哽咽道出。

尚未接受到愛貓離去,隨後一周又要監察其他貓兒有無受感染,心力交瘁的Summer病了足足10天才復元!

﹏﹏﹏﹏﹏﹏﹏﹏﹏﹏﹏﹏﹏

場地提供:Sinclair_yoga

作者:周美好

責任編輯:馮柏偉

動物義工 Summer 指流浪貓有不同性格,像人一樣有怕羞的、有易於親近的、有膽怯的。(黃建輝攝)

黑白貓月月最嗲 Summer,會在她臨睡前,跳上床一個屁股靠過來要主人撫摸。(黃建輝攝)

難得一張 Summer 與「四貓」合照。(黃建輝攝)

Summer 第一隻收養的貓是阿 Milk,在街流離浪蕩時尾巴給車輾過,因此呈圓形。(被訪者提供圖片)

Summer 會照顧及收養流浪貓,為牠們尋覓新家。(被訪者提供圖片)

Summer 曾被貓爪意外刮傷眼皮,她說事必有因,未必全是貓兒責任。(被訪者提供圖片)

茶茶因捉牠去絕育時弄損了手,養傷後留了下來成為 Summer 家中成員。(被訪者提供圖片)

冰冰由發現不適至過世前後只是兩星期,令 Summer 傷痛,訪問當日她也帶了冰冰的咕𠱸到來。(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