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瑜伽導師為癌症病者服務 18 年 陪走抗癌路學懂面對生命挑戰

副刊版 2021/07/14

分享:

自從18年前在印度研習瑜伽學成歸來後,薛曉光就從未間斷地為香港的癌症病人服務,由教授瑜伽到今天教授冥想,學員甚至其他認識她的人都尊稱她為「薛老師」。但薛女士常說:「我不知道班上誰是真正的老師,我既是老師亦是學生,從學員身上我學到很多,包括如何面對生命上的挑戰,看到他們在當中依然帶着笑容和正面的心態,我看到世界的美好。」

施比受更有福,尤其能夠以自己的專長去幫助他人,就更值得感恩。這正是香港癌症基金會身心靈健康服務總監薛曉光的心聲,她本身擁有專業瑜伽導師資格,於是以一己之長,協助無數的癌症病人走他們的康復路,治療他們身體的痛楚之餘,還有他們的心靈,繼而令他們的生活質素得以提升。

到印度接受4個月訓練

於1997年加入香港癌症基金會擔任編輯工作,薛女士向來好靜不好動,只偶爾游水,直至2003年覺得自己需要恒常地做運動,於是就參加了本港一間瑜伽中心的瑜伽課程。不過她感覺大多瑜伽導師都將瑜伽當作運動般教授,大家似乎只想拼命去完成一些動作,好像有些瑜伽導師會苦練以手倒立,甚至以頭倒立來作招徠,自己亦曾經在練習期間,因為導師要求的動作難度過高而受傷。薛女士有感這跟瑜伽最基本、最原始的理念相差太遠,直至她遇上一位印度籍的瑜伽導師,才真正感受到練習瑜伽的益處,最明顯是思想可以平靜下來。「這是我喜歡瑜伽的原因,我整個人感到很平靜很放鬆,我覺得腦袋好像清空了一樣,感覺內心及腦袋有更多空間,我可以做出更正確精明的決定。」薛女士心想那位印度導師如此專業,他學習瑜伽的地方一定有極佳的學習環境和師資,於是便決定到印度的ashram去(即修行的地方)接受為期4個月的訓練。

零度寒冬沖凍水涼

薛女士當時跟上司申請了4個月的無薪假,便決心飛到印度北面的一間修行院去修煉。不過那4個月的生活,卻叫她一生難忘。「那是一個很嚴格的課程,我們規定每朝5時起來,晚上10時要上床睡覺,修行院是在印度北面的地方,我去的時候正是冬天,很多時都接近0度,但院內沒有熱水,我起初感到很不解,後來才知道這是鍛練的一種,要堅強你的意志,當你的意志夠強,你的身體也會變得堅強起來。」此外,學員在修行院需要每天做服務,例如清潔洗手間、浴室、幫手種菜、切菜,薛女士笑說起初很不習慣,還會致電香港的同事抱怨,她說如果人會變成一種經常吃的食物,那她就必定會變成一個薯仔了,因為在修行院的早、午、晚3餐都是吃薯仔。經過了差不多4個月清心寡慾的生活之後,薛女士有天忽然萌生了一個念頭,是她從來沒有想像過的:「我在想到底以我的能力,可以如何去幫助別人呢?如果能夠做一些事,對自己並對他人都有益處的話,我就是世上最幸運的人了,而修行院的生活,令我日後能夠更懂得服務癌症病人。」

為數十萬病人提供服務

薛女士修畢課程回到工作崗位後,基金會位於中環的服務中心正計劃為癌症患者提供療癒瑜伽課程,便邀請薛女士當上義務導師,剛巧她在印度所學的一套瑜伽正是針對治療方面,於是便一口答應,每天利用午飯的時候授課。結果癌症患者的反應異常踴躍,但房間很小,每次只能容納10人左右,而在輪候的卻有100人,中心知道病人的確有此需求,遂在2011年,身心靈健康服務便正式成立。

服務成立的目的,除了幫助病人,也希望能為照顧者提供支援。由於大家對服務的需求愈來愈大,薛女士便向中心CEO申請了更大的房間,後來又獲Pure Yoga免費借出足夠容納四、五十人的studio,再加上得到政府開放不同的體育館供他們使用,最高峰的時候中心在全港逾30個地方都有不同的課程舉辦,過去10年為330,000癌症病人及家屬提供服務。他們還會將一些影片放到YouTube上,希望有更多本港甚至外海的病人即使足不出戶,都可以進行學習。

而現時中心所舉辦的已經不只有瑜伽的課堂,還有氣功、太極、聲音治療、冥想、pilates和椅上瑜伽等合共有11類的課程,薛女士這18年來,從不間斷地為香港的癌症病人服務,由於現在中心已經有足夠的瑜伽導師,她就由教授瑜伽改為教授冥想。她說:「無論是哪一種課程,都對癌症病人有幫助,他們說參與課程後,身、心都有明顯的放鬆,身體變得較靈活柔軟,還表示睡得比之前好,痛楚、抑鬱及焦慮等都減少了。」

病人康復後回饋他人

薛女士在這18年來接觸過無數的癌症患者,當中又有否令她難忘的人?她說:「我曾遇過一位女病友,她患上一種非常罕有的癌症,稱為腹膜假性黏液瘤(PMP),由於癌細胞的周圍太大,最後她需切除子宮、卵巢、輸卵管、橫膈膜、脾臟、胰臟、肝及胃,然後在肚上開了一個造口。我問她會否恐懼,她說經常會,特別是晚上睡在床上,但每當恐懼到來,她就開始專注深呼吸,這是她在我們的冥想課堂上所學的,她說深呼吸可以令她入睡。她還開始為其他的胃癌病人去做一些資料搜集,找出手術後的正確飲食習慣,當她發現不少胃癌病人都可以生存下去,她變得樂觀正面得多,對她來說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學習去做一個乖巧的病人,學習如何面對死亡、慢活及放鬆。她手術後至今已經兩年,感恩現在仍然活着,她臉上總是掛着燦爛的笑容,憑外表你不會想像到她的經歷,而她現在仍然出席我們的課程。」

這正是中心當初成立這個計劃的目的,不單治療癌症病人身體的痛楚,還有他們的心靈,薛女士認為身、心靈是緊密聯繫着,就她多年所見,病人的心理質素會影響生存機率,所以她認為能夠修復他們的內在情緒是非常重要,並能提高他們的生活質素。「學員們能夠互相支持,疫情前每次課堂完成後,他們會相約一同用膳,互相分享經驗,令他們更能開放自己,這精神上的支持對於抗病是非常重要。我們有一位導師是氣功大師,他退休後繼續在此服務,至今訓練出多位病人取得專業資格成為氣功導師,我們很高興看到這些病人接受幫助後,可再回饋社會幫助他人,我覺得是很美好的事。」

作者:梁靜詩

責任編輯:何偉雄

加入癌症基金會逾24年,薛女士曾接觸不少受癌症影響的人,與他們並肩同行。(受訪者提供圖片)

以生命影響生命,薛女士認為她的工作不單只是為了患者活得長,更要活得好。(受訪者提供圖片)

基金會創立身心靈健康服務,希望透過不同課程協助癌症患者強健身體、平靜心靈之餘,亦能藉着參與過程培養他們正面的生命態度,促進自我療癒。(受訪者提供圖片)

過去10年共有超過400位導師及助教參與教學,當中有不少導師為使用基金會服務的癌症康復者,他們盼以過來人身份,服務更多癌症患者。(受訪者提供圖片)

現時中心所舉辦的課程種類共11項,包括繪畫療癒。(受訪者提供圖片)

她跟會友在中心舉行讀書會。(受訪者提供圖片)

中心宗旨是引導患者紓解心中焦慮與壓力的方法,學習觀察及關注當下的身心,從而開展一連串內在轉化的歷程,令生命變得豐富及有意義。(受訪者提供圖片)

中心考慮到男士會怕尷尬,因此特別設立了專為男士們而設的男士瑜伽班。(受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