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諾「開關」 港「谷針」成功關鍵

評論版 2021/07/14

分享:

港府近期在新冠「戰疫」中屢屢報捷,雖然偶有本地個案,但疫情持續趨緩。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及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早前宣布放寬防疫措施,包括放寬若干餐飲娛樂處所招待人數上限,縮短已接種疫苗、抗體測試呈陽性的回港人士檢疫日數至7日。

寧枉莫縱 港檢疫「世上最嚴格」

香港防疫措施嚴格,被金融時報稱為「當今世上檢疫最嚴格的體系之一」,實情亦是如此。面對未知的新病毒,「寧枉莫縱」的嚴苛防控手段確是比較可取,事實上本港在過去10幾個月的疫情防控,確實是做得不錯。

相比之下,疫情初期曾自詡為防疫「世界典範」的新加坡,人口比香港少,只得570萬,感染個案卻已超過62,000宗,香港至今才不到12,000宗。用具體一點的說法,即當地每100人就有超過一人曾被感染,理論上每天坐巴士或地鐵上下班,車中基本上已經最少有一位同行乘客曾經感染。

不過,各地情況不同,不易比較,香港有2003年「沙士」的經驗,市民自律性強,所以就算很多人覺得政府表面上做得不多,但其實是台下10年功:正正是本港過往的衞生教育做得成功,到疫情大爆發時,社會上的整體防疫效果才有今日般良好。

接種率偏低 兩大原因

然而,自過去數月各種新冠疫苗面世以來,港人的疫苗接種率持續偏低。近日港府和商界均絞盡腦汁,設法增加市民的接種率。就筆者所見,市民不願接種,或者說是感受不到接種迫切性的主要矛盾點有二,筆者會在此加以分析。

第一個令市民缺乏誘因立即接種疫苗的原因,是「口罩+社交距離」在境內的確成功發揮功用。身在香港,基本上都有足夠信心自己和他人能合理地執行防疫措施,所以市民看不到接種疫苗以避免感染的迫切性。

而英美等國的防疫措施一直以來都難言理想,今日之所以有較高接種率,可說是因為「見棺材流眼淚」:他們在日常生活已飽受染疫的健康威脅,「口罩+社交距離」的第一道防綫失守,所以第二道防綫「打疫苗」的積極性才被激發出來。

另一個更加主要的因素,是兩款疫苗在香港推出至今,政府一直未有預先與全港市民「約法三章」,承諾當接種率達到某個百分比,而外圍因素(即港人經常前往的國家之疫情)沒有惡化,就自動寬免回港隔離措施。現時的縮短隔離期至7日,不過是見機行事,決定前亦沒有「社會契約」,如此用「軟性」的社會責任、「為己為人」等道德感召勸喻市民盡快接種,當然是事倍功半。市民看不到接種疫苗的即時好處,但可能出現的副作用和接種後要耽誤數天休息的「代價」卻確實存在,所以在「益處」未明確前,接種率至今仍然不高。

社會運作復常 只欠東風

循此思路,本港現時距離疫情結束、社會恢復正常運作,「內部」已準備就緒,只是「外部」即港人經常前往的國家及地區未準備好,「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例如行政會議成員、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黃國健日前在電台訪問中表示,與內地通關方面,內地現時就是沒有對香港給出明確通關條件,而香港人出名工作繁忙,自然就看不見打針的迫切性,繼續等政府的「開關」政策改變再算。

另一邊廂,既然本港內部已準備就緒,港府有沒有辦法可以主動出擊,協助一些港人經常前往的其他國家及地區加快處理疫情,從而令她們早日達到並維持以本港標準可接受的疾控水平?如此一來,當那些國家及地區做好防疫後,只要港府一聲令下,要求有百分之幾的港人接種疫苗,就立即向有關地方「開關」,好過做千萬次的宣傳教育大抽獎,港人不積極接種疫苗的問題即可迎刃而解。

能方便快捷地到世界各地旅遊,是港人老中青3代共同所願,免隔離重新「開關」亦是很多人現階段的最大願望。

本港的旅遊業界亦已向政府多番建言,希望早日成事,例如星夢郵輪月前已公開倡議政府加快恢復「無目的地公海遊」,以饗港人出遊的胃口,並已獲批於7月底出發,反應熱烈;嘉華集團主席呂志和近期亦已多次接受媒體訪問,表示希望港澳盡快開放互相通關,恢復兩地市民素來緊密的相互往來。

筆者個人當然亦同意呂先生說法,認為香港與澳門應盡快通關,因為香港始終是外向型經濟體,不與外界接觸就不是真正的香港。

至於對其他國家及地區的「開關」工作,香港過去一年半在「封關」的執行力上,一直領先全球。如上文所分析,市民不熱衷於接種疫苗,歸根究底其實也是「幸福的問題」(happy problems)。

香港既然在疫情初期就有如此底氣,在疫後復甦及「開關」工作上,港府其實也應續佔鰲頭,在國際上展現領導能力,把「開關」做得最快、最好,並將香港抗疫的成功經驗輸出外國,讓世界可早日重新出發。

在疫後復甦及「開關」工作上,港府應續佔鰲頭,把「開關」做得最快、最好。(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