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媽教的

副刊版 2021/07/15

分享:

陳伯八十歲患晚期肺癌,醫生見他手指發黃,慣性地問:「抽煙多久?每天抽多少?」一般病人會怯懦回答:「唔算多,十年上下。」再細問時,會發現大部分都是報細數。

惟有陳伯,以大嗓門無畏無懼地回答:「食足七十年,每天兩包。」醫生佩服他的坦誠,但不服他這麼囂張,便開玩笑道:「老友唔好咁『寸』好喎,你知道抽煙引致肺癌嗎?」

豈知他仍用大嗓門回答:「致癌與否就唔知,只知道阿媽在我八歲時教我抽煙,一直抽到現在!」醫生語塞,一句「阿媽教的」,醫生確實無辯駁餘地。

問題是甚麼樣的母親,會教八歲兒子抽煙?按現今知識水平,這是無可寬恕的行為,但若追溯到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便不難明白,其實母親也是受害者,煙草商無所不用其極的市場推廣方法,令廣大群眾誤信香煙好處,這令人齒冷的故事,現今已鮮為人知。

話說四十年代,煙草公司開宗明義聘請醫生、牙醫作代言人,以宣傳slogan,如:「More doctors smoke Camels」、「Just what the doctor ordered」,令人誤信香煙對健康有好處;到了五、六十年代,名人如列根為煙草塑造英雄形象,隨後再跟運動明星等掛鈎。陳伯母親很可能誤信其好處而成為煙民,再在不知道、不明白情況下,把這禍害介紹給兒子。

七一刺警案是暴力行為,再自殘致死也是暴力行為,無論背後是何等信念,暴力就是暴力,帶兒女去悼念暴力的母親,跟陳伯的母親實在不相伯仲。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