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府的不知彼不知己

評論版 2021/07/16

分享:

新加坡國立大學的亞洲研究所有一位印度裔高人,曾經是新加坡派駐聯合國的外交家,亦是一位傑出的國際問題評論家,對中國的分析尤其經得起時間考驗,他叫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本月初有一篇文章在《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發表,很多觀點都一語中的,與我的思路亦很接近。

該文章題為「美國會否輸給中國」(Can America Lose to China?),這題目對中國人來說並無石破天驚之處,但美國人卻是連想也不敢想的。馬凱碩認為,美國輸的可能性不低,原因是她「不知彼」,對中國的主要判斷都是謬之千里。我同意美國政府對中國是「不知彼」,但觀乎其國內政策,也有「不知己」的嫌疑。美國雖實力強橫,但孫子早有指出:「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殆」,難怪近年美國與中國相鬥,討不了好處。

特朗普連發多「戰」 無阻華發展

何以見得美國不懂中國呢?從實際效果可見。特朗普向華發動貿易戰、科技戰、地緣戰,沒有一樣能拖慢中國的發展步伐,反而自討苦吃。舉個例子,美國依然有巨大貿赤,中國出口增幅繼續迅速,貿易一樣有龐大盈餘,從前我已說過,不贅;拜登上台後,改為拉攏脅逼其西方盟友,以圖孤立中國,妖魔化中國的抹黑宣傳無日無之,但這真的有效嗎?美國拉攏了23個國家批評中國的新疆政策,但理應最支持維吾爾人、擁有57個國家的伊斯蘭合作組織,沒有一國支持美國,就連人口眾多的印度和印尼也不支持,這不是擺明她們並不相信美國的抹黑嗎?

美國其實有不少懂華的「中國通」,但在特朗普時期已靠邊站,今天也好不到哪裏,尤記得蓬佩奧主理外交時,把一名軍事學校教授余茂春視為國師,還把他當作是國寶,但這位先生對中國的見解卻十分可笑。他在去年底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重點還是在強調中國共產黨不等同中國人民,推翻共產黨便可以了。

攻擊共產黨 反令中國人民團結

誰不知道政黨不等於全部人民?中國共產黨有9,500萬人,當然少於全國的14億人,但據國際學術機構調查,幾年前中央政府的支持率已達93%,現在更有所上升,離間挑撥一個有巨大支持的政黨與人民之關係,會有用嗎?集中火力按此進攻,反而使中國人民更團結起來,也更懷疑美國政府的企圖,提出這種策略的謀士犯下如此錯誤,還有價值嗎?

反觀中國,不但學校中學習英語成風,留學美國的亦以數十萬人計,這當中孕育出的「美國通」肯定比美國的「中國通」要多,美國懂中文或到中國留學的人都有限得很。

馬凱碩指出,美國以為中國不喜歡美國繁榮,中國又想輸出革命理念,使各國都以中國的制度為師,而且中國的軍力會挑戰美國安全。對中國國情了解的,都會為美國人這種「想多了」感到驚訝:中國全力支持國際貿易,在此體制下,美國經濟愈繁榮,便對中國經濟愈有利,怎會希望美國經濟垮掉?中國有興趣輸出革命,希望別人採納中國政制?中國人做生意只看利益,你實施甚麼政制,與中國何干?

至於安全,美國軍力遠超中國,除非是在中國近岸戰爭,否則中國無勝算,而且中國領導人又怎會發神經,突然要進攻美國本土?

美國政府為何把真正的「中國通」放在冷板凳,改用鷹派掌管對華政策?最合理的答案,是軍工企業需要製造一個敵人出來,才可多賣軍火。

美陷「絕望海洋」 疫情激發矛盾

為甚麼我認為美國政府連「不知己」的錯誤也犯上?中美競爭最重要的戰場,其實是自己國家內部是否做得好。中國人民對政府的支持度強勁,新冠疫情受控後,人民士氣更是高漲,對近年發展出的5G、基建、高科技產品、扶貧、教育普及,莫不深感自豪,這是國內政策成功所得到的效果;反觀美國,人均壽命竟在下降,自殺率高企,很多人陷入諾貝爾獎得主迪頓(Angus Deaton)所說的「絕望海洋」之中。新冠應付失當,以致感染及死亡人數最多,社會中很多矛盾也被激發了出來,美國不花精力去化解國內的尖銳矛盾,怎會知道自己輸在哪裏?

人生在世,戰勝自己,不斷進步,遠比思茲念茲如何打倒別人來得更有深度,美國政府不懂這思想。完稿時賴港華教授剛傳來一報道,說美國有數十個組織聯名叫拜登不要搞無謂的對華冷戰,而應把精力用在應付新冠疫情及全球氣候變化等必須人類合作的問題上。這些團體視野比美國政府高遠,更懂得美國自己,也明白抹黑中國是一種錯誤的策略。不過,我恐怕這些有見地的人還是少數,美國走下坡的路還未走完。

拜登上台後,拉攏脅逼其西方盟友,以圖孤立中國,妖魔化的抹黑宣傳無日無之,但不獲國際支持。(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