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書展 黃宏發退下政壇17年 潛心繙譯唐詩結集出書

副刊版 2021/07/17

分享:

「人閒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這首出自盛唐詩人王維的山水名作,以精煉字詞將當下的畫面和意境完美刻劃,多少中小學生在課堂上聽過老師的賞析。

人稱發叔的黃宏發近十多年來醉心詩詞英譯,將古詩由中譯英。英文唐詩能多大程度表現原詩的內容、意境和韻味,對喜愛古詩詞的人來說,或許更饒富趣味。

能夠以英文繙譯中國古詩,中英文兩者的造詣自然要高。不過語言水準還是其次,因為詩歌尤重意境,音律節奏也是魅力所在,能否繙譯精準,字句意思以外,重塑詩意更顯重要。

前立法局主席(1995-1997)黃宏發教授(人稱「發叔」)中學時就讀華仁書院,遇上恩師愛爾蘭神父唐安石(Fr. John Turner),開始接觸英詩和唐詩繙譯,自此與文學結下不解緣,入讀香港大學時亦選修英國文學及比較文學。「他是我中六時的英國文學科老師,我對英詩,尤其英詩的格律等都是從他那處學的。但說對英詩的興趣,其實始於更早,是小學時開始。」發叔在聖類斯中學(小學部)讀五年級時,老師將一整本的英文兒歌統統教下來。「每次學一首,漸漸對英文中以強弱音交替的組成感到吸引,興趣就是從那時開始。」

英詩以重音來創造節奏和劃分音步,發叔依此特質繙譯的唐詩帶英詩韻味,英語讀者聽來倍感順耳。他的譯詩更符合了唐詩格律的一、二、四或二、四句末字押韻,讀來音韻悠揚。

每月一譯作達過百首

從政近20年,發叔自2004年退出政壇及大學教學工作後,2008年起潛心繙譯唐詩、宋詩。在個人網站平均每月上載一首譯作,至今繙譯詩詞已有177首。數量龐大,不禁問及發叔的繙譯工作時間,是否規律如每天上班。「不會啦,我不會固定自己繙譯的時間,有時約了朋友或有事做,當天就不會繙譯。」發叔答完笑言自己其實一有空就在想繙譯。

十多年的心血,黃宏發這次選取當中60首,結集成中英對照的譯詩集《英譯唐詩六十首》,在第31屆,即現正舉行的香港書展中首次發售,更在周六下午(3pm-5pm)親臨會展舉辦簽名會。60首作品中有四言、五言及七言絕句,收錄著名詩人如杜甫、杜牧、李商隱、白居易、高適、賀知章等詩作。全書分「山水時節」、「情之所至」、「入世出世」、「時空遠隔」4章,涵蓋唐詩常見的詠物、思人、思鄉、懷古、反戰等題材。

說起譯詩,已過古稀之年的發叔聊得興起,即場朗讀其中作品《楓橋夜泊》(Moored for the Night by the Maple Bridge),誦畢即告訴記者:「這冊書和其他的譯詩截然不同的是,全由我親口讀。掃描每首詩附有的二維碼,就可以聽到我的讀音。」

與繙譯大師一面之緣

雖說繙譯是項單打獨鬥的閉門功夫,但多看別人的譯作也是必要的修練,發叔直言:「我譯詩有時會先看別人的,有時也會自己先譯,然後再去看別人怎樣譯。我也借過別人的譯法,例如印度詩人Vikram Seth對於《鳥鳴澗》當中的譯法,和許淵沖在《鹿柴》中的用字。」上月逝世的繙譯大師許淵沖,出版著作近100種,有「詩譯英法唯一人」之稱。作為「同門」,原來發叔與許先生更有一面之緣。

「大約是2009年左右,我去了北京和許淵沖見了一面。在此之前,我將自己的譯詩寄給他,告訴他我將去北京,問他是否方便讓我拜候。」許淵沖較發叔年長逾20年,更是國際享負盛名的繙譯家,發叔一信寄過去,沒想到許先生一口應允,結果兩人在北京見面,來了一場「文化沙龍」。「我很佩服他,非常多產,而且不少人對譯詩的觀點掌握不到的地方,他掌握到。」說回自己的譯作,發叔接着憶述:「他對我的譯詩的看法是較為prosaic,較似散文,用字太多。」沒想到語畢再俏皮接一句:「我就覺得他用字太少。」

薪火相傳恩師心願

黃宏發對推廣英唐詩充滿熱情,也希望藉新書的出版提升大眾讀者和中學生欣賞唐詩和英詩的水平,故每首英譯特別加入便利英語讀者理解詩意的注釋,以及譯詩時的斟酌考量。書後附英文「後記」,深入淺出介紹唐詩的發展、詩體特點,更簡述中英語文特色,使讀者明白譯詩可以互相呼應及必須取捨之處,從中領悟繙譯的技巧。

中學時期學習英詩的恩師唐神父,曾將繙譯的唐詩宋詞在70年代編彙成「A Golden Treasury of Chinese Poetry」,可惜著作未及出版已離世。時隔40年,作為學生的他出版《英譯唐詩六十首》,可謂薪火相傳。

---------------------------------

愛妻號退休結伴行山

發叔出生於1943年的上海,成長於香港。2004年退休,十多年來專心詩詞繙譯至今,孜孜不倦,即使問到繙譯以外的退休生活,依然笑稱:「真的只有繙譯,可以說我是沉迷於繙譯,其他甚麼都少做。」

撇除平日起居飲食、繙譯,原來疫情下大家都熱衷行山,發叔也同樣是一分子。「我大約一個星期行一次山,多數都在西貢區,和太太兩人一起。」對於今年77歲的發叔來說,能堅持每周一行的習慣,絕對稱得上壯健。發叔聽見鬼馬笑答:「無穿無爛!」

退休生活有人喜愛多姿多彩,愈豐富熱鬧愈好,發叔倒相當簡單。「我沒有特別喜好,就是喜歡喝喝紅酒、威士忌。錢的話都是太太管,她有買少少股票,我就沒有。」說到夫妻間的理財,發叔即吐金句:「我賺的錢即是她的,她賺的錢也是她的,只不過我都可以使。」

作者:王嵐

責任編輯:何小雲

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近日將十多年來的英譯唐詩作品集結成書。(梁偉榮攝)

發叔2004年退休,離開政壇後重拾求學時期的專長,潛心詩詞英譯。(梁偉榮攝)

發表在個人網誌的譯作已逾百首,新書精選了其中60首唐詩。(梁偉榮攝)

年屆 77 歲的發叔,平日繙譯時會用到各種字典。(梁偉榮攝)

從政生涯接近 20 年的黃宏發,曾為立法局主席。(受訪者提供)

大學時修讀英國文學和比較文學的發叔(左)和同學合照。(受訪者提供)

退休後養成行山習慣的發叔,足迹通常在西貢區。(受訪者提供)

發叔與太太於北海道旅行時攝。(受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