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數碼貨幣 創新經濟調控

評論版 2021/07/17

分享:

本欄前3篇文章都討論到數碼人民幣,今次筆者希望引領讀者走出國際,用更宏觀的角度,看看各國如何憑藉央行數碼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這項新利器,發展出一些創新的經濟調控方式。

CBDC的創立雖然受到加密貨幣及其背後的區塊鏈技術啟發,但兩者的設計和潛力有根本上的不同。簡單而言,CBDC和加密貨幣都圍繞一個列明「誰擁有甚麼」的數據庫而建,但加密貨幣的數據庫由部分用戶共同維護,而CBDC的數據庫則由央行嚴格控制。以往,只有銀行才享有特權,在央行開設帳戶,但CBDC的出現,令個人和企業也享有同等權利。

國家直接擔保 CBDC戶口認受性高

這種「CBDC戶口」由國家直接擔保,超越了一般銀行帳戶甚至存款保險制度;持有CBDC等於享有高度的安全性和認受性,在經濟不穩時更具吸引力。CBDC還可以利用央行成本低廉的支付通道,在短時間內處理大量交易。

相反,加密貨幣作為競爭者,難以得到各國央行廣泛支持,其用途只限於特定交易所和少數商戶,「挖礦」的成本又十分高昂。因此,無論作為可靠的儲值工具、穩定的記帳單位,還是高效的支付方式,CBDC成為主流是必然的。

基於上述優點,多國央行正在探索CBDC的創新應用。第一種顯而易見的好處,是數碼貨幣比紙鈔更難偽造。隨着人們使用更多數碼貨幣,央行可節省更多印鈔成本。在疫情期間,其實美國、韓國等都要定期對可能受污染的鈔票進行隔離檢疫和消毒,數碼貨幣便省卻了這種麻煩。

在刺激經濟方面,往後央行可跳過銀行或私營支付工具,直接在民間提供流動性,其過程會變得如在各人的電子帳戶加上一個零般簡單,效率和行政成本上也遠比現時香港的消費券計劃優勝。

另一種刺激經濟的方法,是以CBDC實施負利率。在歐洲和日本,負利率政策的一項弱點是央行不能把利率降為太大的負值,因為存戶總有權從銀行提取現金,而現金的利率是零(比負值較佳)。如CBDC廣泛取代現鈔,又被設定為負利率,例如每過一個月其面值逐漸遞減,人們回退的策略更少,負利率將能更有效地迫使個人和企業消費及投資,加強刺激經濟的效果。

負利率提振經濟 效果更強

還有一種較極端的方法,是央行可運用編程控制CBDC的使用方式,例如發行CBDC給一家商業銀行,專供其放貸予生物科技的初創企業,央行可確保這筆資金轉移到合資格企業後才能激活。不過,筆者在前文(「解構數碼人幣3種誤解宜釐清」,6月26日)曾指出,為CBDC設計過多限制,會讓它變成類似特定用途的「禮券」,削弱一國貨幣的互換性和信心。

在防止罪案方面,普遍認為央行將能追蹤所有流通中的數碼貨幣,大大提高洗錢和逃稅的難度,政府也多了一種渠道窺探市民和企業的財務狀況。然而,這些輿論只是關注技術層面,卻忽略了一個基本事實:數碼貨幣也會像現時各國貨幣一樣,存在競爭關係。因此筆者估計,將來CBDC百花齊放後,多數國家會立法保證某程度的私隱保護,以維持本國貨幣的吸引力。一種可行的解決方法是,用戶須經多重驗證後才能打開電子錢包,但使用數碼貨幣將不受監控。

最後,筆者在月初的文章(「數碼人幣搶先推防禦為綱」,7月3日)曾指出,CBDC可能會成為一些大國的新型經濟武器。當大量市民直接用外國CBDC結算跨境交易,並繞過本地銀行系統及代理銀行網絡SWIFT,再加上政治動盪,將會引發經濟恐慌。政府雖然可實施資本管制,甚至切斷網絡作為反制手段,但也會同時打擊本國貨幣的信譽。

世事往往出人意表,區塊鏈技術的初衷,是通過網絡讓貨幣權力從政府手上逃脫出去,現在各國央行卻活學活用,利用區塊鏈技術,反過來加強掌控。下篇是本系列的最後一篇,筆者將「超前」想像CBDC可能引發的一些問題。

CBDC雖然受到加密貨幣及其背後的區塊鏈技術啟發,但兩者有根本上的不同。(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