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推租管草案 保障基層生活

評論版 2021/07/17

分享:

租務管制向來是備受爭議的題目,尤其是在奉行自由放任和資本主義的香港,更受關注。據德意志銀行發布的《2019年全球物價報告》顯示,香港是全球租金最貴的城市。

對大多數市民而言,要找可負擔的住宅單位甚為困難。目前,一般公屋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5.8年,創22年來新高。許多基層市民惟有租住「劏房」單位,而全港有逾10萬個劏房,分布在不同的住宅大廈、工商大廈內。劏房種類還包括其他不適切住房,如板間房、閣樓空間、太空倉、籠屋、床位及天台屋等。試想像一個床位便是整個「家」,那會是怎樣的感覺?

劏房呎租中位數 遠高於一般私樓

劏房月租中位數為4,800元,每平方米月租中位數為417元。4,800元的月租聽起來好像還算可以,但其實比起租用私人住宅單位的呎租卻貴了很多;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工作小組在3月底發表的報告顯示,去年11月,新界區及九龍區內小於40平方米的住宅單位之平均月租分別為每平方米301元及368元。

大部分劏房位於樓齡有50年或以上的樓宇,居住環境不甚理想,不少要與其他住戶共用郵箱、廁所和廚房;人均居住面積中位數為6.6平方米,面積大約只有一個私家車泊位面積的一半。疫情期間更凸顯劏房住戶的居住環境和衞生問題,出現病毒傳播情況。由於居住空間細小,曾有機構調查指,劏房難以安裝家居寬頻網絡,居於劏房的學童在家中上網課時顯得甚為困難。

2020年,劏房住戶的每月收入中位數為15,000元,不及全港中位數33,000元的一半,約近一半的劏房住戶已申請公屋。香港樓價高企,普通市民難以負擔,公營房屋的輪候期又很長,的確有需要採取措施,以保障低收入家庭免受剝削和被濫收費用。

為保障租住劏房的基層市民,政府推出《2021年業主與租客(綜合)(修訂)條例草案》,以解決劏房租客面對相關的租務關鍵問題。草案包括強制規定劏房業主與租客簽訂書面租賃協議、為租客提供為期4年的租住權保障、限制續租時的租金加幅、禁止業主向租客濫收水電費等,而條例草案並非要把非法劏房合法化。

15%加租上限 料業主壓力不大

草案最具爭議的方面是租金管制,建議訂立兩年租約,租客有權續租兩年,續租加幅上限為15%。有意見批評,這幅度比公屋的加租上限10%為高,且不能阻止業主在法例實施前加租。可是,政府不可能因為要避免某些難以預計的後果,而針對某些個人行為來立法,社會也只好期望業主們以良心和仁慈對待租客。

相反,業主和有相關物業利益的人士則認為,壓根兒就不應有任何形式的租務管制。其實,本港在1921年就有租金管制,後因業主的壓力最終在1998年撤銷。鑑於我們住屋問題嚴重,是時間引入草案。續租時的15%加租上限,應不會對業主造成太大壓力。

有些人對草案感到不太滿意,認為未能真正解決香港的住屋問題,但至少這是一個開始。雖然草案未能紓緩可負擔樓宇供應不足的根本問題,但它可以幫助基層市民更有保障地生活。說到底,住屋乃市民的基本需要,每個人也希望可以安居樂業。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