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智囊論中國 揭美政策走向

評論版 2021/07/19

分享:

基辛格在《論中國》(On China)一書談到中國如何制定戰略,美國又應如何部署時,引用了孫子名言:「百戰百勝,非善之善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基辛格秘密訪華50年後的今天,他那套與中國「接觸」的主張在美國影響力日減,取而代之是拜登政府時刻掛在嘴邊的「競爭」。不過,拜登一位年輕智囊對中美大戰略的洞見,卻與基辛格引用孫子兵法不謀而合。

杜如松:冷戰後中國戰略 3大階段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7月出版新書《The Long Game:China's Grand Strategy to Displace American Order》(暫譯「長綫博弈:中國令美國秩序位移大戰略」)。這位「80後」學者加入白宮前,是布魯金斯學會「中國戰略」項目主任,並曾赴華學習,會說流利中文,是個中國通。他說的雖未必一定代表華府立場,也相信有一定影響力。

杜如松書中以冷戰結束為起點,將中國戰略分為3個時期和階段。第1個是1989年起的「韜光養晦」,中國集中「鈍」(blunting)美國鋒芒。

他認為,這個時期發生3件事令中國感到震撼,並注意到自身相對弱點。這分別是1989年六四事件、1991年波斯灣戰爭,以及隨後的蘇聯解體。首尾兩件事都很好理解,而波斯灣戰爭中,美國首次向世界演示了真正的現代戰爭,憑遠程海空火力完勝軍力不弱的伊拉克,自己幾乎毫髮無損,令美國對手聞風喪膽。中國繼而在政治、經濟、軍事上採取連串行動,設法減少美國籌碼。

第2個階段是2009年起的「有所作為」。杜如松認為,環球金融危機令中國相信,力量平衡正朝自身有利方向改變,美國體制暴露出弱點,加速其相對衰落,中方於是調整戰略,更為積極主動地建立(building)自己籌碼,而中國周邊地區是重點棋盤。

京學者:疫情成節點 防控決定勝利

第3個階段由2017年開始,杜如松稱之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他在書中這部分強調的字是「全球」(global)。他認為2016年英國公投脫歐、美國特朗普當選,增強了中國認為西方衰落、正從全球化大潮中退縮的信念,中國於是將鈍美國鋒芒,同時建立自己籌碼的縱橫捭闔,從中國周邊擴展至全球。

杜如松對中國戰略的定位和拆分,固然有其局限。中國發展並非為了超越誰,而在於不斷提升自我。中國1978已經改革開放,民族復興大戰略更隨新中國一早存在,不是蘇東巨變、冷戰結束後才有。此外,杜如松所講的第3階段「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全球」亦非行動綱領,談不上是戰略,使論述略顯兀突。

今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學習會上講課的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特聘教授張維為則形容,新中國成立70多年,前30年實現了「三十而立」,奠定了中國現代化事業成功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基礎;後40年實現了「四十而不惑」,找到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他指前領導人鄧小平在1978、1989、1992年3個關鍵時間節點,做出了改革開放、強勢回應西方顏色革命、南方談話3個戰略抉擇,為中國帶來跨越式發展。

張維為認為,當今新冠大疫情正是又一重要節點。他表示,現任領導人習近平新時代下,中國又發生翻天覆地變化,特別是疫情防控決定性勝利,做到了世上絕大多數國家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極大提升了人民自信心和自豪感。這場疫情正在改變人類歷史,使世界加快向東方傾斜。「中西方兩種政治制度和治理模式的比拼,一般環境下不易區別良莠,但一場抗疫大戰使大家一下子看出孰優孰劣。」

華覓多邊新秩序 美搞單極霸權

但是瑕不掩瑜,杜如松新書仍有不少可圈可點之處。他道破了今天不少觀察中國者的誤解。他認為,中國今天受到全球關注的愈發自信行為,並非只因領導人風格使然,這是中國共產黨內一早已有的共識。「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在鄧小平甚至更早的時代就有。」而且,「有所作為」確是胡錦濤時期中國外交已經時常強調的四字,中國主動出招早有迹可循,杜如松論述也反映了他研究過大量中文文獻的功底。

與此同時,杜如松在書名以「displace」(位移)而非「replace」(取代)描述中國對美國秩序的戰略,可說也是比較客觀理性看待中國。他引述了中方「要引導國際社會共同塑造更加公正合理的國際新秩序」、「在廣泛協商、凝聚共識基礎上改革和完善全球治理體系」等論述,反映中國尋求的新秩序是多邊世界秩序,中國是領袖之一,不是如美國的「唯一」,不是取代美國搞單極霸權,不求把自己一套強加於人。

張維為也談到,有意見對「中國模式」提法有保留,認為「中國道路」較好,因「模式」有向他人示範、要求跟從之意。但他表示,模式其實還有另一廣為接受的含義,即對事物概括描述,相當「pattern」(脈絡)或「phenomenon」(現象),「中國模式」代表對中國一整套做法、經驗、理念、制度安排的歸納,並沒有強加於人之意。

抗疫「下半場」 中美模式續較量

杜如松在書中結論認為,中國體量大,美國難以一分錢對一分錢地「對稱」應對,因此也需要像中國韜光養晦、有所作為,一邊鈍人鋒芒,一邊建立籌碼那樣「不對稱」出招。這包括鞏固美國同盟、建立金融、軍事、科技實力、增強對資訊流通的控制能力等。他建議美國借鏡中國戰略,實質與基辛格建議參考「不戰而屈人之兵」有異曲同工之妙。

但杜如松承認,中國或能比美國動用更多資源來投入這場博弈。今天相信美國政治制度失效、正在走下坡的,遠遠不只中國,還有俄羅斯、歐洲,以至美國自己國內的聲音。美國過去在太空競賽、越戰時代都成功克服衰落論,現時與當年有多相似或不同?全球抗疫「下半場」經濟復甦競賽,相信會為中美模式較量的走向,提供更多綫索。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杜如松(圖)認為,中國尋求的新秩序是多邊世界秩序,中國是領袖之一,不是如美國的「唯一」,不是取代美國搞單極霸權。(法新社資料圖片)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杜如松認為,中國尋求的新秩序是多邊世界秩序,中國是領袖之一,不是如美國的「唯一」,不是取代美國搞單極霸權。(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