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菲在煙台

副刊版 2021/07/20

分享:

講真,論體驗,去過法國、意大利、澳洲眾多酒莊遊,現時中國的同類路綫自然難以相比。西面賀蘭山的大西北風土可能較異域風情一點,但西至寧夏、東達煙台,論到旅遊配套和試酒用餐的體驗感,還有好大提升空間。這次關注煙台,除因為這是旅遊界對中國新興旅遊點的提議,另一原因,當然是對拉菲(Lafite)的中國落地好奇。

其實法國DBR集團早在二○○八年就在煙台找好土地種下葡萄,直到二○一九年有了第一輪產出,正牌叫「瓏岱」(Long Dai),還有另一條副綫是「琥岳」(Hu Yue),都有Rothschild和Lafite字樣,以至五枝箭印在酒標上。那麼新的產出,口味品質就先不評價,不過拉菲的中國概念值得一提。也可倒過來,說煙台想走一回拉菲概念。

因為酒莊進中國,中外合資是必需的,中方也會出資。拉菲作為世界酒界名牌,似乎沒有甚麼比得上把煙台宣傳為「連拉菲都選擇進駐」這來得有效,立即就把煙台這相對不為世界所知的產酒區,放進世界葡萄酒產區地圖,其實也是建立煙台的地域品牌效應。以預計產量每年一萬二千箱,不算很大,所以說,產區意義更為重要。連同當地眾多已有的中國葡萄酒牌子,如張裕、長城,那就形成一個煙台的branding,現在已有幾個較具規模的酒莊城堡式旅遊點(還玩城堡主題不玩大地藝術則看來較俗套)作招徠。

市場怎樣?Long Dai 2017,賣至五千多元(人民幣,下同),Hu Yue 2020賣近一千元,內地市場來說,肯定是高定位路綫。見到有些評論,說幾千元買一瓶拉菲值不值。比起以前買進口的上萬價位,當然平了不少。但看你飲酒的場景是甚麼,內地好多飯局,還是面子經濟,點都要進口才夠派頭。但嚴格來講,它只是拉菲母公司的投資生產,不能跟拉菲混為一談。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