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後旅業再出發 認清3個新常態

評論‧世情 2021/07/20

分享:

歐盟成員國之間近日終於恢復跨境旅遊,本港也正與不同地區商討重新通關。有本地旅遊業界預期,只要香港與內地通關,便能吸引內地旅客來港,振興經濟。

若能在有效抗疫的前提下恢復通關,固然值得慶賀,不過若以為冰封多時的旅遊業可輕易恢復昔日風光,恐怕會失望。畢竟在疫情爆發前,本地旅業發展已步入樽頸,加上疫後旅遊新常態興起,本地業界若不徹底求變,即使世界各地解封,只會在國際競爭中落後於人。

長年以量取勝 發展遇樽頸

本港旅業的發展模式,向來是以人數推動增長。沙士疫情後,內地旅客數字噴發式增長,由2003年的847萬人次,增至2018年歷史高位的5,104萬人次。他們熱衷於來港「爆買」,在2000年至2019年間,訪港不過夜旅客的消費大多超過8成用於購物,過夜旅客也有約5至6成。

「昔日風光」令人回味,如今本地疫情受控在望,業界期望「重返榮耀」,亦是人之常情。惟智經分析自2000年起的數據發現,在經歷崛起、成長、回落和重整後,本港旅遊業的發展正處於樽頸期,本來的經營模式,更積存4大弊端,令本港旅業陷入困局。弊端不除,旅遊業不僅難以重生,甚至會陷入長期衰退。

4大弊端不除 恐陷長期衰退

弊端一:主客失衡釀民怨

第一,香港是彈丸之地,每年卻要接待數千萬旅客,整體旅客相比本地人口的比例,由2000年的2:1,上升至2018年約8.7:1。主客失衡,個別地區不勝負荷,疫情前紅磡、土瓜灣等地區,部分食肆只招待內地遊客、民生店舖被手信店取代、旅遊巴違例停泊、旅客霸佔行人路,令居民怨聲載道,旅客亦感受到本地人的不友善。

弊端二:客源狹窄 業界墨守成規

第二,本地旅業客源狹窄,過度依賴內地市場,自2014年起其所佔客源市場份額均逾7成半,於是旅遊相關行業將資源投向主要客源市場。這導致業界停留在「舒適圈」,結果當外圍市場出現變數時,他們便因未及轉型而萎縮。

弊端三:高消費≠高增值

第三,智經檢視11個客源市場的旅客消費數據後發現,內地旅客雖然人均消費第三高,人均增加價值於消費的比率(旅遊增值率)卻「包尾」,意味其消費的實質經濟貢獻敬陪末座。

這是因為他們大多即日來回,而熱衷的購物活動,對本地經濟貢獻較小,每消費100元,只可為本地GDP貢獻17元,遠不及每100元消費分別貢獻63元和40元的住宿和餐飲。

弊端四:高流量≠高就業

第四,旅客來港遊玩消費,雖可帶動相關行業的就業機會,惟旅客量多不代表就可開創更多職位。於2014年至2018年,訪港旅客人次和消費經歷收縮後回升,相關行業就業人數卻減少逾1.4萬人。

4大弊端反映,香港不能再盲目追求旅客人次增長,以為依賴內地購物客,便可帶來理想的經濟收益和就業貢獻。

各地管控措施 或隨疫情調整

實際上,疫情已扭轉全球旅遊生態。有國際研究指出,不論疫情是否完全受控,旅遊業將逐步走向新常態,舊有模式進行的旅遊活動難以恢復,亦不可持續。香港旅遊業必須認清3個即將出現的新常態,方有望持續健康發展。

新常態一:入境檢疫有要求雙邊協議管控人流

第一,旅遊目的地有權就入境許可和檢疫設立限制,而有效控制疫情的國家和地區,疫情過後或會制定雙邊或多邊協議,以衞生安全理由管控旅客人流。所有旅遊警示級別、航班服務、通關安排、以至入境和檢疫要求,均可能隨時因應疫情變化而調整。

大型觀光景點 料吸引力大減

新常態二:深度、特色體驗遊興起

第二,邊境封鎖期間,本地遊、深度遊、Staycation等旅遊方式應運而生,而在恢復跨境旅遊時,考慮到健康風險,相信旅客會傾向前往小城市,避免到人多的地方,傳統大型觀光景點吸引力大減,遊客亦變得着重深度、具文化特色的體驗。

科技管理人流 免人群聚集

新常態三:智慧旅遊提升人流管控能力

第三,未來旅遊業將更廣泛利用科技,提升旅遊管理和服務水平,特別是管理人流,避免人群聚集。內地不少景點在疫情期間已開始實施預約制,遊客可在景點的微信公眾號、官方網站或其合作的網上旅遊平台,預訂門票及預約參觀時間,還可在微信公眾號查詢場館實時客流情況,以避開人潮高峰。

總括而言,旅遊範式正轉向可持續發展的範式,由以消費者或旅客的喜好和需要為中心,轉移至以服務提供者或社區和居民的福祉為中心,必須重視在地居民的參與,以及考慮他們的訴求,使居民和旅客可以和諧共存。

在旅遊新常態下,業界必須改革固有思維,認清自身的競爭優勢,徹底求變,香港旅遊業才可在「融冰」後重新出發。

在旅遊新常態下,本港旅遊業界必須徹底求變,才可在「融冰」後重新出發。(資料圖片)

欄名 : 評論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