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制度之爭 阿富汗成試驗場

評論版 2021/07/21

分享:

阿富汗不負「帝國殺手」之名,前蘇聯佔領10年後元氣大傷,成亡國導火綫;美國入侵20年,建立民主阿富汗而不得,現亦敗走離場。目前的阿富汗內戰加劇,塔利班已搶佔逾8成土地,可能推翻美國扶持的阿富汗政府,外界關注中國會否進場,促成阿富汗各方和談,收拾美國遺下的爛攤子。

中國本來亦有意將阿富汗納入一帶一路戰略,由經濟入手促使該國步上正軌,但比美國民主模式,中國經濟扶助外國發展的模式,更有助阿富汗嗎?抑或中國亦會陷入阿富汗「帝國墳場」陷阱?

美揮軍阿富汗 3大戰略目標

美國敗走阿富汗,有美媒將之與越戰慘敗相提並論。雖然美國在阿富汗與越南均參戰20年,但越戰造成近6萬美軍死亡、逾30萬人受傷,而美軍在阿富汗死亡人數不足2,500人、約2萬人受傷,代價明顯小得多。因此,美軍撤出越南時,舉國皆悲,戰敗陰影在美國瀰漫20多年而不散;但美軍撤出阿富汗,美國人卻無挫敗感,只是如釋重負,如美國總統拜登所形容,結束一場「再沒有意義的戰爭」。

阿富汗對美國真的沒有意義嗎?相信2001年時任總統的小布殊不會這樣想。他藉為9.11恐襲復仇之名,雄心勃勃揮軍阿富汗時,認為可為美國帶來多重戰略成果。從地緣政治角度看,阿富汗佔據亞洲中央地帶,與中、俄、伊朗比鄰,美國在阿富汗建立軍事基地,就可「兵懾」這3大敵人。

從掠奪資源角度看,美國軍方估計阿富汗擁有價值1萬億美元的礦產資源,阿富汗政府對其估值更達3萬億美元,其中銅、鐵、鋰的巨量蘊藏,可令該國輕易成為全球第一大供應國,且阿富汗比鄰裏海和波斯灣兩大石油生產地,可鞏固美國對附近石油生產國的掌控。

從意識形態角度分析,小布殊是虔誠基督徒,基督教令他浪子回頭,因此他當年誓言要將上帝意旨在全球推廣,尤其要向伊斯蘭發動文明之戰,小布殊攻打伊斯蘭的阿富汗,曾有意將這軍事行動的代號稱為「Jihad」(聖戰),只因內部反對才擱置;他亦曾公開宣示「將自由之火照遍全世界黑暗角落」,在全球推動美國民主自由價值觀,阿富汗成為美國民主「打入」中亞的橋頭堡。

可現實卻是美國入侵阿富汗20年,耗資逾1萬億美元,能說得出口的成果只有擊殺拉登、重挫基地組織,但其他戰略目標均落空。當中見證的,不只是一場戰爭的失敗,亦證明美國民主模式的失效。

美國常樂於改變別國政權,尤其她視為專制獨裁的國家,美國模式是透過軍力或利用該國反對派進行顏色革命,推翻「獨裁」政權,建立美式民主選舉。然而,美國民主模式往往未能為發展中國家帶來善治,只須看美國扶植的阿富汗民主政府貪污腐敗,又未能振興經濟、團結國民,造就塔利班即使在美軍力壓下,仍獲人民支持,捲土重來,甚至美軍撤走後,很大機會重奪政權。

美國在全球行銷美式民主,視為全球善政善治的唯一標準、普世價值,並以美國民主與所謂的中國專制對決,作為中美的最大分野。但美國民主真的能保護受迫害民眾、推動人類文明向前嗎?美式民主在阿富汗、伊拉克固然失敗,而事實上推行美式民主制度最失敗的地區,更是美國鄰近的中美和南美洲諸國。

美國在阿富汗推行民主實驗只有20年,在中美、南美卻試驗了差不多200年。美國第五任總統門羅(James Monroe)在1823年提出所謂「門羅主義」,就是美國不插手歐洲事務,歐洲各大帝國亦不能再在美洲增建殖民地,讓整個美洲成為美國的禁臠。「門羅主義」宣布後,歐洲帝國亦陸續在中南美洲的殖民地被掃出,整個美洲都成為美國後花園。

中南美洲民主試驗 屢失敗

然而200年過去,整個美洲除了美國和加拿大是富裕民主國家外,再沒有可作民主模範生的國家,反而失敗國家比比皆是。「遠親不如近鄰」,美國要向全球推銷民主,理應先「造福」鄰居,何況美國政治實力遠高於中南美國家、經濟力又冠絕全球,為何卻沒能先幫助鄰國成為民主、繁榮、安定國家?如果美國連鄰國都未能扶上正軌,卻遠走千里去解救世人,怎讓人信服?

或許對不少中南美國家來說,寧願沒有美國這個近鄰,因美國視她們為禁臠,不容反對美國的政治勢力存在,有統計更指,由1824年至1994年的170年內,美國曾74次侵略拉美國家,在1948年至1990年的42年內,推翻了最少24個拉美國家政權,包括巴西、智利、危地馬拉政府等,並扶植不少軍人獨裁政權。美國對中南美的民主是建設多,還是破壞多呢?

美國來時勇猛,走得窩囊,中國外長王毅就指摘美國是阿富汗問題始作俑者,不能一走了之,不能因撤生亂、因撤生戰,要以負責任的方式確保局勢平穩過渡。中國的指摘當然不是想美國留低,只是藉機戳破美國經常搞亂局後拍拍屁股走人的劣行,而西方媒體對阿富汗局勢的另一焦點,就是看中國會否進場,因中國已表示要拉攏阿富汗各方和談。

中國有能力扮演和事老嗎?中國與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都有交往,過去幾年就多次與阿富汗、巴基斯坦舉行3方會議,希望將阿富汗接連中巴走廊,幫助中國一帶一路拓展,只是阿富汗政府還要靠美國保護,未能捨美而靠中;中國近年與塔利班的接觸亦趨頻密,塔利班代表團在前年亦曾訪問北京。

與美國要在別國建立民主的模式不同,中國與別國交往,堅持以經濟入手,透過一帶一路戰略,扶持阿富汗經濟,希望阿富汗和中國共贏。阿富汗接壤中國,可扮演新疆與中亞、中東國家的重要樞紐角色,其豐富的礦產資源亦是中國所需,因此只要雙方合作,就可助阿富汗建立起經貿、旅遊和礦業等重要經濟支柱。

在政治上,中國只需阿富汗幫忙遏止疆獨組織東突厥斯坦的恐怖活動,至於由現時的政府還是塔利班執政,只要能保持持政局穩定,中國絕不干涉。

塔利班釋善意 歡迎中國投資

塔利班近日已向中國釋出善意,表明歡迎中國投資,以及暗示會打擊疆獨分子,不許他們借阿富汗攻擊中國。塔利班亦明白,若它要取代阿富汗政府,關鍵是能否保持政權,這就要為人民謀福祉,那中國便可起關鍵角色。

中國這種只重經濟合作的模式,自被美國批評為只講金錢、助長全球專制政權,但美國至今仍是中東、非洲、南美不少專制政權的保護傘,而中國模式幫助別國改善經濟和人民生活,令不同種族、不同信念的民眾想保持來之不易的安定繁榮,將有利該國的政治和社會穩定,對人類亦是一大貢獻。此所以中國由「人類命運共同體」信念,衍生的一帶一路計劃,希望能吸引逾百國家參加。

美國以軍力或顏色革命,推動別國實行美式民主,這模式在阿富汗未能帶來善治和安定,現在中國就試從經濟入手,望為阿富汗帶來和平與繁榮。中美在阿富汗的試驗,亦是一場中美制度的優劣之爭。

美國入侵阿富汗20年後敗走離場,目前當地內戰加劇。 (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