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休3天」試驗 加速工作模式改變

評論版 2021/07/22

分享:

一周4天工作或說「周休3天」的討論和實踐,過去幾年一直在歐美多國進行制度試驗。2015至2019年間,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市議會和冰島國家政府分別推行兩項一周4天工作試驗,不僅旨在改善工人的工作與生活平衡,希望勞工得到「勞逸結合」的福利好處,還旨在檢測降減工時對生產力的影響。

這兩項試驗計劃一共有2,500人參加,佔冰島總勞動人口逾1%,範圍覆蓋幼稚園、醫院、社會服務等工作場所。工作時間由每周40小時,減少到35至36小時,但薪酬維持不變。對兩項計劃進行研究和數據分析的英國智庫「自主」(Autonomy)與冰島智庫「永續民主協會」(Association for Sustainable Democracy)最近發表研究結果報告--《Going Public:Iceland's Journey To a Shorter Working Week, July 2021》,指出試驗計劃「異常成功」。

首先,在「勞逸平衡」福利效果方面,從多項衡量身心健康的指標,包括「感知壓力」、「怠倦」、「健康」和「工作與生活平衡」等,工人的幸福感都有所提高。

在生產力方面,大部分參與計劃的工人,工時由每周40小時減至35至36小時,結果發現大多數工作場所的生產力,大致與試驗計劃實施前維持相同水平,有些工作場所的生產力甚至有所提高。

在試驗計劃成功的情況下,冰島多個行業的工人工會組織,均爭取到在全國範圍實行降減工時,使數以萬計的會員工人受惠。總體而言,目前冰島約有85%工人爭取到降減工時,或得到縮減工時的權利。這是在2019年至今年間的勞資談判中,在合同上獲得確認,並且大多數如今都已經付諸實行。

助省能源減碳排 多國積極試驗

目前,多國政府正積極進行一周工作4天試驗計劃,包括西班牙政府承諾投入5,000萬歐元補貼參與企業,並規定企業不得扣減員工薪金;今年6月下旬,愛爾蘭政府亦加入試驗行列。基於不少研究指出,減少工作日有助節省能源、減少空氣污染和整體碳足迹等好處,於今日講究減碳排放的年代,要求降低一周工作時間的呼聲,也顯得特別嘹亮。可以說,一周40小時或以上的傳統固有工作模式,目前正在加速蘊釀改變。

除了在政府層面推行一周工作4天的試驗外,不少企業都在探索降減工時的可行性,以及此舉對生產率產生甚麼影響。推動和落實計劃的企業包括新西蘭信託公司Perpetual Guardian,該企業於2018年3月進行每周工作4天的制度試驗;微軟日本在2019年8月試行,有超過2,200名員工參與,在不扣減工資的情況下,周五不用上班,在進行實驗的一個月裏,按銷售額的指標衡量,生產力反而提高了40%,說明降低一周工時,員工的工作效率反而提高;上月下旬,國際眾籌平台Kickstarter宣布,該公司將於明年推出4天工作制,反映愈來愈多公司相信,降低工時有助提高員工的工作效率。

生產力與工時 非正比關係

今次《Going Public:Iceland's Journey To a Shorter Working Week, June 2021》報告同樣強調,生產力與每天工作時數並沒有正比關係。減少工時不一定會損害企業的成功營運,據此推論出的命題是,減少工時而同時削減工資,缺乏合理性。

再看深一層,減少每周工作日是否百利而無一害,落實起來可以通暢無阻?答案顯然是「不」。

記得早於2007年,美國猶他州政府部門就實行過一周4天工作,周五休息。在計劃實行首10個月,估計節省了1,800萬美元的能源成本,包括電力、空調減少使用,工人上班出行的交通費用等,都得到減省。不過,計劃到2011年便告「壽終正寢」,原因很簡單,因為當地居民大舉投訴,在周五無法獲得想要的服務,帶來了極大的生活不便。

瑞典於2014至2016年間,亦進行了一次為期兩年的工時降減實驗,在哥特堡市一家有60多名護理員的老人之家進行,護理員每日工時由8小時減少至6小時,薪酬不變。研究顯示,工時減少後,員工們變得更健康、少請病假、照護病人的服務質量也提高了,護理員陪伴長者散步的時間也長了。

從表面看,計劃很值得繼續推行,只可惜計劃最終無法延續,因為這項工時制度改變的成本太高。哥特堡市為降減工時,需要耗用220萬美元,另外聘用17名員工來維持服務,受到議會的議員強烈批評。瑞典這個工時制度變革試驗,成本高於得益,最終要劃上句號。

實施降減工時 受內外制約

落實降減工時,除了受到外部客觀環境和成本因素影響外,試行的企業亦非通統皆適合。對一些工作或服務能夠以「按日」的方式完成的職業,例如銷售員,在工作6小時後,無論做了多少宗銷售交易,都可以按時離開工作場所回家休息;在醫院工作的護理人員亦

如是。

但如果工作和私人生活之間的界綫不太分明,例如提供諮詢服務公司的管理人員,若把工作時間改為一周工作4天,或一日工作由8小時減少至6小時,他們要把本來8小時的工作「濃縮」至6小時完成,否則可能要把工作帶回家中處理,反而會增加工作壓力,平衡工作與家庭生活的「初衷」將無法實現,甚或在「壓縮」的工作時段內,更容易犯錯。

因此,「周休3天」要制度化,普遍落實,需要更周詳的考慮。當然,減少工時對個人的生活有更多的控制空間和自由,增加幸福感,既符合人性,往往也可以成為企業留住人才的制度設計,故此一些歐美的小型企業也樂於嘗試。

彈性工時 循序漸進的另類選擇

不過,成本與效益的計算始終對降低工時的措施造成制約,若公司採取彈性工作時間制度,亦即以另外一種方式,令員工對個人行程有更大的控制權和自由空間,相信也可以增加員工的幸福感。因此,彈性工作時間可以說是對工時制度循序漸進改革的另項選擇。

總的來說,目前響起一周工作4天的制度改革「呼聲」,無疑是對二次工業革命時代定制的「工作模式」來一次「革命」。隨着自動化和科技進步,商業世界如今已走在大時代變化的十字路口,從產品、服務到銷售的創新,企業如何重整資金、技術和人力資源去組織生產和銷售,看來也再無法「墨守前規」。

2019年末爆發的新冠疫情,對經濟和商業活動造成破壞,各國政府嚴格執行隔離政策、商業機構被迫實行「遠程工作」、「在家工作」等,改變了工作的完成方式,並且讓社會在改變生產的「工作模式」上,進行了一次「實驗」。

目前「周休3天」的試驗,與其說是工時制度的改變,不如說是隨着自動化、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的新一次工業革命來臨,是重整人力資源組織生產,配合時代發展變化的組成部分。未來工作模式的轉變,目前的確已積累了不少推動變化的因素,發展趨勢值得關注。

不少企業都在探索降減工時的可行性,以及此舉對生產率產生甚麼影響。(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家濤 科大商學院利國偉商學教授、管理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