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聞損社會穩定 立法勢在必行

評論版 2021/07/23

分享:

政務司司長李加超、保安局局長鄧炳強及警務處處長蕭澤頤3位高官上任不久即異口同聲地強烈批評假新聞(Fake News),痛責它嚴重荼毒年輕人,破壞香港社會安寧及國家安全。同出一轍地,有立法會議員認為政府必須盡快立法,嚴厲監管假新聞。

今天資訊及通訊科技日新月異,互聯網及社交媒體成為假新聞的催化和傳播渠道,無遠弗屆。不論發放者是有意或無意,假新聞可以產生大量失實的信息和陰謀論,這些綫上的虛假資訊會深入影響綫下運作,造成巨大的社會傷害,負面案例比比皆是,例如世界各地選舉期間不同政黨互相利用虛假資訊中傷對手、全球恐怖分子四處造謠打擊政府誠信等。在新冠疫情全球肆虐期間,超過3分之1歐洲人更是每天都會遇到假新聞,令世界各地人心惶惶。由於事態嚴重,世界衞生組織(WHO)於去年6月召開了有史以來第一次關於「信息流行病學」(Infodemiology)的會議,以探討如何識別及阻止與疫情相關的錯誤信息蔓延。

AI助事實核查 3大方法

現時世界各地紛紛成立「事實核查」(Fact Checking)組織,各大媒體機構亦開設專責核查假新聞,包括「錯誤信息」(Misinformation)及「虛假信息」(Disinformation)的部門。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定義,「錯誤信息」是指並非有意圖造成傷害的不正確信息,而「虛假信息」則是刻意傷害別人、團體、組織或國家的不正確信息。本質上,兩者都是散播不正確信息,差別在於發放者的意圖。

從數據分析角度,識別假新聞基本上面對「事實核查」及「判斷意圖」兩大議題。由於前者的性質較為客觀,人工智能技術便可大派用場,主要牽涉3種處理方法:一、首先找出被懷疑新聞的來源,分析來源的可靠性,然後比較該新聞和來源以判斷其準確性;二、找出其他與被懷疑新聞類似的報道作比較,看看其內容的一致性;三、跟蹤在被懷疑新聞內的每一則評論及報道,分析它們的個別可靠性及綜合影響力。

立場判斷常現誤差 影響分析

然而,由於意圖是主觀行為,「判斷意圖」(學界又稱之為「立場分析」)的任務並不容易。較簡單的處理方法是採用分類法,包括「事件分類」及「群組分類」,前者是把所有被懷疑的新聞之立場分析,把同一立場的歸納成組,然後判斷各組的意圖;後者是把被懷疑新聞與立場已定性的新聞群組之同類新聞內容作匹配,決定它是偏向哪一群,然後再判斷其意圖(立場)。不過,發放者和立場群組是善變的,導致立場判斷經常出現誤差,影響分析系統的表現。

由此可見,假新聞分析困難重重,問題主要在政治而非技術方面,且看科技巨企Facebook也迫不得已地採用雙軌制來處理假新聞。Facebook首先利用人工智能篩選所有新聞,從中獲取潛在虛假資訊,然後再邀請專家團隊作最終的內容判斷,識別它們的真假及背後意圖。香港政府計劃為規管假新聞立法,將會充滿挑戰,難免會面對極大的國外及本土政治壓力,但筆者認為,在全球數碼化經濟急速發展的趨勢下,假新聞將會排山倒海般湧現,若然港府不盡早採取行動,立法做好防備的話,社會將會非常混亂,繼而損害本港治安,以及全球經濟競爭力。

今天資訊及通訊科技日新月異,互聯網及社交媒體成為假新聞的催化和傳播渠道,無遠弗屆。(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榮譽會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