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數碼貨幣 塑造未來銀行業

評論版 2021/07/24

分享:

本欄前幾篇文章均探討了央行數碼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CBDC)的種種特點。雖然CBDC可能需要10數年才會流行,現時多國尚在研究階段,但筆者試圖「超前」想像CBDC對銀行業的影響。本文所指的銀行業務是狹義的,即最傳統的存款和放貸業務,投資服務、商業銀行、財富管理、保險等則不在此論。

第二波科技改革 兩大關鍵

自18世紀,銀行在歐洲普遍發展,直至20世紀60年代,銀行業才迎來第一波真正有飛躍意義的科技改革。當時扣帳卡、信用卡和自動櫃員機開始普及,銀行業利用初代電腦的運算能力,建立起存款、支付、放貸3位一體的網絡。至於第二波的科技改革,筆者認為即將到來,而且同樣意義重大:各國將借助區塊鏈技術創立CBDC,並間接令銀行的經營模式逐漸改變。當中有兩點關鍵影響未來銀行業的發展,一是CBDC的發行量,二是CBDC會否產生利息。

先說第一點。央行可以把數碼貨幣設計成匿名持有,從而保留如現金一般的私密性,也可以加註標記,方便追蹤可疑交易。對個人和企業而言,當然前者更受歡迎;對央行來說,由政府背書的數碼貨幣廣泛流行,也有許多潛在優勢,不但讓支付更便捷,又可作為私營支付通道的後備系統,兼且打擊加密貨幣取代法定貨幣的企圖。

可是,把數碼貨幣設計得太受歡迎,同樣令人不安,例如經濟不穩時,存戶會把資金從岌岌可危的銀行轉移到零信用風險的CBDC,央行將面對「擠兌」的情況,如果零售銀行的資金乾涸,中小型銀行的根基將先被動搖;即使在正常的經濟環境,對CBDC的需求也可能侵蝕銀行的存款基數,銀行為爭取存款不得不與央行競爭,融資成本便隨之上升。

第二點更是影響深遠,如果央行對CBDC支付利息,將令其成為具吸引力的資產,同時又是強而有力的貨幣政策工具,更會「跨界」影響人們對銀行存款、政府債券和貴金屬的需求,銀行用於放貸的存款可能會被抽乾。傳統上,零售銀行讓一個家庭能同時擁有長期按揭貸款和可即時提取的活期存款,這種操作將變得愈加困難。另一方面,央行收集大筆資金,官僚將有動機代替銀行家決定信貸分配,從而推動經濟增長。

筆者相信令各國央行躊躇不前的,並非發行CBDC的技術問題,而是上述對銀行業的影響。針對第一點,限制發行量、設立個人持有或兌換上限可抵銷部分影響。據報日本央行正研究另一種辦法,由銀行代央行管理公眾持有的CBDC,可是這樣一來,公眾便不算是在央行直接開設帳戶,只算是多了一個電子錢包,CBDC的創新功能也就大打折扣。

第二點則比較棘手。在CBDC出現前,家庭把錢存入銀行,銀行再把錢存入央行;如果CBDC廣受歡迎,央行或可根據政策利率放貸予銀行,讓資金回流至銀行系統。然而,央行為銀行融資,變相背負了違約風險,官員作出商業決策,主動挑選銀行及決定融資額,也有官商勾結的嫌疑。對此,央行或須避免挑選,並放貸予任何符合抵押要求的本地銀行,外加最低資本要求,以保障債權人。

銀行傳統經營模式 或無法維持

筆者的另一種想法,是銀行擴大股本為自己籌集資金,而不再依賴存款。這樣一來,未來銀行會變得如共同基金般,過去百餘年來「收集短錢,借出長錢」的傳統經營模式將無法維持。

不論央行如何巧妙地設計數碼貨幣,有一點幾可肯定:盡管央行沒有搶奪銀行生意的原意,CBDC還是會把資金的支配力逐漸轉移至央行,當CBDC百花齊放以後,人們會開始質疑銀行存在的必要性。在遙遠的將來,一些國家或可憑藉CBDC和網絡,自行管理所有存款、支付及放貸,銀行的角色或會變成僅是提供客戶服務的行政機構。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