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數據安全激戰 管好不如管得早?

評論版 2021/07/26

分享:

技術革命往往關係大國政治。第一次工業革命以蒸氣機為標誌,鋪路英國成為日不落帝國。第二次工業革命迎來電力和石油,為美國、德國、日本等崛起打下基礎。戰後第三次工業革命,電腦與數字化科技造就了美利堅盛世。今天人工智能(AI)、物聯網(IoT)時代來臨,數據就好比第四次工業革命的血液,世界兩大經濟體--美國與中國,正為此爭奪制高點。

近日談到數據安全,免不了提起滴滴出行。這個全球最大網約車平台,6月底趕在中共百年黨慶前夕,於美國紐約上市。結果黨慶一過,滴滴即招來中國監管部門嚴查,程式下架整改,觸發科網大地震。

滴滴事件 加速數據安全法生效

官方為此給出的理由是:防範數據安全風險、維護國家安全、保障公眾利益。說白了就是:確保5.8億中國人出行大數據不會落入美國政府之手。新華社6年前揭秘過滴滴大數據,表示可以看出中國政府部門間,國土資源部加班最狠、公安部24小時運作無休、工信部出行最少等。6年前技術水平已能得知這麼仔細,今天的會怎樣?

滴滴風波變相令中國《數據安全法》加速生效。全國人大6月通過這部法案,9月起正式生效;這是繼2015年《國家安全法》、2017年《網絡安全法》後,中國另一部涉及互聯網範疇的頂層法律,連同仍在制定的《個人信息保護法》,中國網絡治理法律框架料會全面形成。數據安全法第二條表明,該法不但適用於中國境內的數據處理活動,在中國境外損害中國國家安全、公共利益、公民和組織權益的數據處理,亦可依法追究。

滴滴事件實質也令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增添了新職能。網信辦7月公布《網絡安全審查辦法》修訂版草案,第六條指出,掌握逾100萬用戶個人信息的營運者赴國外上市,必須申報網絡安全審查。這意味着網信辦角色由過去主要從事內容審查,變為要兼顧數據審查,判斷哪些數據涉及國家安全不可外傳。

美國數據安全法 範圍亦延境外

將數據跨境流通議題提升至國家安全層次,不是只有中國這樣做。美國前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就以國安為由,動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禁止美國個人和實體與TikTok、WeChat中國母公司交易。TikTok美國每月活躍用戶達到8,000萬,相當美國四分一人口。

與滴滴大數據同理,TikTok大數據能看出美國民眾詳細信息,理論上甚至可以用來協助操控輿論,就如美方指控俄羅斯以社交媒體「假消息」干預美國大選那樣。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6月雖然解除了特朗普禁令,惟這並不代表向中國讓步。拜登行政命令同時指示華府,針對中國及其他「外國對手」開發程式,展開「嚴格和基於證據」的風險評估。特朗普禁令本身持續受到法律挑戰,拜登果斷棄之,實質是鋪路類似中國的更全面和強力監管,令未來的潛在禁令更容易成事。

數據安全 中美均爭國際主導權

美國亦有將本國數據安全法律適用範圍延伸至境外。美國2018年通過《釐清合法海外數據使用法案》(CLOUD Act),規定企業即使將數據存於美國境外,華府亦有權要求上繳。美國當年隨即經加拿大之手,扣押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

除此以外,中美都嘗試在數據安全領域爭取國際主導權。特朗普政府去年推出「乾淨網絡」(Clean Network)倡議,本質上要求各國在網絡和數據領域與中國切割。中方繼而駁斥美國「渾身污穢大談清潔」,並提出「全球數據安全倡議」,表明應尋求秉持多邊主義,反對將數據安全問題政治化、雙重標準、造謠抹黑的數字治理體系。

一年過去,「乾淨網絡」雷大雨小,但拜登承接了特朗普政府這難得一見多邊倡議的精神,繼續嘗試拉攏各國孤立中國。美國上周聯同北約、歐盟、英國、日本及澳紐等國家和集團,齊聲指控中國發動網絡攻擊,遭中方反駁美國就是全球最大網絡攻擊來源國,抹黑他人洗白不了自己。這雖與拜登6月歐洲行連串峰會針對中國聲明同出一轍,得個講字,但也凸顯中國與西方就包括數據安全議題分歧愈來愈大。

拜登政府據報還在醞釀「數字版TPP」,在美國重返《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面對國內強大阻力下,先在成事難度較低數字經濟領域,打造排除中國的貿易協議,制定數據安全等規則,只是這也不容易。

彭博社披露,亞洲多國對於加入任何反華集團都是很警惕,這除了是中國市場和網絡設備吸引力的問題外,還在於區內一些現有雙邊數字貿易協議,本身就是更廣泛貿易協議的一部分,令人質疑美國為甚麼不乾脆重返TPP。

數字保護主義 不符全球化潮流

中國或許也深知國際數據安全倡議之難,因此先集中健全本國相關法律,保障好自己利益,然而單靠這種手段亦有潛在問題。數據的價值就在於流通,不被獲取並予以分析利用的數據是沒有意義的;假如各國都各自建立互相牴觸的數據安全法律屏障,按照主權國家邊界模式,設立一刀切的數據邊界,這樣對世界發展和講求以對外開放帶動的中國自身發展,皆非好事。

中方「全球數據安全倡議」就清晰提到,要兼顧安全和發展,各國都有權保護本國數據安全,也都應為所有企業提供開放、公正、非歧視營商環境;數字保護主義違背經濟發展客觀規律,不符合全球化的時代潮流,不但有損全球消費者公平獲得數字服務的權利,最終也會阻礙自身發展。

可以說,數據已成為大國爭奪的新戰略資源,各國雖然都明白數據流通的重要,但國家與企業界綫隨科技進步變得愈發模糊下,如何建立一套大家都同意遵守的機制,容許數據流通促進經貿,同時確保數據不會被用於政治目的,是未來世界各國的共同難題。

滴滴出行事件變相令中國《數據安全法》加速生效,將數據跨境流通議題提升至國家安全層次。(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