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跨專業人才 迎旅遊策展時代

評論版 2021/07/28

分享:

香港中學文憑試不久前放榜,相信部分收到成績單的考生,現在仍為前路苦惱,例如擔心所報讀課程能否切合未來社會所需;其實同樣的問題,也適用於提供課程的院校。今天符合要求的技能,數年後可能已經過時,業界在瞬息萬變的市場,如何與時並進?

以現時經營艱難的入境旅遊業為例,過去多年看似一片好景,惟其當時的發展模式,只是一味追求旅客量上升,造成主客失衡、市場狹窄等問題,導致行業陷入發展樽頸;加上新冠疫情形成旅遊新常態,業界無可避免要經歷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從業員過去裝備的知識,恐怕不足以應付未來的經營環境。

旅業範式轉移 培訓未能配合

智經翻閱文獻,以及與業界、學術界及全港18區的持份者進行深度訪談後,認為旅遊新常態之一,是旅客將更追求個人化、具深度與內涵的旅遊體驗,特色旅遊、深度旅遊應運而生。

其實在疫情下,本港不少旅行社已開始舉辦本地深度遊,摒棄了「鴨仔團」模式,改為深入社區,了解城市的面貌及其背後故事,反映本港旅遊業已開始接受範式轉移。但問題是現時旅遊業的人才培訓仍似原地踏步,資歷名冊上與旅遊業相關的課程,均較着眼於傳統旅遊服務模式,不足以迎合相關旅遊發展所需的知識和技能。

重視社區參與 須與居民良好溝通

範式轉移來臨,業界對從業員的技能要求也會轉變。人員不單要面對旅客,亦要具備與社區持份者有效溝通的能力。因為深度遊往往需要走入社區,對居民有一定影響,故範式轉移的重點,在於居民在整體旅遊發展中的角色。

新範式強調,居民有權決定如何使用及管理區內的自然和文化資源,例如就旅遊路綫規劃作出建議,避免旅客與居民間的衝突。而要促成居民參與,旅遊業界必須有善於深入社區、與居民保持良好溝通的人才。

未來的旅遊業界,也需要具備優秀的「策展」(curatorship)能力。社區深度遊的內容涵蓋獨特社區文化、普及的主題或活動,例如文化藝術、宗教、體育、飲食,冀將社區打造成開放式博物館,展示居民日常生活與在地文化歷史。而成功的社區深度遊,須按旅客需求、各區特色及居民意願,設計特色旅遊產品,充分體現了博物館學中的策展概念。

社區成開放式博物館 重策展能力

以賽馬會「創不同」社會創新實驗室旗下的「本地旅行實驗室」為例,今年就嘗試和上水燕崗村居民共同策劃北區本地遊。其跨專業團隊包含了鄉郊保育辦公室職員、旅遊從業員、劇場導師、設計師等27人,由居民帶路進行社區考察,認識北區的文化歷史傳統和大自然資源。在仔細考慮及挑選社區中的元素,並將之整合後,成員會與居民、社區持份者、旅遊從業者等,共同構想具社區特色,又能令社區雙贏的本地遊體驗雛型。行程包括探索上水燕崗村、塱原濕地農田、於農場體驗農家菜等。由此可見,培訓機構的課程內容,也需要加入策展元素,培育跨專業人才。

站在前綫的導遊,在新常態下亦須具備不同知識,以便向旅客解說社區生態及文化遺產豐富性。智經研究員在疫情期間,考察了多個網上導賞團活動,發現要辦好一次深度遊導賞團,既需要通曉文化歷史、溝通能力強、精通多種語言的導賞員,也需要可靈活運用資訊科技的人才協助。

以主打本地深度導賞的「活現香港」為例,它是疫情下首個嘗試虛擬導賞的機構,利用視訊程式Zoom帶領參加者遊歷香港。它與海濱事務委員會合辦的5個網上導賞團,每次會邀請嘉賓參與,並透過綫上綫下連綫,與參加者互動,例如常識問答;其中一日的行程以「筲箕灣漁民生活」為主題,導賞員聯同藝人梁祖堯實地探訪,登上漁船介紹本港的漁民文化,兩人又走入有近70年歷史的船廠,與老闆對話。

企業院校合作 共擬課程內容

為配合深度遊興起,香港在人才培訓上必須改變。業界對行業範式轉移的回應始終較為迅速,故智經建議以「企業×院校」合作為本,由旅遊業界或專業團體與院校共同商討課程模式、內容及時數,課程內容或涉獵有關旅遊策展的文化、歷史、建築等多領域範疇。

針對導遊培訓,當局應藉旅遊業監管局推出全新導遊牌照制度的契機,在培訓課程及考核中加入特色旅遊及智慧旅遊的元素,以及旅遊業發展新趨勢的知識,例如疫後新常態、本港地區旅遊特色的深度認知等。

各地一旦通關,旅遊業的範式轉移將會擺在眼前。本港有必要在人才培訓上加以配合,為業界補充合適的新血,同時協助現有從業員自我增值,為旅遊業重生作好準備。

各地一旦通關,旅遊業的範式轉移將會擺在眼前,本港有必要在人才培訓上加以配合,為業界補充合適新血。(資料圖片)

欄名 : 評論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