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建國際創科中心 4方面着手

評論版 2021/07/29

分享:

《國安法》實施一年以來,香港的社會秩序趨於穩定,營商環境大為改善。面對後疫情時代,本港經濟何去何從?從政府到業界,討論最多的話題是創新科技,國家「十四五」規劃也明確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科中心。

創科中心將提升香港的產業結構。本港目前的經濟結構中,服務業佔比93.4%,是全球最高,而服務業中的4大支柱產業,除金融服務外,貿易物流、專業及工商業支援、旅遊近10年來情況並不樂觀。以2010年與疫情前的2019年的數據作比較,4大產業總增加價值佔本地GDP百分比由58.4%下降至56.4%,其中貿易物流佔比跌幅達22%,金融服務一枝獨秀上升30%,但吸收就業能力較低,雖然對GDP貢獻達21.2%,卻只創造7.1%的職位。

另外,被港府列為優勢產業的創意、教育、私營醫療、檢測認證、環保工業和創新科技等6大行業,過去10年發展亦不如預期般快,政府統計數據顯示,2008年該6大行業合計佔GDP比重為7.5%,至2019年僅微升至8.9%。

面對4大支柱產業遇到發展瓶頸、6大優勢產業應該做優而沒有做優,香港如何優化經濟結構,推動經濟進一步向前發展,已成為當下最重要的課題。

港府早在2009年就提出要大力發展6大優勢產業,2015年又宣布組建創新及科技局,2016年首次將「再工業化」納入《施政報告》,去年則出台了《再工業化資助計劃》。直至今年3月,全國人大通過的「十四五」規劃明確提出,支持香港建設國際創科中心。對於香港建設創科中心這一點,政界和業界已達成共識,現在的問題是如何建設。本人認為,香港建設創科中心,應從以下4方面着手。

制定創科規劃 配合產業政策

首先,港府應制定切實可行的長遠創科規劃,以及與之配套的產業政策。港府長期以來奉行「小政府大市場」的施政理念,導致產業政策缺位、政府對經濟發展方向的把控能力弱化。與當年亞洲其他「四小龍」比較,韓國、新加坡、台灣在各自的產業轉移中,均保留了相當的優勢製造業,時至今日,製造業產值佔GDP比重仍在20%至25%左右,而香港的比例僅剩1.1%。

上世紀90年代,香港曾經是亞洲電子科技研發和工業中心,甚至是亞洲重要的芯片產業鏈重地,大埔半導體裝配工廠曾每周測試520萬芯片。但隨着本地生產成本上升、內地改革開放,以及本港缺乏產業政策保護,這些企業都已從香港流失了。既然港府近期提出「再工業化」規劃,那就應該及時制定與之配套的各項產業政策,創造一個吸引創科企業落戶本港的營商環境。

廣種薄收 冀培育獨角獸

其次,加大對創科的財政投入。香港要建設高端創科產業,除了規劃和政策外,還需要財政投入。目前本港教育開支佔GDP比重僅為3.5%,遠低於經合組織(OECD)國家平均的5.1%。更甚者,港府經常性開支中教育的佔比,從2018/19年度的22.2%,至2019/20年度下降至20.6%,上一年度再降至19.5%。港府曾規劃本港研發費用的投入佔GDP 1.5%,但是去年僅為0.92%,遠低於內地平均的2.4%,僅相當於深圳4.9%的一個零頭數。

創科產業風險高、成活率低,但在廣種薄收之下,有希望培育出「獨角獸」。產業發展需要「風投基金」和財政的支持,深圳市政府已成立規模達100億元人民幣的「天使母基金」,用於1:1的比例為戰略性創科企業提供配套資金;美國聯邦政府每年亦資助約1.5億美元支持生物醫藥研發,而鑑於近期美國半導體產能全球份額下降,拜登政府動用10億美元補貼半導體產業的開發。

改善綜合環境 培養人才

第三,改善培養和吸引人才的綜合環境。香港擁有5所世界排名百強的高校,高校生中約20%是工程和科技畢業生,但根據一項調查顯示,該類學生僅7.3%畢業後從事工程師工作,其餘均「用非所學」;另外,本港高校在讀研究生中,非本地人佔82%,很多人畢業後去歐美、新加坡等地發展,牆內開花牆外香。

更可惜的是,本港高校從世界各地高薪聘請了4,000多名高級研究員,他們每年在國際一流學術刊物發表很多論文,這些科研成果雖為大學贏得名聲和全球排名,但由於本港缺少高科技產業,也缺乏跨學科和跨院校的研究院或基地,大學產生的科研成果無法轉化成生產力。

由此可見,香港在失去工業的同時,相伴失去的是「科研轉化」能力,更失去技術人才。除了生活便利和稅務優惠等軟環境之外,相關人才還需要有適應的工作崗位,如果沒有產業崗位,怎留得住技術人才?

發揮大學科研優勢 融入大灣區

第四,創科中心建設時不我待。面對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浪潮,以及以美國為首西方陣營對我國的科技壓制,內地從中央到地方均正在加大科技投入,強化區域戰略性新興產業合作。香港應抓住粵港澳大灣區的機會,充分發揮大學科研優勢,主動融入大灣區,特別是強化與深圳的產研合作,以香港之長服務國家所需,在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中實現產業優化,建設國際創科中心。

本人早前曾參觀大埔一個光纖工廠,該工廠曾經是光纖之父、諾貝爾獎得主高錕的一個實驗室,前些年因資金不足,賣給了內地一家生產光纖的民營企業富通集團。該企業在大埔工廠安裝兩台光纖拉絲機生產光纖,作為富通的外貿窗口。該工廠的存在充分表明,香港是可以發展高端製造業的。

香港目前正在建設科技園和規劃河套地區,其實這只是硬件建設,除了硬件外,香港當下更逼切需要政府的科創10年規劃和5年規劃,以及實施規劃的各項產業政策和配套資金投入,特別應該關注現有創科企業和大學的科研成果在本土落地,開花結果。

總之,香港傳統產業正遭遇發展瓶頸,創科產業將引領本港今後一個時期的經濟轉型發展。我們已經錯失了一些機會,但絕不能再錯失大灣區的發展機遇,政府與業界應齊心協力,建設國際創科中心。

香港傳統產業正遭遇發展瓶頸,政府與業界應齊心協力,建設國際創科中心。圖為科學園。(資料圖片)

撰文 : 謝湧海 香港中華總商會副會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