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航運需長遠策略 高瞻遠航鞏地位

評論版 2021/07/31

分享:

2021年施政報告公眾諮詢已於7月初展開。作為本屆政府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特首林鄭月娥早前接受採訪時指出,會從國家「十四五」規劃、大灣區發展等宏觀角度勾畫香港未來。她特別強調,特區政府要高瞻遠矚,謀劃未來,而不懼被批評「假大空、紙上談兵」。

在盤點自己過去4年施政成效時,林鄭月娥表示,其任內施政報告所提出的900多項工作,只有幾項「走數」。對於航運業來說,特區政府在過去4年多推出了多項舉措,發展高增值海運服務,成績確實碩果纍纍,包括為船舶租賃和海事保險業務提供稅務優惠、在全球多地設立船舶註冊處的支援團隊、爭取國際航運公會在港設立中國辦事處、將香港成功納入波羅的海航運公會標準爭議解決條款中的指定仲裁地等。

不過,2017年施政報告中提出,政府將與業界攜手制定全方位策略,之後幾年卻完全不見蹤影,無疑是航運政策中最大的「走數」,也是航運業界在過去幾年最大遺憾之一。因此,如果特區政府能夠利用這份施政報告的機會,為香港航運業未來10年乃至更長一段時間的發展起到「燈塔」和「舵手」的作用,那航運業界無疑會額手稱慶,翹首以盼。

港航運中心排名 被上海超越

由新華社下屬中國經濟信息社和波羅的海交易所聯合制定的《2021新華.波羅的海國際航運中心發展指數報告》顯示,香港的航運綜合實力再度排名第四,前三甲分別是新加坡、倫敦和上海,其中新加坡是從2014年該報告首次發布以來一直蟬聯榜首。

報告特別提到,新加坡政府在打造國際航運中心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許多領域作出了前瞻性的規劃指導,包括航運產業鏈的整合、港口業的發展以及引入智能、綠色港口技術,並且通過各種激勵政策,為吸引大量航運資源創造有利條件。

事實上,新加坡海事和港務局早在2017年就成立了「國際海事中心2030諮詢委員會」,對新加坡作為國際海事中心取得的成就進行戰略評估,確定可能影響其未來競爭力的主要趨勢。在該委員會發布的「2030戰略審查報告」中,不但重新審視了自2003年以來沿用的「超越倫敦」框架,更提出了打造新加坡成為連通性、創新和人才方面的全球海事中心之新遠景,並據此制定未來發展的戰略方向,以保持競爭力不斷提高。

至於上海,國務院早在2009年就以文件形式,確立2020年基本建成上海國際航運中心的目標。在之後的10年間,上海充分利用國家政策支持,制定航運中心發展戰略和措施,並在去年實現基本建成國際航運中心的目標。從上述報告可以看出,上海從2014年的第七位穩步上升,並最終在去年超越香港,躍居全球第三。

此外,就算是自由主義經濟發源地的英國,都在2019年1月發布了《海事2050戰略》,從技術、人才、環境、貿易、基礎設施以及安全等6個方面,進行海事戰略布局。倫敦的排名除了在2018年和2019年意外被香港超越排名第三之外,其餘年份始終穩居榜眼位置。

這些都證明,在建設、打造國際航運中心的過程中,政府的引領作用至關重要,而通過行業整體的全面且長遠規劃則不可或缺,這也與當地是否奉行自由主義經濟毫不相干。

高端航運服務業 表現差強人意

反觀缺乏長遠規劃的香港,航運中心全球排名從2018年和2019年的第二滑落至第四。更值得警醒的是,雖然特區政府一直努力打造高端航運服務業,但根據上述報告,香港航運服務的表現均差強人意,其中航運經紀公司數量只排名第八,不但遠遠落後於倫敦、新加坡和上海,更少過杜拜、休斯敦和紐約;至於海事仲裁和法律服務,香港仲裁員數量僅排名第四,而海事相關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數量更是只有第六名。

作為衡量航運經營服務的重要指標,香港除了船舶管理公司數量超越上海之外,百強集裝箱公司和散貨公司分支機構數量都被新加坡和上海大幅拋離。這些都說明,一份釐清思路、釐定方向,具有遠見、深度和廣度的發展策略,才能使香港航運業高瞻遠航。

國家力挺 助實踐一國兩制

2019年2月發布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提到,香港要鞏固提升國際航運中心地位,而今年3月發布的國家「十四五」規劃亦明確支持香港提升國際航運中心地位。在最近有關香港國安法的研討會上,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亦提到,香港國安法實施的其中一個目的,是為了讓香港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中綻放出更加璀璨的光彩。他特別提到,期盼國家在2050年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實現的時候,香港的經濟更加繁榮,在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之外,增添新的桂冠。這就意味着,鞏固和提升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地位,不僅是香港自己的事,更是香港有效實踐一國兩制的事;不僅是一項經濟任務,更是一項政治任務。

可能有人會說,中央政府的支持太過籠統,並沒有說明如何支持。這其實恰恰體現了中央政府對一國兩制的恪守,因為如何鞏固和提升國際航運中心地位,應該是特區政府自己需要考慮政策並採取措施的事務。當然,既然中央政府表態支持,而且這種支持被寫到並發布在最高規格的正式文件中,那就意味着特區政府在決策和執行相關政策、措施時,可以向中央政府爭取相應支持。

決策執行 可尋求中央支持

例如,在港口發展方面,是否可以協調香港、深圳和廣州港之間的競合關係?在吸引更多海運業委託人來港興業展業方面,是否可以鼓勵更多央企、國企將區域或運營總部搬到香港?在推廣海事爭議解決服務時,是否可以促進更多中資企業將香港定為合同首選仲裁地?這些都是可以向中央政府尋求支持的地方。

無論如何,只有香港首先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甚麼、想如何發展,才能更有的放矢地尋求支持,做到善用「一帶一路」和大灣區發展等國家政策,從而鞏固和提升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的地位。一份航運業全方位發展策略,可謂時不我待。

只有香港首先想清楚自己到底想要甚麼、想如何發展,才能更有的放矢地尋求支持,善用國家政策,從而鞏固和提升國際航運中心的地位。(資料圖片)

撰文 : 劉洋 英國希德律師行香港辦公室合夥人、國際航運公會中國辦事處首席代表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