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支付與現金 可雙軌並行

評論版 2021/08/02

分享:

近來因為政府派發電子消費券,再帶起了無現金社會的討論。電子支付的確帶來了方便,但也不是萬能,也不適宜神化了電子支付,特別是手機電子支付。

帶來便利 惟涉收集個人數據

電子支付帶來了龐大的大數據,對於分析消費者行為方面起了很大的幫助,商家固然喜歡,但大家也要明白,社會上亦有為數不少的人不喜歡被人收集數據,因為當中涉及私隱。曾經看過一個漫畫,描述一個人光顧一間商店,利用了電子支付,但離開了店舖後被人「剝光豬」,原因是其個人資料被人拿走,他只是買些小東西,卻輸掉了很多個人資料。

另一方面,有些人會因為稅務的緣故,不希望留下任何資料,這當然不理想,但卻是事實。

有人以疫情為由,推廣電子支付,這點毋庸置疑,但疫情是短暫的;當沒有現金時,遇上突發情況,可能會斷電,當手機長期無電時,如何進行交易?你可能會問,那會無電?2018年強颱風「燕子」吹襲關西,就令當地多處停電,大阪關西機場更要關閉數天,旅客要摸黑在機場逗留;較近期的是河南鄭洲水災,水浸地鐵。

深巴士保留錢箱 多元化繳費

現時極端天氣頻繁,誰人可以擔保不會有長時間中斷電力,或通訊系統不能正常運作的情況?到時如何使用電子支付呢?如果只有電子支付,相信會成為亂局一場,不可收拾。

有人說,在內地沒有手機電子支付不行,不可能生存,這又是假新聞。在封關前,一星期我會有兩、三次到深圳龍崗的中文大學深圳校園教書,回程時會坐巴士,巴士會接受投幣、購票、刷深圳通卡、刷手機、刷乘車碼,相當多元化。要留意的是,不少人常引用的深圳,當地巴士仍然保留錢箱,以備不時之需。我到餐廳,不是付現金便是刷銀行卡,付的士費、去餐廳等完全沒有問題,叫滴滴是一個問題,有需要時,我會叫助教代勞。

有的士司機告訴我,有時乘客花了不少時間找二維碼,耽誤了不少時間;同樣的情況在餐廳亦有發生,有顧客花幾分鐘從手機找有關的電子優惠券;在深圳賣茶的也同樣發覺,用鈔票不需3秒便完成的交易,用手機卻非如此,很多人總是花了很多時間準備二維碼。

加強電子支付保安 防騙案

我不是反對用電子支付,它有其好處,從整個會計流程來看,處理電子支付一定比處理鈔票容易,因為鈔票可能是假鈔,也有可能在運送過程中遇上賊匪;不過,如果電子支付保安處理不當,損失可以是所有,相家大家也聽過不少人接聽了騙徒電話後,一轉帳便損失了數百萬、甚至是數千萬元不等。如果被賊人打劫,損失數目是身上的現金,應不會是全副身家,但電子支付騙案卻隨時可以清袋。

大數據對很多人都很有價值,電子支付正正可以產生很多大數據,負責的中介人可以收取手續費,並在出售大數據時再賺一筆,它們當然會力推電子支付。所有付款都用手機處理是方便的,但從風險管理的角度看,卻相當危險,我在內地便數次遇上有人身上沒有錢,只有手機,卻因為網絡、機件等問題而求救於我。

當大多數人也崇拜手機電子支付而狂踩信用卡時,我總以一個場境作結:當有人去珠寶店買一隻百多萬元的鑽石戒指給太太,他可以利用手機支付,不用一秒便完成,和買魚蛋、豬皮一樣;但如果他從錢包中取出一張限量版信用卡,交給售貨員,售貨員刷卡後拿着單據請求簽名確認,處理客戶存根期間可能還會說:「先生,那鑽戒與你太太很相襯,天生一對。」在整個長達一至兩分鐘的付款過程中,他可以享受到旁邊羨慕的目光。

很多時,太快未必是好事,無論從風險管理、顧客的準備還是享受付款的過程,手機電子支付似乎被神化了。我相信除非政府立法,規定用鈔票是犯法的,否則在可見的將來,鈔票不會消失,而是與眾多電子支付方式並存。無現金社會如同無人駕駛客機,風險太大,而且有時候人就是想見實物,這是感覺的問題。

無論從風險管理、顧客的準備還是享受付款的過程,手機電子支付也不是萬能;相信未來鈔票不會消失,而是與眾多電子支付方式並存。(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兆波 香港中文大學國際貿易與中國企業課程(IBCE)聯席主任及商學院高級講師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