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拉手」為基層做實事 彌合發展不均

評論版 2021/08/03

分享:

全國港澳研究會在本月16日主辦了「香港國安法實施一周年回顧與展望」專題研討會,全國政協副主席、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會上提出對治港者管治能力的具體要求,其中筆者最注意的是當中以下兩點:「……三是善於為民眾辦實事,做為民愛民的愛國者。樹立市民至上的服務意識,想市民之所想、急市民之所急、解市民之所困,始終貼基層、接地氣。特別是要聚焦廣大市民關注的事,花大力氣採取務實有效的辦法加以解決,以施政業績取信於民。四是善於團結方方面面的力量,做有感召力的愛國者。打破門戶之見,遇事多溝通、多交流、多諒解、多補台,在愛國愛港的旗幟下促成最廣泛的團結,在建設更美好的香港這一大目標下滙聚最強大的合力。」

夏主任明確提出,治港者需要團結各方面的力量,從而真正為基層做實事,就香港核心問題對症下藥。

平行時空下 兩個香港漸行漸遠

過去20年來,香港的發展愈發陷入不平衡的狀態。前中央政策組高級研究主任洪雯博士在新書《兩個香港的彌合之路》中提到,一方面全球化帶來國際資本,使香港一躍成為璀璨奪目的東方之珠、國際金融中心;另一方面,隨着本地製造業的遷出,基層愈難在本地就業市場中覓得容身之所,導致中產塌陷,基層上升通道收窄並疊加階層固化。如此平行時空下的兩個香港,漸行漸遠,為今日的許多社會矛盾埋下伏綫。

全球化固然是世界大趨勢,英美發達國家亦遭遇類似的產業轉移陣痛。倘若香港仍續行放任自由(laissez-faire)及積極不干預,盲目堅持「大市場小政府」的理念,顯然無法根本性解決種種社會矛盾。

綜觀世界上其他的金融中心,包括倫敦及紐約在內,即使本地出現過分精英化、金融化的現象,基層人口亦可向腹地轉移;香港情況則有所不同,高端人才的跨境流動雖已實現,但從事基層行業的人口卻往往更依賴政府提供的社會福利服務而困於本港。在此基礎上,如果港府效仿英美地方政府,對基層需求不聞不問、自由放任的話,基層將會在本港持續金融化和地產化的泡沫中下沉,亦是造成本港近年籠屋、劏房等現象愈演愈烈的深層次原因之一。

政府主動作為 兼顧各階層發展

筆者認為,此問題之解藥,在於政府主動作為,一改過去只做好產業發展服務員的定位,轉為主動帶領全港社會,全面發展高、中、低產業,兼顧各階層發展,讓香港不再僅是所謂的「富人天堂」。這也是夏主任在講話中提到,當國家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之時(2049年),他所期盼的香港:「經濟更加繁榮,各項事業發展更加均衡,社會更加和諧安寧。特別是現在大家揪心的住房問題必將得到極大改善,將告別劏房、『籠屋』……權利和自由有更充分的保障,人人可望實現更全面的發展。」

在香港發展不均衡的大背景下,致力服務基層,落實貼地政策,急市民之所急,才是治港者應有之義。

因此,筆者欣然留意到財政司今次在電子消費券計劃的實施中,提出「手拉手」推廣的概念,正是政府開始着重服務基層、急民之所急的一次有力嘗試。本港推出的消費券計劃意在為民,並鼓勵及帶動本地消費,政策本意敦良,但作為新概念,執行上的確存在不少挑戰,尤其在基層市民對科技的熟悉度和接受度方面,亦曾受到社會的廣泛質疑。

值得注意的是,在「手拉手」這一概念下,政府聯合不同團體,多次在社區內為街坊進行解說,包括如何登記、使用消費券等,亦與商界合作,利用各種電子支付平台,為市民提供更多優惠,正正是團結各方面力量的體現。

「手拉手」的效果也在逐步顯現,截至上周四(7月29日)下午6時,電子消費券計劃已收到超過650萬宗申請,首批合資格人士已於8月1日收到首期電子消費券。

誠然,香港現階段仍然面對不少問題,筆者希望「手拉手」入社區的工作思維在未來能夠進一步採用及發展,真正做到想市民之所想,為民愛民,推動香港基層發展,從而彌合「兩個香港」的發展不平衡。

過去20年來,香港的發展愈發陷入不平衡的狀態。(資料圖片)

撰文 : 溫凡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香港新方向執委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