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務官逃亡潮 港府能否轉危為機

評論版 2021/08/04

分享:

近月來,久不久便有傳媒報道政務官(AO)「逃亡潮」,最近便有報道指,2020/2021年度有36名政務官離職,創近年新高;若計及過去5個年度,即2016/2017至2020/2021年度,更已流失了116名政務官,當中50人是退休,情況值得關注。

流失資深AO 影響政府表現

政務官是特區政府的管治核心團隊,政府不少複雜的政策制定及法規草擬工作,例如較早前通過的選舉條例,或有關金融服務的條例草案,都是由「熟手」的政務官操刀,可見大量政務官流失絕非好事。對於這個問題,我在立法會「公務員及資助機構員工事務委員會」曾多次提問,特區政府每次回覆都大耍太極,說甚麼人手自然流失不是問題,招聘反應相當不俗云云。

政務官的起薪點超高,達55,995元,正所謂薪高糧準,對年輕畢業生的確有很大吸引力,但是新入職政務官又怎能代替離職的資深政務官?這些做了10年以上的政務官,累積了足夠的政府經驗,甚至已經是首長級,他們離開政府,在各類公營非政府機構或商會都十分吃香,而且薪酬可以再翻一翻,又可避過「熱廚房」的政治壓力。因此,特區政府心知肚明,資深政務官跳船,對於政務官職系的傳承甚至政府的整體表現,不無影響。

一直以來,政務官這群天子門生、精英官員,享受高薪厚祿,努力工作,生活優越,大部分家庭美滿,子女讀名校,代表典型的中產價值。可是,社會漸漸對政務官累積不滿,會覺得他們表現不濟,甚至離地。一些由政務官領導的政府部門遭人詬病,例如市容、街道衞生愈來愈差,鼠患愈來愈嚴重,食環署便首當其衝,屢遭指摘捕鼠不力;地政署也遭質疑,沒有對非法霸佔土地的個案執法。事實上,這些問題都直接影響民生,政務官領導不力,難免惹市民不滿。

問責官員中 僅4人政務官出身

有建制派認為,政務官缺乏承擔,例如有選舉主任處理參選人選舉資格時,因受到壓力而未能履行職務,予人避事之嫌;也有指不少資深政務官不看好官場前景,或者對複雜的政治環境感到無力,有些拒絕出任問責官員,甚至提早退休離開,或會讓人覺得政務官只求獨善其身,沒有勇氣繼續為特區政府、為一國兩制拼搏。目前3司13局中,只有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及商經局局長邱騰華4人是政務官出身,比例頗低。

政務官還有一個心魔,就是「政治中立」的緊箍咒揮之不去。回顧歷史,香港回歸前,英方(尤其是末代港督彭定康治下)覺得將自己一手訓練的官員,特別是政務官及警隊交給中國,心中憤憤不平,於是不斷灌輸「政治中立」、「三權分立」、「不做政治工具」這些觀念,企圖減低政務官及警隊回歸後和中央政府合作的意願。所以在1997年回歸時,有些官員安然接受轉變的事實,也有官員接受不了,淚如雨下,下堂求去。

我特別記得,當時在工商科工作,協助政府高層赴美游說延續「貿易最惠國待遇」,彭定康不斷提醒我們「不要為中國講說話」(don't be apologists for China)。英方心態,可見一斑。

「政治中立」如緊箍咒 根深柢固

回歸24年後的今天,「政治中立」、「三權分立」、「不做政治工具」的觀念仍根深柢固。在當前的政局下,若政務官不甩掉這些想法,便難與中央及特區政府繼續攜手前行。

此外,我記得回歸前,政務官深知自己的薪酬比內地官員高得多,便有點擔心中央政府會否覺得政務官薪酬過高,物非所值。猶幸當時中央政府非常積極爭取政務官支持,時任新華社社長周南積極約晤政務官,游說他們回歸後留任。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今時今日,中央政府對政務官的評價如何?仍然覺得政務官是百裏挑一的精英?抑或會認為他們為官避事、知難就退?

政黨向政府輸出人才 成趨勢

最近有傳聞指,民建聯的前大埔區議員將出任政制事務局副局長。我不覺得意外,畢竟歷屆政府也有招攬民建聯的人才,而政黨向政府輸出人才已是不可逆轉的趨勢。只是,隨着不斷有資深政務官離職,填補的人才追不上空缺,今後政務官體系會有何改變?

香港政制會否變得美國化,把愈來愈多高層職位改為政治任命?美國政府的政治任命職位相當多,每位總統上台動輒轉換數千人,造成空缺多、人才少的問題,而且太多政治委任職位,會打擊專業技術官員的士氣。最近便有報道指,美國國務院有3分之1的外交官想跳船。

說回香港,究竟政務官離職潮會帶來甚麼衝擊及挑戰?特區政府會趁機優化政務官制度,轉危為機,提升管治效能?抑或任由政務官體系崩壞下去?

政務官是特區政府管治核心團隊,但近年卻屢有資深政務官離職。(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劉淑儀 新民黨主席、立法會議員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