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育才制度 團體運動冀突破

評論版 2021/08/07

分享:

執筆之時,東京奧運的賽程已進行了一半,容筆者暫且不談創科,以觀眾的身份借題發揮。

今屆中國運動員的成績亮麗,不但金牌數目領先,而且在多個傳統上被視為亞洲人的弱項,如游泳、田徑等,都展現出長足進步。或許很多讀者已留意到,中國向來擅長的項目,如乒乓球、跳水、舉重、射擊、體操、羽毛球等,都是以一至兩名運動員競賽為主,這些項目較注重個人的發揮,比賽時間亦相對較短;另一方面,內地一直絞盡腦汁振興的「三大球」(足球、籃球、排球)則仍然落後於人,男子隊未能躋身今屆奧運,女子隊除女籃進入八強外,女排在分組賽出局;新華社更為中國女足敗陣發文,「帶着這樣的成績折戟東京奧運會,讓人吃驚。」

金字塔拔尖 中國個人運動突出

中國的個人運動項目向來表現突出,團體賽事卻明顯失色。中國體育成功的公式是:國家訂定宏偉的目標,將資金輸送到重點發展的項目,再以金字塔的方式從大量人口拔尖。現時國家級和省級的精英院校有超過5萬名運動員受訓,另全國各地共有40萬間訓練中心,發掘6歲以上的有潛力兒童參加培養計劃。最後被選拔參加大型國際賽事的選手只有數百人,確實是萬裏挑一的精英,但這種公式在講求隊員協作的團體運動,卻難以奏效。筆者嘗試以男子足球這個世上最受歡迎的團體運動作為「案例」,解讀箇中原因。

從賽制來說,足球比賽的時間較長(90分鐘),運動員數量較多(兩隊共22名),因此眾多落場球員之間的互動,亦變得更加複雜和不可測,長時間作賽亦意味對體能要求較高。足球員需要頻密的實戰,累積人與人之間合作爭勝的經驗,而並非如跳水或體操般,不斷力求完美鍛練一套指定動作。

況且,在足球比賽中,將11名精英加在一起,不一定就有11倍的凝聚力和戰鬥力,所以金字塔式的拔尖制度不太合適。中國需要的不是自上而下的精英培養計劃,而是鼓勵成千上萬的男孩在街頭巷尾踢球。此外,當局亦宜紓緩升學競爭白熱化的問題,讓孩子在課餘有更多時間在足球遊戲中成長。

類似的成功經驗,常見於南美洲的足球和日本的棒球,許多傑出球員最初都是由普通學校或小區球隊累積經驗和球技。一個相反的例子是,恆大在2012年開設了世界最大的足球學校,內有50個標準球場,又招聘前歐洲球員擔任教練,但幾千名畢業生當中還無人入選國足。

聯賽舉辦失色 將礙國家隊水平

另一項團體與個人運動項目的主要分別,是前者通常依賴國內聯賽輸送人才,又因為轉播賽事和運動明星本身有吸金能力,令聯賽變成了一盤大生意;如果聯賽辦得沒有起色,又會反過來影響國家隊的水平。

中超聯近年的情況,似乎應驗了內地的順口溜:「一放就亂,一管就死」。受經濟放緩和政治環境影響,大型企業以足球會作為推廣品牌的手段轉趨保守。過去兩年,已有20多支球隊退出中國各級職業聯賽,包括上年奪得中超冠軍的江蘇蘇寧;人才方面,大部分工資付給了從外國引進的天價球員,例如2017年加盟上海申花的阿根廷球星Carlos Tevez,最終因表現太馬虎而解約,而本地頂級球員的平均年薪可達120萬美元,與法國甲級聯賽球員相當,但水準卻是天壤之別。

內地為整頓燒錢亂象,推出限薪令,又廢除公司冠名,例如廣州恆大已更名為廣州隊。當局甚至修改賽例,取消主客場賽制,又規定每場比賽必須派出一名23歲以下的球員踢足全場。財務缺陷與人為干預令球會更難發揮,也更難為國家隊儲備人才。

然而,筆者對中國團體運動的前景並不悲觀,例如棒球由美國傳至亞洲,最終在日本(世界排名第一)及台灣(世界排名第二)發光發熱;此外,起源於英國的板球,現已由印度、巴基斯坦與澳紐等國平起平坐,這些都證明亞洲人在團體運動中的潛力。筆者希望在3年後的巴黎奧運會,能看到中國在團體賽事有所突破。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