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因此病辭任 潰瘍性結腸炎 困擾大嚴重需切腸

副刊版 2021/08/09

分享:

炎症性腸病包括潰瘍性結腸炎(Ulcerative Colitis,簡稱UC)及克隆氏症(Crohn's Disease),目前香港約有4,000多名炎症性腸病患者,UC有三千多人,克隆氏症約一千多人。本港的UC個案也有上升趨勢,29年間上升16倍。

生物製劑治療對UC病人有良好療效,惟治療費用高昂未必人人負擔得起,有病人組織期望有更多資助計劃或降低資助門檻,讓更多有需要的患者及早接受適切治療。

任文職的陳女士(化名),今年57歲,2014年出現潰瘍性結腸炎病徵,她初時是大便有血,照腸後發現腸的周邊發紅,少許發炎,後來發展至常想去大便的內急,但總是排泄不到。她先後被診斷為痔瘡及腸易激,幾經轉折至2016年才確診是潰瘍性結腸炎(UC)。

當她得知患上UC時感到晴天霹靂,即無奈又無助,更怕增加了家人的負擔,故在發病初期都不時偷偷落淚。患病後,她戒去一向愛吃的魚生,吃東西前都會留意成分,特別不敢吃奶類製品如芝士。

此外,UC有機會引發其他免疫力問題,她檢測重肌無力症時呈陽性,檢查肺腺則正常,故稍後要檢查肌肉。

因經濟負擔問題,她改到政府醫院排期接受治療,期間服用私家醫生處方的藥物,治療約兩星期後,病情有所好轉,血便及內急情況消失了,於是開始掉以輕心。

腸發炎達10厘米並有穿腸

至2018年,陳女士因服用消炎藥治療毒瘡而誘發UC第一次復發,當時因同時患腎炎,故留院逾月。

到2019年,她因尿道炎而服用消炎藥,加上曾看中醫至延誤診治,UC告第二次復發,並比之前更嚴重。「常感極肚痛外,也會不斷肚瀉和發高燒。」醫生發現,其腸道發炎的地方有10厘米,腸道數個患處都幾乎穿腸,醫生起初使用類固醇治療,惟效果並不理想。

於是,醫生建議她使用生物製劑治療,惟費用高昂,政府亦只資助首3針費用。她接受吊針治療後,曾出現痾血,醫生需為她進行腸道止血手術。陳女士說:「使用生物製劑後,情況有改善,只是有個傷口突然出血,肚瀉情況亦紓緩了不少。」

使用生物製劑有明顯改善

盡管當時她由100磅跌至80多磅,惟她繼續使用生物製劑,糞便終變回固體,亦有檢驗大便中的鈣蛋白,只有30多度,即只有輕微發炎。現時她每3個月接受一次生物製劑治療。

「公司只有我一個人做文職,每次發病入院都要留院一個月,雖然老闆很體諒,但自覺不好意思。」因曾經試過發病期外出用膳,用膳後突然內急,但找不到洗手間十分狠狽,故現在外出時會先確定洗手間位置,甚至要使用尿片。

她坦言使用生物製劑雖然有效,但藥費每年約10萬元,經濟負擔沉重,而陳女士疫情後人工只有一半,更覺雪上加霜。她早前住院經社工申請傷殘津貼,被醫生判定為中度傷殘,令藥費得到約四分一資助,但仍感難以長遠應付。

免疫系統失衡攻擊消化道

香港炎症性腸病學會委員暨腸胃肝臟科專科醫生梁偉強指出,潰瘍性結腸炎(UC)在二、三十年前甚為少見,惟從1985年至2014年期間,發病率上升了16倍。「愈發達的地方個案愈多,這上升趨勢,估計可能與都市化的生活和西化飲食模式有關。」

UC患病成因,是因體內的免疫系統失衡,對消化道進行攻擊,引致腸道發炎及潰爛。徵狀包括:大便帶血、有黏液、腹瀉、腹痛及發燒。患者排便頻密有「便急感」,即大便時經常有排不乾淨的感覺。

由於病人的腸道反覆發炎,會引致大腸潰瘍,接近5成的UC患者病情不樂觀出現惡化,當藥物不奏效加上反覆發炎,或需進行手術切除腸道。

訂立治療目標

單純症狀的改善並非理想之策,要防止腸道進一步受損,要將病情發展風險降低,梁醫生指要訂定治療目標。「結合黏膜癒合的深度緩解,是現時能夠準確預測長遠病情進程,及最可行的治療目標。」短期目標是改善病人的腹瀉和腹痛的程度及頻度、大便帶血的情況。進一步目標是腸道黏膜癒合,潰瘍完全消失。

UC這類炎症性腸病是慢性終生疾病,需要長期治療管理,由於傳統的治療藥物對部分病人作用有限,生物製劑則能阻斷腫瘤壞死因子引發炎症的連串反應,以達到免疫調節的效果,改變了炎症性腸病的治療方向,惟治療費用昂貴,不同藥廠的生物製劑定價各異,也要視乎病人狀況而定,中至重度病友據悉約需10萬元一年。

---------------------------------

病人組織:望生物製劑讓更多病人受惠

潰瘍性結腸炎生物製劑(維持治療)已納入藥物名冊「自費藥物」中,這些藥物不屬公立醫院和診所標準收費提供的項目,有能力負擔費用的病人須自費購買。香港結長友會副主席蔡紹賢表示,若要作維持治療病人便需自費,或者申請相關基金,不過門檻高,需為嚴重活性潰瘍性結腸炎患者並通過入息審查才可,資助亦未必是全費。有一些患者會因長期經濟負擔,對維持治療卻步。

香港結長友會期望有更多資助計劃或降低資助門檻,讓更多有需要的UC患者及早接受適切治療,減低因病情惡化而帶來的影響。相信這亦有助減輕醫療機構因病人併發症住院,或手術護理所造成的長遠醫療負擔。

作者、責任編輯:周美好

目前香港約有4,000多名炎症性腸病患者,本港的UC個案也有上升趨勢,29年間上升16倍。(iStock圖片)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去年辭任,與潰瘍性結腸炎復發有關。據指安倍自17歲開始患有潰瘍性結腸炎,長達48年,至今仍未完全痊癒。(新華社圖片)

潰瘍性結腸炎或引發貧血、毒性巨結腸症,患上大腸癌風險可高達5.7倍。(iStock圖片)

潰瘍性結腸炎患者若對藥物無效,且病況反覆發炎有機會增加大腸癌風險,嚴重至腸穿或腸塞,或需進行手術切腸。(iStock圖片)

潰瘍性結腸患者排便頻密外常有「便急感」,即大便時經常有排不乾淨的感覺,部分患者為防大便外溢,甚至會穿上尿片。(iStock圖片)

根據研究數據,愈發達的國家愈多潰瘍性結腸炎個案,估計可能與都市化的生活和西化飲食模式有關。(iStock圖片)

腸胃肝臟科專科醫生梁偉強指,部分潰瘍性結腸炎患者會出現慢性持續惡化的情形,不論醫療成本及對病人生活的影響亦相應增加。(周美好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