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存活

副刊版 2021/08/13

分享:

匆匆走過熟悉醫院大門,背後聲音喊道:「莫醫生、莫醫生!」回頭瞥見令醫生欣喜的臉容。

十五年前有醫學生求醫,他爸爸患上四期肺癌並有腦部轉移,那年頭這確是跟死亡掛鈎的境況,中位生存期約十個月。一邊安慰學生,同時也要找個新點子,基於哈佛教練Thomas Lynch(註)當年於不久前發表EGFR突變的發現,醫生便從這方向探討。果然發現醫學生的父親有此突變,同時亦可為他申請實驗性標靶藥。

十五年過後,每位肺腺癌病人必會接受同樣測試,而在治療方面已有多種選擇,其中第一代標靶藥甚至已獲醫管局資助,病人可以免費使用,相對十多年前每月過萬元的藥費,這改變確是莫大祝福。

最高興也是意想不到的,是十五年後能見到首批接受標靶藥的病人,差點衝口而出:「為何你仍在世上(即廣東俗語「乜你未死咩!」)?」,標靶藥極有效,但大部分病人始終會對藥物產生抗力,進一步仍有二三綫藥物能延長控制時段,生存時間超過十年者仍屬異數。

開心見到舊病人仍在使用標靶藥,生活正常,而當年的醫學生亦已成家立室,正在仁濟醫院行醫。這是難得機會見證有效治療如何改變病人生命因而長期存活,若當年未有新發現或未能找到新藥物,肯定今天便不會在醫院大門重遇。

只盼醫學科技繼續光速發展,醫生便可以長駐醫院大門,不斷跟末期癌症長期存活者重遇又重遇。

註:Lynch et al N. Engl J Med 350:2129,2004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1/12/03
合併
2021/11/26
蠢工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