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學科研 何去何從?

評論版 2021/08/14

分享:

1998年,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提出「985工程」,目標是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當時「知識型經濟」正開始成為全球化的認知,政府意識到,優秀的大學不僅給予國民文化自豪感,更是推動國家走向繁榮的引擎,也是人力資本、創意和創新企業的搖籃。為此,中央政府採取一系列措施,包括90年代的「211工程」,旨在提高約100所大學的水平,使之適應21世紀的發展需要,2015年又推出「雙一流」計劃,即發展出世界一流大學和建設一流學科。

中國STEM論文 佔比超美

以上計劃的成績有目共睹,全球最大的摘要和引文目錄Scopus顯示,中國在STEM的論文數量佔比,由2000年的4%上升至2018年的21%,超越美國(17%)。這有賴於政府投入大量撥款,激勵大學產生一流的科研成果。回顧90年代,南京大學物理系首次推出論文獎勵,金額只有25美元;如今,在頂級學術期刊發表論文的獎金最高可達165,000美元,是大學教授平均年薪的19倍。

在科研人才方面,中國也憑藉人口規模獲得優勢。據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的資料,2016年中國頒發了170萬個科學及工程類學士學位,遠遠拋離美國(80萬個)及歐盟(100萬個);惟博士學位方面,歐盟(77,000個)及美國(40,000個)仍然領先,中國只頒發了34,000個。

讀者可能覺得,中國大學的板斧就是靠大灑金錢和人多勢眾,其實並不盡然。1978年,鄧小平提出要派遣更多中國學生出國留學,認為是提高中國科教水平的重要方法。當時內地與外國在研究和生活條件的差距巨大,有官員擔心這些留學生一去不返,但鄧小平堅信愛國心會讓足夠的人才回歸。歷史證明他是對的:近代海歸學者如潘建偉(專研量子計算)、施一公(專研結構生物學)等,改變了國內大學的學術氛圍,提高了整體學術水平。

除了領導層的遠見,制度方面的改革也有幫助。約10年前,內地部分院校開始引入美國式的終身教職制,取代以人際關係和政治為主導的人事制度。大學給予教師6年時間做研究,然後以發表的論文作為考核指標,決定是否提供終身教席。

採美式教職制 清華研究排名急升

清華大學採用了新制度,結果是各院系拼命工作,在短短15年內,其數學及計算研究排名由第66位上升至榜首,力壓美國的史丹福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

中國大學在研究和人才方面似乎勢不可擋,但也有難以突破的樽頸,最明顯的是中國至今只獲得一次科學領域的諾貝爾獎(授予發現抗瘧疾藥物的屠呦呦),相較美國獲得287個,日本則獲得24個。中國「航天之父」錢學森便曾說:「現在中國沒有完全發展起來,一個重要原因是,沒有一所大學能夠按照培養科學技術發明創造人才的模式去辦學,沒有自己獨特的創新的東西,老是『冒』不出傑出人才。」筆者認為是一針見血。跑論文、爭排名,或許對個人和大學的短期成績有利,但未必有助於前沿科研和開創真正「新」的事物。太多師生有從眾心態,又很在意同行認可,缺乏單純的好奇心和科學探索精神。

現時幫助遏止新冠疫情的mRNA疫苗,其奠基人便是一個鮮明例子。來自美國的匈牙利裔女科學家Katalin Kariko堅持研究長達40年,但她早年不被重視,還屢遭奚落降級。筆者想,是美國對科學研究的寬容和慷慨給了她助力。盡管她的論文不算多,又經常被科學期刊退稿,但美國依然容忍研究過程中的失誤,並維持她的生活,直至mRNA技術在今次疫情中發揚光大。筆者衷心希望中國能有多一些這樣的科學家,可以在較寬容的氛圍下追尋學術理想。

清華大學引入美國式的終身教職制,短短15年內其數學及計算研究排名由第66位上升至榜首。(中通社資料圖片)

撰文 : 羅浩宇 「創科未來」總幹事

欄名 : 創科未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