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態困惑

副刊版 2021/08/16

分享:

面對全國因疫情帶來的新常態,和中產階級深入聊天時,他們的不安也時而流露。接觸的這群,都是較有國際關係和經驗,多和外國企業打交道,也常出國的。如果要分析,擔心大概有以下幾點:

首先是生計和工作,看到身邊的外國關係愈來愈少(外國朋友撤走,生意難度加強),意味着和國際的交易往來,正面臨巨大轉型。過往多數是賺外國錢(或是賺中國消費者各種和外國關係的錢,如留學、旅遊、購物),現在要轉為賺內地市場錢。

子女教育方面,因出台了減低學童補習壓力的政策,意味着他們得花多些時間陪孩子、安排節目,也就需改變自己的時間表。而學校方面,也了解到這問題,所以新學期開學,也傾向要學童留守到職場下班時間才離開學校(即放學後,學生得留校做功課,除非有家人帶,否則不能回家)。問題是:很多中產家長,還是覺得有必要為子女找補習,那系統式的補習社被消停後,他們沒死心,反而得打聽,如何可找到另外的替補學習方式。對他們而言,如果負擔得起,他們還是希望子女用補習來增強競爭力。

而更大的問題來了,現在又有新指令,小學期末考試,不須考英文,變相是弱化對英文的重視。對中產而言,其實不會減低對子女英文水準的要求,反而又令他們惆悵如何通過其他方式教好子女英文。這一則公告影響相當大,因為會打擊整個英文外教經濟,好多外國教師將沒法教學生,有些要離開中國。

而講到出入境,最新公布,上半年的中國護照辦理數據,只是二○一九年同期的百分之二。新的護照,無論進出中國都不積極辦了(留學和商務例外),是近乎停辦。有護照到期的出不了境,外國人也休想進中國。心態上,真有鎖國的困惑。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