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本位結束半世紀 通脹成恒常

評論‧世情 2021/08/17

分享:

1971年8月,美國時任總統尼克遜中止了美元與黃金的直接定價兌換,金本位實質上結束。今年8月是金本位劃上句號的50周年,而近月顯著升溫的通脹憂慮,又與這個半世紀前的劃時代政經事件存在密不可分的淵源。

黃金是一種沒有現金流、不能生息的資產,其價值純粹源於稀缺性。這種稀有金屬獨有的健全貨幣(sound money)屬性,雖然被部分價值投資者嗤之以鼻,但黃金在人類文明幾千年以來一直扮演着的終極貨幣角色,始終無出其右。縱使科技發展日新月異,黃金的保值功能與遠古時代相比,卻絲毫沒有減退。

美元相比黃金 50年貶值98.3%

過去50年,黃金價格升幅相當顯著,惟事實上,黃金本身並沒有發生任何變化,改變的是法定貨幣經歷的加速貶值。金本位時代規定的兌換比率是1安士黃金兌35美元,這個兌換率實際上在1970年已經由於美元超發而無法維持;在2020年8月,黃金收市價創下每安士近2,064美元的歷史高位,50年累計升值58倍(見圖一)。換言之,作為法定貨幣的美元與作為健全貨幣代表的黃金相比,在半個世紀內累計貶值了98.3%。

財政貨幣紀律 隨金本位消失

金本位結束後,聯儲局在增加貨幣供應方面不再受到有效制約,政府在增加公共開支及發債方面更可謂如虎添翼。伴隨着金本位的消失,財政及貨幣紀律亦不斷被削弱。

美國總政府債務從1974年不足5,000億美元,飈升至目前逾28.5萬億美元(見圖二),突破30萬億美元指日可待。本來債務金額愈大,償還債務的負擔就愈重,然而擺脫金本位枷鎖後的聯儲局有能力壓低指標利率,甚至進行所謂永久性公開市場操作,在二級市場購買國債並不斷增持。理論上獨立的央行,間接為公共債務的膨脹創造了有利條件。

債務飈升有損金融穩定性,而長期超低利率環境及央行資產膨脹,又導致貨幣貶值。這種現象是金本位不復存在的後果之一,同時亦推升了以美元計算的金價。

貨幣供應急升 通脹壓力升溫

貨幣方面,聯儲局總資產規模在過去一年半內倍增;財政方面,美國總國債在過去兩年上升近30%,超寬鬆的貨幣及財政政策雙管齊下,造成美國貨幣供應增速輕鬆打破歷史紀錄。廣義貨幣(M2)供應按年變化在2021年2月升至27.1%,而在此輪飈升前,M2的最高增速是在1976年錄得的13.8%(見圖三),貨幣供應增長之迅猛可見一斑,刺激通脹壓力顯著升溫。

金本位結束半世紀,物價上升早已成為恒常現象,通脹基本上只在於快慢之別。聯儲局最關注的通脹指標,美國核心私人消費開支(PCE)價格指數,在6月按年上升3.5%,為30年高位;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增速更已高達5.4%。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不厭其煩強調的「暫時性」通脹,與金本位的歷史教訓以及此輪貨幣、財政寬鬆力度均存在明顯不符。

金本位結束後,聯儲局在增加貨幣供應方面不再受到有效制約,財政及貨幣紀律亦不斷被削弱。(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卓亮 中信銀行(國際)首席經濟師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