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現碳中和 中國加速邁向目標

評論‧世情 2021/08/19

分享: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上周一(9日)發布一份最新的研究報告顯示,全球變暖加速惡化。人類的活動正以前所未有,甚至不可逆轉的方式改變地球氣候,在短短十多年間,出現愈來愈多的極端熱浪、乾旱和洪水。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表示,這份報告是向人類發出的「紅色警報」,並警告化石燃料燃燒和森林砍伐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正在威脅全球幾十億人的安危。可以看到,避免全球變暖進一步惡化,已然刻不容緩。

應對氣候 中國碳交易市場啟動

上月16日,中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正式啟動上綫交易,標誌中國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邁出堅實一步,銳意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我們可以預見,中國未來幾個月會公布更多有關氣候變化的政策、時間表、目標和實踐方案。

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於本月3日出席了由香港科技大學與團結香港基金合辦的綫上會議「中華大講堂」,並於席上作出預告,稱中國將會推出內容廣泛而仔細的政策和方案,其廣泛和仔細程度,比起很多國家有過之而無不及。

解振華多年以來致力於籌謀脫碳方案,如今無疑是執行的黃金時間。中國已準備好根據《2015巴黎協定》,於11月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COP26)上提交有關方案,向全世界展示中國如何於2030年實現碳達峰,並於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

中國現時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用家,其57%的能源仍然來自煤炭。然而,為配合其發展的需要,中國在增加能源供應的同時,正計劃為其能源結構進行重大轉型,由化石燃料轉到以潔淨能源為主,從目前發展情況來看,這目標實在非常進取;另一方面,中國試行多年的碳排放權交易,亦於7月中正式展開,為管理能源結構轉型多添一個渠道。

中國的發電、電力傳輸、電力分配、電力儲存和輸電網路估計也會出現相應轉變,以配合全新能源政策,達到更高的能源效益,能源定價機制,特別是高耗能行業如煉鋼、非鐵金屬、混凝土、石油化工和化工等,相信亦會有所改革。因此,每個行業、每家企業都需要制定實際可行、符合環保要求的轉型方案。

「搖籃到搖籃」生產模式 避免浪費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生產國,追求循環經濟之目的,是實踐「搖籃到搖籃(cradle-to-cradle)」生產模式,從設計與生產之初,就設想物料怎樣可以循環再用,避免浪費資源;而由於上述的重工業進步,其他行業也會受惠於低碳物料和全新生產工序,透過重用和回收達致減廢甚至零廢料。從這個角度看,在省級層面的有關當局,需要制定和實施新規定,而企業則需要公布環保資訊,把低碳納入管治思維。

「零碳」將成為城市規劃的原則,建築和房地產企業不能再像以往般,隨意進行拆卸和重建;為現有建築物進行翻新改裝,既低碳亦能同時令建築物變得更「環保」和「智能化」,打造更健康的室內工作和生活環境。中國也會使用更環保的運輸系統,路軌和市區地下鐵路網絡,為大量乘客提供更快捷、便宜和舒適的服務。

在全球減排大趨勢下,香港尤應注意該如何確保建築物具有高能源效益和「智慧」功能。事實上,政府可以在這方面發揮牽頭角色,與商界互相配合,制定相關政策,並將其納入在數個月後公布的香港氣候行動藍圖之內。

除了陸路交通,中國在航運和空運交通方面也有宏大的構想。我們可以預期,中國的脫碳目標將會針對上述所有領域作出詳細規劃。

中國相信創新科技能加快零碳轉型,但創新科技需要大量資金。2020年,當時尚未成為氣候變化事務特使的解振華,在清華大學領導一個研究項目中估算,單在能源項目中的脫碳工作,到2050年就得花費130萬億人民幣。中國人民銀行於2015年公布把資金轉向環保項目的策略,之後發行的綠色債券數量可望大幅高速增長。由於投資者要求更多資訊,企業顯然需要盡快掌握如何撰寫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公共部門的資金也流向環保項目。據解振華透露,中國正計劃推出全國低碳轉型基金。

創科加快零碳轉型 港應助集資

金融是另一個香港需要注意的範疇。政策制定者和規管機構需要了解內地的氣候政策方針,並與有關當局找出適當方式,促使投資者協助內地的環保項目籌集資金。由於綠色金融是政策主導的項目,籌集資金不能以被動方式進行。香港官員一直迴避排放交易的問題,但現在解振華已明示排放交易是國家重要的政策,而且如今亦已正式運作,香港需要開始探索這項全國政策從長遠來看的國際意義,以及自身在制定企業透明度和國際規則方面所擔當的角色,並及早掌握相應知識。

中國在各個工作範疇都顯然表現積極,且學習迅速,無懼艱難和挑戰。其中一個例子,是其生產和擴展風力及太陽能發電的能力,並積極推動發展排放交易。中國希望其去碳措施帶來更潔淨的環境、創新科技變革、經濟增長、就業機會和可持續發展,看得長遠而周詳。

解振華亦明白到,要推動以上政策是何其艱鉅的任務,可能需要花上數十年的努力。他強調「中國仍是發展中國家」,國內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尚未達致協調及平衡」。因此,盡管很多外國人感受到中國科技的強大,但解振華斷言,中國與成熟的經濟體相比,在科學和技術上其實仍存有相當的距離。

按照中國的體制,最重要的政策是由最高領導層負責的。正如解振華所表示,國家已成立領導小組,確保氣候方針和規劃得以切實執行,並為達成的時間表和目標問責,由此可以看到中國實現碳中和的決心。

中美已簽署聲明 同意氣候合作

由以上措施可見,解振華不想和其他提出希望修改《巴黎協定》的國家爭辯。根據《巴黎協定》,多個國家同意把全球平均氣溫升幅控制在與工業革命前水平以上低於2℃之內,並努力將氣溫升幅限制在工業化前水平以上1.5℃之內。有提倡者想把氣溫升幅收窄至1.5°C,但現時全球氣溫已上升約1.2°C,中國如今只想專注落實上述種種艱鉅的政策措施,而非虛耗時間在修改複雜的條約上。

在「中華大講堂」上的發言中,解振華呼籲各國須同心合力,如《巴黎協定》所建議般,透過注資和分享技術,幫助發展中國家。慶幸的是,作為全球兩大碳排放國,中國和美國日前已簽署聯合聲明,表示同意互相合作,並共同推動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取得成果,這實在是在峰會前氣候外交上的一大喜訊。兩國自簽署聲明以來,已有17次會面,並會持續進行討論。

面對全球氣候變暖不斷惡化的形勢下,各國衷誠合作,無疑是解決當務之急的出路和有效方案。

雖然中國現時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用家,但在增加能源供應的同時,亦正計劃為能源結構進行重大轉型,由化石燃料轉到以潔淨能源為主。(中通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陸恭蕙 香港科大環境及可持續發展學部首席發展顧問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