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

副刊版 2021/08/20

分享:

「為何又要推遲?」醫生不愉快地問。

發現小腫瘤已近一年,低量電腦掃描篩查顯示八毫米磨砂玻璃小點(Ground-glass Opacity),半年後跟進掃描發現已增至十四厘米,病變機會高,醫生當然是提議動手術切除,因根治機會極高。但病人一次又一次以不同藉口,推遲手術決定。

醫生忍不住推搪,便向病人細問原委,並苦口婆心解釋,若再推遲,就算早期發現也會有演變成晚期之險。病人終於老實回答:「醫生,不是不想做,但實在害怕手術後要坐輪椅?」

醫生搔搔頭摸不着頭腦,肺部手術又怎會令他長期坐輪椅,病人繼續解釋:「我認識有個朋友,幾年前動手術,目睹他手術後中風,從此長期坐輪椅,我擔心跟他一樣結局。」

醫生微笑回應:「你認識李嘉誠嗎?」

「當然認識!」病人回答。

「你也目睹他成為億萬富豪,為何你不擔心跟他一樣結局?」病人微笑不答,可能他心想這結局也不錯。

目睹慘劇後,把慘況投射到自己身上,這是很常見現象,這也是電影令人產生感動的原因。但現實歸現實,總要客觀地看數據,一般非高危手術在手術後中風的機會約0.1%到2.0%(見註),機率高低在乎病人本身的健康狀態,相對之下,可以切除的肺癌若不動手術,便有近百分之百的機會演變成致命疾病。

目睹好事,可以高聲歡呼;目睹壞事,最好盡快忘記。

註:Ko et al, Korean Journal of Anesthesiology 2018;71(1):3-11.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