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事件後 美對台「戰略清晰」?

評論版 2021/08/21

分享:

美國總統拜登日前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專訪,節目主持人問及台灣在最近阿富汗事件後,可能會產生「不能再指望美國」的後遺症,拜登當時回應指:「阿富汗跟台灣、韓國及北約有根本上的差異,美國與這些實體達成協議的基礎,這些實體沒有發生內戰,而且有團結的政府,試圖阻止壞人對他們做壞事。」

這次的專訪內容,被ABC視為是拜登上任之後,對「防衞台灣」作出的最清晰表態,而路透社相關報道則提出,這次談話偏離了美國長期以來,對台灣一直採取的「戰略模糊」立場。

拜登立場 被指偏離「戰略模糊」

美國自民主黨上任執政後,雖是有設法扭轉前任總統特朗普的「暴衝」政策,但是西方媒體這次對拜登的論斷,是否完全屬實?恐怕我們還是需要來驗證一下,美國對台灣的政策立場,是否過去一直都採取「戰略模糊」。

拜登過去確曾多次重申信守《台灣關係法》,但面對複雜的美中台三角關係,他也相當反對台灣單方面宣布獨立,同時亦反對中國躁進動武;為了維繫台海和平,拜登非常不贊同美方採取會過度刺激或挑釁北京的作為。這是非常帶有「戰略清晰」色彩的立場。

拜登以往的對台立場,也一直是謹守「戰略模糊」政策的一員。2001年9月,拜登出席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活動時曾表示,「戰略模糊」有其必要性。拜登常說:「美方保留動用武力防衞台灣的權利,但不說明在何種情況會干預,抑或是不干預台海戰爭。」

拜登對台立場雖謹慎低調,但也不乏向台灣表達支持的時刻,例如2005年北京通過「反分裂法」,拜登隨即與10位跨黨派參議員聯合提出決議案,要求美國總統向中國表達「嚴重關切」,並鼓勵兩岸在平等及沒有前提情況下展開對話;1998年參議院提出共同決議案,重申美國對《台灣關係法》承諾,拜登表決時投下贊成票;2001年3月,美國多名參議員聯名致函時任總統布殊,呼籲他支持台灣成為世界衞生組織(WHO)觀察員,拜登就是其中一員。

但在正式上任總統後,拜登對台立場就更見保守。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今年1月24日發布了一則新聞稿,應該是拜登政府上任後,首次對兩岸議題公開表達政策立場。值得注意的是,普萊斯表示,美國希望中國能與台灣的民選代表(elected representatives)進行有意義的對話。

美方用詞 藏對台政治定位玄機

用「民選代表」一詞,或許是避免美國對台灣應是「國家」或是「政府」認定的尷尬,但在不經意下也暗示對台灣當局是「民選」的認定,至少是認為台灣不是在中國的控制之下;而在今次ABC專訪中,拜登又以「實體」一詞來形容台灣政治定位,希望設法不涉及到「國家」的稱呼。

即使美國國務院在今年4月9日曾宣布美台交往準則的更新,這項聲明亦寫得很簡短:新的對台事務交往準則頒布,是鼓勵美國官員與台灣官員交流,反映美台深化的非官方關係。然而,就台北期盼的角度來看,美國還是沒有以主權國家的身份來認同台灣;而且,限制到基本立場的是,美國的「一中政策」不能更動。

上述這些例子,都可說明拜登的對台立場,基本上是呈現在「戰略清晰」與「戰略模糊」之間,沒有特定的偏好。

拜登正式上任美國總統後,對台立場令人關注。(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邵宗海 前中國文化大學社科院院長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