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非美致命傷 中國更須審慎

評論‧世情 2021/08/23

分享:

有道是,受傷的野獸反而更危險。美國撤軍阿富汗窘相盡現,道德大旗遭塔利班狂風撕破,在世界面前搖搖欲墜,重挫拜登政府全球戰略。不過,阿富汗之傷對美國而言並非致命傷,而美國受傷之後的反撲套路恐會更難預測,加上阿富汗亂局可能引發的連鎖反應,中國更須審慎應對。

美國撤出阿富汗狼狽不堪,既是缺乏知識,亦顯道德敗壞。

美狼狽撤軍 經營20年毫無誠意

美國在阿富汗打了20年,卻似乎對當地國情、敵我形勢沒有基本了解。就在不久前,美方還公開宣稱阿富汗政府軍有30萬之眾,對7萬塔利班是4打1,塔利班至少要3至6個月方能奪權云云。

實情是,政府軍大概只有不到10萬戰鬥力,還要腐敗散渙,而外界2017年已估計塔利班有20萬人,愈戰愈強。美國始料未及塔利班進軍速度,結果1975年越南西貢大撤退一幕,事隔46年在喀布爾以更震撼的形式、更發達的傳播重現,讓世人看得傻眼。

美國在阿富汗經營20年,也看來其實完全沒有誠意。美國2001年以追捕911襲擊主謀拉登名義攻打阿富汗,10年後完成任務的地方卻是巴基斯坦,可是美國照樣選擇了留在阿富汗。

再10年過去,美國卻忽然說「目標從非塑造阿富汗這個國家或建設民主,現在要集中應對中國挑戰」,說完即頭也不回撒手而去,未有跟一同派兵的西方盟國協商協調,更任由阿富汗盟友命運落在塔利班手中。拜登演講甚至還要擺出「賞賜者」姿態,將責任全部推給阿富汗,是對方辜負了美國恩澤,對這苦命國家再踩多腳。

美或藉新冠溯源報告 轉移視綫

拜登政府甚麼「聯合盟友」、「捍衞價值」等高調,原來都是唱戲;甚麼團結「民主」夥伴對抗中國「專制」,就敗在了阿富汗塔利班,這幫只有輕武器的武裝分子腳下。倒頭來,美國講的其實只有利益。

不過,無論美國在阿富汗重傷後,會否需要一段時間來舔傷口,中美關係看來也不一定有喘息空間。

美國不顧顏面也要從阿富汗迅速抽身,原意就是要更專注對付中國。拜登辯護撤軍演講也不忘扯上中國,說「中國才樂見美國繼續在阿富汗消耗」。這預示了美國或會孤注一擲,不惜代價也要跟他們認定的最大對手搞對抗。

首先,拜登眼前就有一個「大好機會」,可以轉移世界對美國在阿富汗失敗的視綫。

拜登5月底下令情報部門,90天內就新冠病毒溯源提交報告,找出是否來自實驗室;這個期限在8月底就要到來。病毒溯源是個科學問題,拜登刻意設立時限,無疑就是針對中國的政治操作。

美國當年捏造了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證據,今次報告如說病毒不是人造就再無戲可唱,說是的話則會引爆巨大國際危機。拜登本來就已騎虎難下,現在加上阿富汗之傷,接下來的舉動恐怕會變得更難預測,中國應對需要加倍小心。

接着,從宏觀看,阿富汗戰爭對美國到底有何啟示,同樣值得中國及世界憂慮。

美輕率看戰爭 難因阿一役改變

阿富汗上周變天後,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應約,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通電時指出,事實再次證明,把外來模式生搬硬套到歷史文化及國情截然不同的國家水土不服,最終難以立足;用強權及軍事手段解決問題,只會使問題愈來愈多。

王毅進一步向布林肯表示,中美意識形態、社會制度、歷史文化不同,這是客觀事實,誰也不可能改變對方,正確的做法是在相互尊重基礎上,共同尋找兩個大國在這個星球上和平共處之道。

但美國在阿富汗學到的也許是另一回事;阿富汗戰爭慘敗,恐怕不改美國的戰爭觀念。美國地緣優勢得天獨厚,東西兩大洋,南北無強敵,現代世界沒有國家能以常規軍事力量,威脅美國本土安全。

對美國來說,戰爭始終仍然是件遙遠的事情,打爛的永遠都只是別人家,自己打不贏可以隨時回家,反正家中絕對不會起火,輸的最多也只是面子。阿富汗一役正正再次證明了這一點。

美國如果繼續以這有別於其他國家和民族的觀念看待戰爭,大可以在舔完傷口之後,再次以「輸了也無妨」的心態,在另一個遠離本國的地方,輕率發動下一場戰爭。

美軍從大中東地區抽身,也反映海軍陸戰隊、空降師有更大機會回到本行,不再當成普通陸軍部隊使用,而充當真正的海軍陸戰隊和空降兵,地點可能就在中國周邊。

阿國形勢存變數 恐損一帶一路

再者,中國需要提防,美國在阿富汗慘敗後,反而在地緣上「因禍得福」。美國撤軍阿富汗,總體上仍可收到為己止蝕之效。無序撤軍導致新一輪動盪,但阿富汗畢竟距離美國本土1萬公里,而中國就在旁邊。

就算中國已有一套獨創反恐模式,成功從源頭遏制境內恐怖主義,阿富汗一旦重新成為恐怖分子溫床,也會嚴重威脅其他鄰國穩定,進而損害甚至破壞中國「一帶一路」大計。巴基斯坦7月中發生針對中國工人的巴士恐襲,即是一個危險預兆。

對中國來說,阿富汗現時形勢十分微妙。相比90年代塔利班只控制了阿富汗南部,與後來獲美軍支持的北方聯盟對峙,塔利班今次基本取得全國政權。這也許相對有利阿富汗重建,而中國在其中扮演積極角色、以經濟建設助阿富汗改變命運的空間也會更大。

只是,後續形勢仍有很多變數。阿富汗始終是個由英國人與俄羅斯人,百多年前勢力範圍碰撞,所強行堆砌出來的緩衝,並非根據當地人民生活實情所形成的自然國家。國境與區內各民族邊界不符,加上地形全是崎嶇山脈的事實,使阿富汗更像一群部落,難以產生有效中央管治。塔利班江山能否坐得住、坐得穩是個重大問題。

遑論塔利班會否改變伊斯蘭原教旨主張,並跟一切恐怖勢力徹底切割,以至採取措施打擊恐怖組織,更是中國接下來怎樣應對阿富汗挑戰的關鍵。

阿富汗之傷對美國而言並非致命傷,而美國受傷之後的反撲套路恐會更難預測,加上阿富汗亂局可能引發的連鎖反應,中國更須審慎應對。(路透社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