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滑的背後

副刊版 2021/08/24

分享:

周六中午,Bonnie來電求助:「快來我家,突然不能上網。」我說:「你不是應致電網絡供應商嗎?」她投訴:「一直只是跟錄音帶說話,已經逾一小時,仍聯絡不上。」我道:「就讓我試一試,但不保證一定成功。」

她賣口乖:「我煮好咖啡等你。」到她家後,我問:「路由器在哪裏?」她說:「書櫃。」香濃的咖啡叫着我,我走到廚房:「哪裏買的咖啡豆?香味不錯!」她笑說:「是上星期在你家取的,咖啡袋上有一隻浣熊圖案。」我瞪着她:「你真是老實不客氣。」

她做了一杯拿鐵,我喝了一口:「味道甚佳,香濃幼滑。」她大喜:「大概是你第一次讚賞我。」我想了一會,感覺有點問題:「你是用哪牌子的牛奶沖調的?」她說:「新產品,好像是明治,近來轉了這牌子,味道就跟在日本飲的很相似。」

我問:「是紅色屋仔那盒嗎?」她答:「好像真是紅色的。」我跑向雪櫃確認一下:「我的天啊!4.3%牛乳,當然美味。」她怪叫道:「你說甚麼?可說得簡單一點嗎?」

「平日我們在香港慣常喝的全脂牛奶,每百毫升大約是三點二克脂肪,而很多人喜歡飲用的北海道3.6牛乳,便有三點六克脂肪,但你這一款,就含有四點三克脂肪,怪不得做出來的咖啡特別幼滑。」我揭開了謎團。

她說:「噢!普通市民,怎看得懂?」我聳聳肩沒搭理她。

她突然大叫:「可以上網了!你做了甚麼工序?」我答:「熄機,拔除所有電源及數據綫,十五分鐘後再駁回,即成。」

撰文 : 黃凱詩

欄名 : 營營樂樂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