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明後9年不敢外出 靠音樂走出陰霾為同路人籌款

副刊版 2021/08/25

分享:

出生後一直擁有正常視力的Karen,卻在廿多歲的時候從醫生口中收到噩耗:「你要趕快去學點字,因為你將會盲了!」明明正值大好年華,Karen覺得這事實在難以接受,而失明後封閉自己,足有9年足不出戶,最後靠音樂再燃起人生希望。去年Karen自資為香港失明人協進會舉辦網上慈善音樂會,希望以自身經歷鼓勵同路人。

廿多歲正是享受青春、探索人生的階段,Karen雙眼卻在這個年紀出現了問題,她憶述某天正在銅鑼灣閒逛,忽然在街上撞到別人,驚覺後立即退後一步,才看見是一位手抱着嬰兒的男士,嬰兒被撞至幾乎掉下來,Karen當然被對方罵得狗血淋頭,但事後她開始感到有點不對勁,何以一個成人在自己面前竟然看不見?「我發覺這是很大問題,於是便去求醫。那是位很有經驗的醫生,他替我驗眼後說:『唉,女呀女!你要趕快去學點字,你將會盲了!』他立即翻開一本書,然後跟我解釋,我患的是視網膜色素病變。」

曾消極感絕望

突如其來的噩耗,令Karen回家後大哭了一場,更未能接受事實,認為情況未必會發生,因此亦沒作任何病發的準備。直至她移居英國,正想在當地申請一個臨時駕駛執照的時候,她在申請表上填下了雙眼患有「視網膜色素病變」,始知道實情原來不是想像中簡單:「我收到他們的信件回覆說不能批出證件,正因為我患有這個病,我當時才醒覺原來這是一個嚴重的病。於是我再去求醫,醫生告訴我這是個不治之症,我雙眼的視力會逐漸收窄,然後會完全失明。」

Karen後來決定回港生活,她視力範圍開始愈來愈窄,走路時會隨處撞,晚上甚至完全看不見:「最初真的感到很害怕,記得那時晚上睡覺突然醒來會渾身濕透,因為害怕自己會全盲再看不見,恐懼很深。」

最終她約在20年後便完全失明,對光綫也沒有絲毫反應。她幸慶上天給她20年的時間去接受現實,但失明的初期心情難免跌進谷底,每天自怨自艾,她足有9年封閉自己,沒踏出家門半步。她說:「我當時已經辭職,覺得很孤獨,每日都情緒低落,總覺得這個世界欠了我,為何偏偏是我?」

靠音樂走出陰霾

幸好Karen和丈夫Eric的嗜好是聽歌、唱歌,兩人從前常去卡拉OK消遣,Karen失明後因為未能看到熒幕上的歌詞,於是便由Eric充當「人肉歌詞閱讀器」,令Karen重拾昔日的興趣。一天她忽發奇想,心想會否有其他的視障人士都因為視障問題放棄了唱歌?她可否將自己的一套方法跟別人分享?於是便致電不同的視障人士機構去了解,結果令她的人生大逆轉:「盲人輔導會的工作人員反問我為何不學行路、學點字,然後邀請我到他們的中心,我終於踏出第一步,再次接觸這個世界,更在中心認識了我的結他老師程Sir,他在教授視障人士玩樂器方面很有心得,我學了4年結他,現在可以彈到幾首歌,後來還跟Eric一起學唱歌,覺得很開心。」

Karen漸漸學懂一個人上街、一個人在家煮食,甚至能夠在家唱歌彈結他自娛,覺得自己終於獨立起來。她甚至重投社會,在黑暗中對話體驗館當活動指導員,這令她再度重拾自信。她展現出一臉笑容表示,每次上班能夠完成當日的任務,會感到很有成功感,更為自己感到驕傲。正因為接受了別人的幫助,Karen希望能回饋社會,幫助其他人,因而萌起了舉辦慈善音樂會的念頭。

利用旅行資金籌辦音樂會

Karen跟Eric去年本打算跟歌唱學校的師生一同舉辦一個live show,並以售票的形式將收入用來抵銷租用場地、音響等開支,但卻不幸遇上疫情,於是決定改為網上形式進行。Karen向Eric提出一個建議:「Online show沒有人會付費給我們,我說我們橫豎不能去旅行,不如拿我們旅行那筆錢去做一個慈善演唱會,我想捐助香港失明人協進會,我覺得很有意義。」歌唱學校的師生得悉後一呼百應,最終共籌得6萬多元善款,Karen表示極希望能夠再次舉辦同類慈善活動,故希望呼籲有心人或機構能夠贊助,以解決開支的問題。

Karen走過這些年後,發現視障的問題其實可以解決,不應將自己收起來,而要出去多探索。對於其他視障人士或將要面對失明的朋友,Karen有以下的說話跟大家說:「之前我收埋自己,很怕別人的眼光,但當你出外多些適應外面的環境,學多一些,跟多些人溝通,慢慢地你的自信就會回來。這世上沒甚麼是必然的,世界上有更多人比我不幸,我只是看不見,我還有健康,最緊要是有丈夫和兒子在我身邊,我覺得自己現在很幸福。」Karen甜絲絲表示,現在兒子已經長大成人(今年30歲),不時會帶她周圍去,在街上更堅持要拖着她的手,還會一面走一面向她匯報四周的情況呢!

﹏﹏﹏﹏﹏﹏﹏﹏﹏﹏﹏﹏﹏

圖片:程志遠攝、受訪者提供

作者、責任編輯:梁靜詩

Karen試過跟另一位視障人士上街時因為行得太慢,而遭一名途人大聲喝罵指她們擋着去路,不過她表示香港人大多都很良善,幫她的人總比罵她的人多。

兩人在家的最大娛樂就是合唱,Karen更會負責彈結他。

夫婦二人經常參加歌唱比賽,更曾經在同一比賽中的不同組別雙雙奪得冠軍。

Karen和丈夫Eric都對音樂有濃厚興趣,數年前兩人一同到歌唱學校學唱歌,Eric對太太的歌喉更讚不絕口。

Karen表示再次走出社會,加上學音樂後,整個人的自信心增強了。

Karen有丈夫及兒子經常陪伴左右,令她覺得自己很幸福。

Karen為我們示範平日上歌唱堂練習開聲的情況。

去年因為疫情令Karen和Eric不能如往年般外遊,於是他倆將度假的那筆錢拿出來做了慈善演唱會,照片是他們去夏威夷旅行時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