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倡議 對抗反全球化逆流

評論版 2021/08/26

分享:

「一帶一路」倡議(BRI)為中國加強與全球經濟聯通與融合,提供了一個廣泛框架,然而在放手推進之際,卻面對中美貿易戰,以及新冠疫情引發供應鏈對中國過度依賴的「反全球化」逆流。在這股逆流出現前,「一帶一路」倡議取得甚麼成果?逆流對「一帶一路」倡議未來的進程產生甚麼影響?倡議能否抗擊甚至扭轉日益抬頭的保護主義?這些都是考慮全球經濟未來走向的重要問題。

可惜,對「一帶一路」倡議的辯論卻高度兩極分化,言辭充斥意識形態。不少西方評論對「一帶一路」加以鞭撻,認為中國試圖剝削較貧窮的國家,並將之推向債務困境;中國則指出,「一帶一路」倡議是出於善意,支持世界各國發展。參與「一帶一路」的沿綫國家夾在中間,其領導人往往看到基建得到融資和外國直接投資(FDI)的機會,然而也對過度依賴中國、平衡反對與中國建立更密切聯繫的國際聲音,以至國內政治利益需要,保持高度警惕。

為了解「一帶一路」的實施實況,筆者最近帶領研究團隊,完成了兩個相關的重大項目--一個是「一帶一路下的貿易和投資及其對香港的影響」,項目得到「香港戰略性公共政策研究計劃」的支持;另一個為「東盟一帶一路倡議」,是科大新興市場研究所與華大銀行合作項目。這兩個項目採用定性和定量分析,而定量分析利用了2010年至2019年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和所有在其他國家工程項目的微觀數據,發現的結果正好回答了上述問題。

中國FDI 看重當地治理質量

首先,從項目層面的數據分析發現,「一帶一路」倡議顯著增加了中國在沿綫國家的投資。與非「一帶一路」參與國家的變化相比,「一帶一路」倡議開始後,沿綫國家的外國直接投資和建設項目,均增加了50%以上。當分析「一帶一路」倡議開始前後,中國FDI流向不同國家的決定因素時,我們發現與「一帶一路」倡議前幾年(2010年至2013年)相比,「一帶一路」開始以來,經濟基本面的重要性(如GDP增長率)下降,而國家治理質量(包括政治穩定、腐敗、法治、監管質量和政府效率的措施)的重要性則增加。

調查結果表明,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對外直接投資流動的利潤動機減少,引發了對其資金使用效率的擔憂。與此同時,治理因素的重要性增加,與批評中國試圖剝削腐敗、治理不善國家的說法相矛盾。可以看到,受鼓勵前往「一帶一路」沿綫國家投資的中國企業,包括國有企業和私營企業,都在努力尋求避開治理風險高的國家。

投資一帶一路國家 確保獲得資源

「一帶一路」對貿易有何影響?科大商學院經濟學系副教授李瑤與其合著者最近發表的一篇論文發現,「一帶一路」倡議不僅增加了沿綫國家之間的雙邊貿易流量,還增加了其貿易總量,特別是進口;在對華貿易方面,中國增加了從沿綫國家的進口,但出口則變化不大。這些發現,與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綫國家進行外國直接投資,以確保獲得如能源、礦產等資源,或將在中國銷售的商品生產外判之說一致。這些正面的研究發現非常重要,原因有二:其一,許多經濟學研究發現,貿易與增長之間密切相關;其二,如果「一帶一路」倡議擴大成員國的貿易,便可能具潛力對抗逆全球化趨勢。

由於「一帶一路」倡議既有外交目標,亦有經濟目標,因此令人感興趣的問題是,倡議可否增強中國的軟實力?為了闡明這個問題,筆者在一個正在進行中的研究項目裏,與合著者分析不同國家對中國的情緒,如何影響到倡議的施行。我們採用「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方法,分析2013年至2019年間,全球各媒體發表逾100萬篇文章中之正反情緒,發現近年來,世界大部分地區對中國的情緒愈來愈負面,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從中國獲得FDI最多的國家(印尼、巴基斯坦、俄羅斯)亦如此。

進一步分析發現,對中國的情緒,與從中國獲得的FDI或建設項目數量成反比,如FDI項目屬於資源領域、以及項目屬國有企業投資,這種負相關更為顯著。因此可以說,中國似乎並沒有透過「一帶一路」增強了其軟實力,甚至可能還受到了損害。

缺環境評估調查 部分項目惹反感

盡管有證據表明,「一帶一路」投資對發展產生積極影響,但為甚麼中國的投資愈多,反而增加更多外部的負面情緒?東南亞國家和世界其他地區的一些定性研究發現,若干中國項目在當地不受歡迎,因為被指危害環境、或引起勞資關係矛盾,例如不遵守當地勞動法規或習慣做法、僱用中國工人而不用當地工人等。在許多情況下,中國資助了政府領導人要求的項目,卻沒有對當地環境和社會的影響進行評估調查,也缺乏與當地社區有充足的接觸。

如今一些中國企業已逐步從錯誤中汲取教訓,為更多可再生能源項目提供資金,並更加重視企業社會責任。這些調查得到一個主要結論,如果「一帶一路」倡議要實現其崇高目標,中國需要更加重視確保「一帶一路」項目在經濟可行性,以及環境和社會影響方面都達到高標準。

中美貿易戰和疫情加劇「去全球化」,對「一帶一路」倡議實施有何影響?雙邊貿易戰會將經濟活動轉移到第三方國家,這實際上可增加中國對「一帶一路」沿綫國家的投資誘因,例如在中國生產並出口到美國的國內和跨國企業,便有動力將生產從中國轉移到其他國家,避免懲罰性關稅,以及分散風險敞口;「一帶一路」沿綫國家的生產商,也可能有更多機會向中國和美國出口。與此同時,如果貿易衝突減緩了世界兩大經濟體的增長速度,或者使保護主義蔓延到其他國家,則可能會對全球的外國投資和貿易產生萎縮效應。

RCEP表明 東亞國家擴經濟一體化

有鑑於此,最近由東盟所有國家、中國、日本、韓國、澳洲和新西蘭簽署、世界上最大的貿易協定--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表明,東亞國家致力於擴大而非減少經濟一體化的努力。

同樣地,即使受疫情影響而延遲,大多數「一帶一路」沿綫國家領導人重申會完成「一帶一路」重大項目的承諾。由於封城、旅行禁令,以及政府領導人和企業高層全力應對疫情危機,大多數基建和投資項目至少推遲了3到6個月,即使那些控制疫情做得很好的國家也如是,導致許多政府重新調整財政支出優先次序,從而取消了一些「一帶一路」項目;另一方面,一些資源充足的政府決定增加基建支出,以刺激經濟,而一些國家,包括美國和中國,則估計經濟可於今年強勁反彈。

總括來說,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希望促進與其他國家互聯互通的雄心努力,為「一帶一路」沿綫國家創造了新基建、增加了投資、擴大了貿易,但也遭到批評,削弱了倡議贏得沿綫國家人心的能力。盡管如此,「一帶一路」倡議不會無疾而終,最近去全球化和日益高漲的反華情緒,使「一帶一路」倡議面對更多挑戰,但中國和大多數「一帶一路」沿綫國家的領導人,即使在中美日益對抗與競爭關係之間要作出適應和調整,仍然致力繼續擴大經濟一體化。

中國通過「一帶一路」倡議,為沿綫國家創造了新基建、增加了投資、擴大了貿易。圖為肯尼亞蒙內鐵路蒙巴薩段。(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朴之水 科大商學院經濟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