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疫後新常態? 宜早研對策

評論版 2021/08/27

分享:

疫下「零工經濟」(gig economy)大行其道,有零工工作者指工作缺乏福利保障,要求立法規管。惟零工被列作自僱人士,不受勞工法例保障,港府宜加強執法,不容平台走法律罅,並着手研究零工是否會成為疫後經濟模式,早作應對部署。

工聯會向外賣平台員工發出問卷,43%表示每周工作6至7天,20%工作4至5天;40%每天工作逾6小時,相當於全職工作時數。13%人曾在送餐時意外受傷,只有2人曾向平台申請索償,更有51%人不知道平台有為外賣員提供意外保險。工聯會建議政府立法規管外賣平台,並設發牌制度,為員工提供基本權利。

彈性工作 惟代價沒勞工福利

近年職場興起零工模式,如臨時職位、自由工作、短期合約,網約車司機、外賣員,及網購速遞員等,工作者無固定工資,按完成的任務支薪,與平台公司並無正式僱傭關係,在工作選擇、地點和工時上享有彈性,還能同時打多份工,不少零工工作者自詡在工作與生活間取得平衡,更勝朝九晚六的傳統工作,惟代價是無法享用任何勞工福利。

疫前零工工作者追求自由和彈性工時,但去年爆疫重創全球經濟,各地封城,企業裁員,唯獨網購和外賣業蓬勃,不少失業人士騎牛搵馬,暫時轉做外賣和速遞員,甚至由兼職變做全職。美國《福布斯》雜誌指,去年全球有11億人打零工,單是美國便增加200萬人,而零工經濟更錄得33%增幅。

疫前多國就應否監管零工經濟而煩惱(見表),如美國一些州份透過處理受僱身份分類,將一些被錯誤分類為外判工的零工人士提供福利;英國Uber司機打官司控訴平台剝削,結果勝訴而得到員工福利保障。法國、荷蘭和內地透過行政命令改善零工工作者待遇;而西班牙更立法為外賣員提供保障。

外賣平台 工聯會促立法規管

本港工聯會要求立法規管外賣平台,但此舉可能對安守本份的傳統僱員不公平,因外賣員入行時已知道是自僱人士,福利不多,而不少更是騎牛搵馬。全港前年自僱人士佔整體就業人口6.4%,是否應為他們的權益立法,可能會有爭議。

不過,港府不能對問題坐視不理,應加派人手巡視外賣平台的員工實際工時,若發現外賣員每周工時逾18小時,應勸喻平台要根據勞工法例將他們當作合約性受僱員工,給予應有的基本福利。若員工在疫後不願長時間工作,屆時可再改為自僱人士。

港府雖沒有零工工作者的專屬數據,但也應開始定期收集數據,看看本地零工經濟是否像內地或外國般在疫後成為無法逆轉趨勢,並着手研究對策,以應對疫後的新常態,以免成為社會問題。

零工被列作自僱人士,不受勞工法例保障,港府宜加強執法規管。(陳靜儀攝)

撰文 : 黃清輝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