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鄭松泰 5大公眾教育意義

評論‧世情 2021/08/30

分享:

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簡稱「資審會」)認為鄭松泰不符合選舉委員資格,此決定連帶他同時被褫奪其立法會議員議席。有評論指打算參選的非建制派會因而感到無所適從,也有人斷言立法會今後變得只容極左深紅人士參與--然而這類評論都只看表象,忽略了資審會所作的決定還有更深層的政治意義和示範作用,當中發出之信息不只是對泛民放話,並同時涵蓋建制派,以達到公眾教育之目的,尤其以下5點:

資審寧緊勿鬆 保滴水不漏

(1)寧緊勿鬆,必須更嚴謹表明政治忠誠--作為資審會成立後首度公布的審查結果,這次對鄭松泰的決定,很可能是特區(乃至中央)政府想刻意展示的一種立竿見影之宣傳手段,其直接意思是向全社會說明,鄭松泰過去的行為導致他未來5年不得參選。而所謂「資格審查」,其考量標準是要確保滴水不漏,也就是不能讓任何有機會危害國家安全者進入特區政治體制,再不是以「利大於弊」或「平衡利益」作為評核方式。

做錯須改過 亦要積極貢獻

以這個角度分析,任何向傳媒表示「對鄭松泰被DQ感到驚訝」的建制派人士,實在要重新審慎考慮自己的政治定位:在眼下要求敵我分明的政治氣候中,盡管建制派還可以向對手予以同情(像說句「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可是對於曾在議事堂倒插國旗者被取消選委資格,竟公開表示驚訝,並要求資審會提供理據的話,則明顯偏離了完善選舉制度後建制派之任務,乃至作為「忠誠建制派」,更當主動協助資審會解畫。

(2)做錯必須承擔責任,但改過以外還得積極貢獻--不少評論指,這次鄭松泰被取消選委及議員資格,與去年11月他沒有隨民主派總辭,而獲當時港澳辦表示「一部分被標籤為『反對派』的議員沒有被綁架上『總辭』的戰車,而是選擇繼續履行議員職責,這樣的明智之舉值得肯定」之說法有矛盾。然而這說法忽略了一個關鍵:時間。鄭松泰自去年11月中旬到今年8月的9個多月時間內,除了與傳統泛民劃清界綫以外,並未有為完善制度後的「新型反對派」提供任何示範,而純粹是手法變得收斂。

就算到了上周三,鄭松泰最後一次在立法會提口頭質詢,其主調竟仍是「醫院管理局推動僱員接種疫苗是否有違醫學倫理」--當提高疫苗接種率已是全球共識,但到了現階段仍公開打擊接種疫苗計劃,這種變得溫和的反對派,對協助香港走出疫情困境根本毫無裨益,故繼續留在議事廳亦不會有何實質貢獻;與此對照,身為建制派議員,若同樣只批評政府,卻未能提出更有效且可行之反建議,自會被視為沒有功能或失職。

杜絕政治花瓶 警告投機者

(3)進一步分裂泛民,否定政治花瓶與投機者--那麼所謂完善選舉制度後的「新型反對派」,又應該是甚麼模樣?照目前政治形勢來看,要思考此問題的只剩下民主黨:因為黃絲陣營基本上不信任其他聲稱自己屬於中間派的政黨,或把中間派歸類為建制分支,故概念層面不屬政治光譜內的「反對派」;倒是民主黨則仍被視作反對派,只是其意識形態太保守,並且不介意親近建制(如有前黨員為中央任命的問責官員)。

不諱言,這次「DQ鄭松泰」乃政治棋局之一着,旨在令民主黨內出選和棄選兩派間的裂痕加深,並間接要求民主黨「表忠」,兼同時迫他們從此要有管治意志和建設意識:任何泛民若打算參選成為代議士,既不可像過去般左右逢源,尤其不得在愛國問題上游走灰色地帶,亦不能妄想當政治花瓶,純粹罵官發洩,以證議會還有反對聲音--同樣道理,也可用來警告一眾表面狠批政府、閉門卻抽盡油水的泛建制政治投機者。

政局大洗牌 建制覓新氣象

(4)毋用再保皇,政局全面洗牌並尋求新氣象--留意與其問:「沒有鄭松泰,議會是否只容清一色?」更務實的問題應該是:「現在連鄭松泰也走了,建制派能如何按中央指示,向公眾展示議會並非清一色,更是百花齊放、人人各顯神通?」整體格局而言,建制派過去的確只須穩守便可,根本不用花力氣入球,具體上就是於重要議案表決時「數夠票齊人」,便已經功德圓滿。

留意完善選舉制度後,建制派不需再為政府議案保駕護航,但所有議員從此多了一份考卷:過去只懂面對泛民打「反手抽擊」,如今怎樣「主動發球」爭取政績?可惜按目前情況來看,許多建制派尚未能自我革新,有些人照抄泛民狠罵的角色,有些人更開始在建制間搞內訌,甚至為求出位,不惜把政府建議也說成有可能違反國安法!這些聲稱自己是建制派者或許懵然不知,在香港這段由亂到治、由治到興的黃金時間鬧分化,中央看在眼裏,心中必定自有分數。

行政主導 政務司「訓導」角色

(5)提升行政主導,開發政務司司長的訓導角色--最後還有一點備受忽略,是這次資審會首度登場,已充分展示新制度下的行政主導(資審會決定取消立法機關的議員席位,而司法機關亦沒有可跟進的程序)是甚麼模樣,包括其權限所及的範圍;過程中同時呈現出政務司司長的「訓導」功能,形象上甚至有點像「黨鞭」。

政務司司長對外表現強硬,在香港實屬鮮見。相比過去從「四萬笑容」到心有不甘的陳方安生、「清潔大隊長」曾蔭權、「扭計師爺」許仕仁、傲氣少爺唐英年、熟知內部程序的林瑞麟和林鄭月娥,還有面面俱圓「老好人」張建宗,現時李家超的訓導主任角色,可能是中央部署的一項實驗,目的是讓特首和政務司司長分工更清晰,前者應對外國勢力,以及與國家協調,後者集中處理內部執行,並理順行政立法關係。

資審會首度登場,已充分展示新制度下的行政主導是甚麼模樣,而過程中同時呈現出政務司司長的「訓導」功能。(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