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任阿富汗災變 看扁歐洲無力自立?

評論版 2021/08/30

分享:

常言道,應付公關災難要「3R」:Regret(表示悔意)、Reason(交代理由,解釋犯錯原因)、Remedy(採取補救行動)。美國總統拜登撤軍阿富汗弄成一鍋粥,但他一個「R」也沒有做。

美單方面撤軍 歐洲怒火中燒

拜登擺出「敵軍圍困萬千重,我自巋然不動」的姿態,也許就是因為,雖然撤軍阿富汗變公關災難已是不爭事實,但美國同盟體系會否因此不可挽回地受損,尚有懸念。

同盟體系對拜登至關重要。拜登政府對華政策與特朗普無甚差別,目標都是要阻止中國爬頭,但拜登比特朗普強的是,深知美國必須聯合盟友一起行動方有較大勝算。歐洲作為美國條約盟友集中地和中國一大貿易夥伴,正是拜登計劃施加影響力,打擊中國對外經貿關係崛起進程的重中之中。

拜登現在卻令歐洲怒火中燒。歐洲盟國出錢出力,與美國一同流汗流血,征戰阿富汗20年,惟拜登不但單方面撤軍、留下歐洲盟國自便,並任由阿富汗盟友自生自滅,他還要公開力數阿富汗盟友不是。盟友自然不禁懷疑,拜登上任後大聲疾呼「America is back」,是不是並非「美國回來了」,而是「美國回家了」。

七國集團(G7)上周緊急視像峰會,拜登也未有理會歐洲多國要求延長撤軍期限,而屈於塔利班壓力,堅持倉促在8月31日完成行動。美國也只願收留曾為美國工作的阿富汗人,意味歐洲很可能面臨更大難民壓力。的確,歐洲國家撤人飛機一架架載着阿富汗人直抵本國之際,美國飛機只是從喀布爾飛往卡塔爾等第三國。

歐洲人現在擔心,拜登以阿富汗「不爭氣」作為美國抽身理由,假如成立,那麼美國有朝一日也是否可以大罵「我早就叫你加軍費,是你充耳不聞」,在危難關頭一腳踢開歐洲?

或間接推動 「歐洲建軍」戰略

值得注意的是,歐洲怒火並不限於歐盟,與美國有「特殊關係」的英國也向拜登火力全開。

英國前首相貝理雅(Tony Blair)當年跟着小布殊打伊拉克,對美國可說是忠心耿耿,他如今也怒斥拜登撤軍做法「悲哀、危險、不必要」,「只是為了服務『結束永遠戰爭』那低能政治口號」。現任首相約翰遜嘗試聯絡白宮,但拜登據報要36小時後才聽電話,約翰遜感到「受背叛」,只是唐寧街稱這些是傳聞。英國國會下議院更極其罕有地,批評美國總統「不光彩」、「可恥」。

英國戰略學者、原三軍聯合司令部司令巴倫斯(Richard Barrons)坦言,英國及歐盟都不能再簡單依靠美國,來保護自己的安全。他認為,歐洲正面對一個亞洲興起,而且正因為氣候變化、科技發展而變得更具挑戰的世界。「但我們剛剛卻活靈活現地展示了,我們甚至在一個非常特定的情況中,也沒有意志或辦法去介入,來保證自己的安全、繁榮和利益。除非這種不平衡得以彌補,歐洲恐怕會成為全球戰略受害者。」

今次風波看來有望間接推動,法國總統馬克龍「歐洲建軍」的戰略自立重要一環向現實邁進。歐盟委員會副主席、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提出,歐盟成立一支5萬人聯合遠征軍,能力需要足以應付阿富汗近日情況。馬克龍2018年已提出建立歐洲軍,表示美國不可信賴,歐洲需要有能力獨自在俄羅斯前防衛;馬克龍主張更獲德國總理默克爾支持,只是其後「黃背心」示威爆發又遇疫情,令計劃拖延至今。

不過,盡管歐洲盟友和美國信譽今次都「很受傷」,美國同盟體系還未至於受到致命打擊。

拜登任由公關災難發生,不惜後果也要迅速撤軍,也許就是認定了,歐洲戰略自立難成氣候。這除了是因為歐盟內部的治理問題,還在於美國與中俄等的外部因素。

阿國風波 未改歐美利益交集

一方面,阿富汗風波未有改變,歐洲與美國在對華問題上的利益交集。

美國撤軍阿富汗本就是為了調整戰略重心應對中國,拜登堅持8月底完成撤出更反映這一點沒有動搖。歐洲看待中國態度本質上雖與美國不同,並非為了阻止中國爬頭,但歐洲在貿易規則、網絡安全、科技治理、供應鏈韌性等多項議題上,都與美國有着共同的應對中國立場。拜登6月訪歐時,雙方就同意設立多項相關機制。歐洲人就阿富汗對美國再不滿,想必也不會容許這影響到歐美對華合力。

另一方面,阿富汗風波也未有改變,美國與歐洲在全球大棋局中的利益交換。

歐洲與美國合作牽制中國的一個不成文條件,就是美國會去遏制俄羅斯,紓緩歐洲面臨的地緣和軍事壓力,這其實也符合美國自身地緣和政治訴求,不隨阿富汗一事轉移。美國可以借烏克蘭等問題,低成本地修補對歐洲的信譽,這雖在烏克蘭分裂、普京牢牢掌控克里米亞事實面前只是小動作,但對充滿無力感的歐洲來說就是強心針。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果然就提出,拜登可以加強支持烏克蘭來重建美國領導形象。

中俄勢覓機會 撕開美同盟缺口

事實上,美國在喀布爾之醜,不僅在形式上與1975年越南西貢大撤退相似,這兩次失敗的大環境也有一定可比。

當年西貢失敗時,美國還在「水門事件」政治醜聞陰影之下,經濟則受到石油危機重擊,但美國成功抵住了衰落論調,國力之後反而再上一層樓。現在美國在政治亂象叢生,經濟同樣受到嚴峻考驗下再遇外交大敗,但美國國力只是與中國比較之下才顯得相對衰落,美國絕對實力仍是世界第一的事實並未動搖。美國盟友和夥伴考慮和美國的關係時,無疑也要顧及這點。

當然,美國同盟體系會否受到更大考驗,還要視乎美國下一步怎樣處理阿富汗爛攤子。畢竟歐亞盟友對大中東地區可能再次成為恐怖主義溫床的關切,要比遠隔重洋的美國大得多。中俄顯然也不會靜待美國療傷,而會尋找機會對美國同盟體系撕開更多缺口。

美國總統拜登任由公關災難發生,不惜後果也要迅速撤軍阿富汗,也許就是認定了,歐洲戰略自立難成氣候。(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