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院醫生流失持續 恐削醫療質素

評論版 2021/09/03

分享:

現時Delta變種新冠病毒已變得十分狡猾,縱使已接種兩劑疫苗,亦有機會染上病毒。雖然接種疫苗可減低重症或死亡的風險,但由於患者病徵變得輕微,在社區「靜悄悄」播毒的風險仍十分高,以往防控疫情做得不錯的國家及地區,面對Delta變種病毒亦失守;亦有很多國家發現不能杜絕新冠病毒,開始採取主動與病毒共存的方案,例如新加坡已逐漸放寬防疫措施,令疫情在可控的程度擴散,而不至於令醫療系統一下子不勝負荷。

灣區發展港式醫療 將成趨勢

香港算是世界上數一數二防控措施做得接近滴水不漏的地方,雖然偶爾仍有零星「走漏眼」個案,但整體而言與內地和澳門的防疫措施相若。隨着疫情漸趨穩定,愈來愈多行業亦開始籌備通關後能與內地及大灣區恢復往來。

本港醫療系統和專業人員水平較大灣區其他城市高,故在大灣區發展港式醫療產業自然成為一大趨勢,深圳港大醫院已有數年相關合作經驗,現時已逐漸發展成熟。為配合更多居住於內地的港人以及日益提升的內地醫療服務需求,政府有需要加大力度推動「港澳藥械通」,容許指定醫療機構使用已在香港註冊的藥物,以及屬臨床急需、公立醫院已採購使用及具有臨床應用先進性的醫療儀器。

廣東省藥品監管局日前聯合廣東省衞健委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港澳藥械通」試點工作情況,以及正式拓展實施工作安排。按照醫療機構申報、廣東省衞生健康委審核和研究確定3個步驟實施遴選,現時初步審核確定首批5間內地指定醫療機構符合資格,相信一旦進展順利,會有更多醫院及專科診所獲得是次批文。大灣區有多達8,000萬人口,病症數量與繁複度均較香港為高,香港國際化醫療專業在大灣區應有很大發展空間。

可惜的是,本港醫療有質卻欠量,本地醫生長期短缺,政府先前預計,到2040年將會有超過2,000名醫生短缺。專科醫生受訓經年,但由於公立醫院的待遇及制度,令很多醫生在完成訓練後選擇工作環境較佳的私人市場。公私營失衡這個老大難問題,經歷4屆政府仍無法妥善解決,政府官員及立法會議員「急市民所急」,卻只會着眼簡單數字遊戲,單單嚷着增加醫生入職數目,以滿足無底的公院服務需求。

放寬引海外醫生 難填補流失

政府近日就修訂醫生註冊條例草案提出建議,有意放寬引入海外專科醫生資格,容許非本地培訓、非香港永久性居民專科醫生申請特別註冊途徑,在符合特定條件後便可在港取得正式註冊。政府一如既往拒絕預測條例實施後,有多少醫生會循此途徑回港行醫,但筆者相信放寬後醫生數目的增加,應該不及公營機構的流失數字。

以往一些外國受訓的醫生回港,均需要一段較長時間適應本港醫療系統和巨大的工作量,在外國公立醫院受訓的專科醫生,以往一個門診只看數個病人,亦有充足時間與顧問醫生商討治療方案;而在本港公立醫院,門診看30、40個病人習以為常,加上急症手術和巡房,一連工作30多個小時是何等閒事。現今醫生和其他專業人士一樣,除了講求專業自主,亦注重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相信如能選擇,大部分年輕醫生完成訓練之後都不想再捱更抵夜。

私營市場尤其吸引的地方,除了工作時間較彈性,醫生亦有更大自由度選擇其醫治的病症,以及建立更好的醫患關係。現時政府推動自願醫保,其目的亦是希望病人能有更大的選擇權,選擇自己心儀的治療方法。說到底,公營及私營醫療系統的待遇及工作環境有天淵之別,現時私營市場相對蓬勃,各大財團正密鑼緊鼓注視大灣區市場,招兵買馬在所難免,加上部分醫生選擇離開香港,筆者預計未來公營機構醫生流失的數字將會顯著上升,令初回港的海外醫生和初級醫生培訓機會大減,影響公營醫療質素。(文章只代表個人立場)

撰文 : 龐朝輝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主席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