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轉型寵物保母 替寵物拍攝成受歡迎賣點

副刊版 2021/09/07

分享:

疫情前,大部分香港人出差或旅遊乃生活日常,難怪那時上門的寵物保母服務會興起。但疫情後,大家都不能飛,連帶此行業亦處於寒冬期,令到當了一年半寵物保母的Cyrus,也要重操社工本業作兼職維生。然而他坦言已對寵物保母產生了濃厚興趣,日後還會繼續以此為業,為照顧動物出力!

做了10年社工的Cyrus,一直都是負責青少年的生涯規劃工作,估不到現在輪到要計劃自己往後的人生,緣起是7年前有一位朋友的好人好事。

「那時朋友在街上拾到一隻受傷流浪貓,帶牠看獸醫後發現牠已有身孕,後來生了4隻小貓,需找人領養,我便請纓要了一隻囉。」他笑說。

他過往沒養過任何寵物,皆因母親對動物毛髮敏感,他直言那刻沒有考慮太多,採取先斬後奏,要打就企定的心態把小貓咪拿回家。

「結果沒有奇迹出現,仍是給母親極力反對。但最後我們協議了小貓咪只能在自己房裏養,不可以讓牠走出客廳。」

母親由反對到愛貓

由於Cyrus很喜歡遊台灣,曾到過一處名叫暖暖之地,故此他便把小貓咪取名「暖暖」。「有趣的是約一個多月後,我竟然在家庭的WhatApp群組內,見到阿媽發相中有暖暖在客廳梳化的身影。即時心想弊傢伙,牠走了出來,阿媽一定嬲爆。怎料,那晚回到家,母親不但沒有嬲,還從此開放地域,可以讓牠全屋走呢!」他笑道。

「暖暖屬於英國短毛貓,大致性格溫馴,也愛黐人,可能阿媽就是這樣給牠『氹』到吧。」後來,不知是否母親和暖暖接觸得多,她的敏感竟大幅好轉。

他提到初次養貓的有趣事都有不少,「3個月後要帶牠去看醫生並首次打針,發覺暖暖打完針後竟不理睬我,只吃家人給予的零食,明顯是嬲了我啦,約過了數日才無事。」

學過寵物急救

Cyrus自言以往較少全家旅遊,就算有都是請熟人幫忙上門代照顧暖暖,或試過一次送暖暖到寵物酒店寄住,「後來和朋友說起寄住這些酒店容易惹到皮膚病,又想到其實貓又真是不習慣轉移到陌生環境寄居,於是往後也沒有這樣做了,但那時還未知原來有寵物保母這項服務行業。」

直至2018年,他暫別工作稍事休息,在這段空閒期想進修一些興趣班,就報了一些寵物美容,愈學愈有興趣,後來還報讀了聖約翰救傷隊的寵物急救課程,當中內容有寵物基本健康護理、基本捕捉與管束技巧、藥物治療、動物咬傷、貓狗心肺復甦法等等。

這個課程令Cyrus順利投身寵物保母行列,「自從養了暖暖後,一直有like不同的寵物社交媒體,發現有間寵物保母公司請part time,於是便求職試試。」

需建立信譽

結果,他順利應徵成功。「許多人都會奇怪這行為何會有得做,要屋主完全信任陌生人入自己家兼照顧寵物,首先當然要間公司過往的信譽良好啦。而大部分一站式的寵物保母服務,大致包括提供上門餵食、清潔器皿等。另外跟寵物玩耍、梳毛、洗眼、洗耳等亦可要求。若然照顧帶病的寵物,提供餵藥、注射皮下水、甚至帶寵物看醫生也是工作之列。如是照顧狗隻的話,連帶狗出街散步亦需要負責。」

他續道一接到柯打,是先會去作一次家訪,了解客人家裏的情況,與寵物見下面,打個招呼。

「這行是以每小時計,市價約由$180至$350不等。老實說這工作真的是靠口碑,寵物主人間的口耳相傳最有用。我不介意客人裝Cam,因為信任是需要時間建立。若不是疫情,那時我每天的工作量都維持有5至6個。」

記錄寵物萌態

其實Cyrus受歡迎的原因,除了是他照顧寵物夠細心盡責外,他喜歡替客人的寵物拍攝也是最大原因,「我每次做完例行公事後,都會用與寵物玩的時間來捕捉牠們的靚靚一刻,然後WhatsApp給主人們作留念,也是一個當天完成工作的信息報告。」

他說純粹是將心比己的做法。「因為我以前返工,都會想念暖暖在家的情況,想知道下牠那時在做甚麼?所以便想到不如幫客人拍下寵物在家的那刻,即時傳送相片,以慰藉主人們的單思之苦,而他們又會即時在社交媒體放相,公諸同好。」

寵物各有性格

自此Cyrus便在這些寵物媒體專頁中有了名聲,他謙稱只是舉手之勞而已。經過年半的自由身兼職寵物保母的日子,他說真的做得很開心,發覺每隻寵物都有各自的性格特質,有些熱情、有些cool爆、有些還非常「宅」。他就試過幫一個客人照顧愛貓,但由首次家訪到差不到要結束工作後,都未見過貓兒的真身。「正因如此,所以我拍不到牠的相片,連主人都忍不住私訊問我是否真的確定貓兒在家?會否溜走了?我只能憑貓糧有減少的痕迹來確定而已。好彩,最後一日貓兒出現,我也算是完成任務了。」他語帶無奈地說。

還有一件意想不到的是有次他被一頭雪橇狗咬傷手指。「原來雪橇狗本性是較『護食』,即如牠在進食時,有人或狗欲拿走牠的食物時,牠會立刻保護。我那次只是想再放多一點食物給牠,便被牠誤會了。」

幸而Cyrus每次上門工作時都會有一個自備的小型急救包,即時可為自己止血及料理傷口。

現時他打算報讀一個美國的國際寵物保母證書,加強自己的專業性,希望繼續在這方面發展,待疫情穩定下來,可以有所作為。

作者:郭秀芳

責任編輯:馮柏偉

Cyrus自言少在家中和暖暖合照,反而多替牠拍沙龍照。(被訪者提供)

Cyrus自言少在家中和暖暖合照,反而多替牠拍沙龍照。(被訪者提供)

幫客人的愛貓影靚相,成為了Cyrus受歡迎的原因之一。(被訪者提供)

幫客人的愛貓影靚相,成為了Cyrus受歡迎的原因之一。(被訪者提供)

此摺耳貓叫圓規(圖),加上另一隻叫Gibu的豹貓,牠們的主人是駐港公幹的台灣人。(被訪者提供)

此摺耳貓叫圓規,加上另一隻叫Gibu的豹貓(圖),牠們的主人是駐港公幹的台灣人。(被訪者提供)

Cyrus 愛貓愛到連做陶瓷,也以牠們為藍本。(被訪者提供)

暖暖小時候來到 Cyrus家的樣子。(被訪者提供)

上門工作時會帶備的醫療包,內有消毒藥水、消毒濕紙巾、消毒潔手啫喱、膠布、棉花球、棉花棒、傷口敷料、醫生紙膠布。(被訪者提供)

不說不知原來雪橇狗相當「護食」,當牠進食時,還是不要打擾牠了。(被訪者提供)

柴犬阿Don因主人旅行,家人不方便帶狗散步,所以會請我們保母代帶。(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