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校長繼續作育英才 支援老師英文教學與學生同哭

副刊版 2021/09/09

分享:

英文相信是很多學生,甚至老師的死穴,但對於從來沒有在外國留學的前聖母書院校長李金嘉倩(學生稱呼她為Mrs Li),英文卻是她的至愛。

由當英文老師到出任校長,以致退休後在教育局擔任計劃總監,可以說,她一生都為培育下一代的英文而努力。「第一次退休後,由於重新工作及求學,接觸層面由一所學校的小環境,改為整個教育界的大環境,眼界擴闊,生活更加多姿多采。」

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經常儼如「英文人」的Mrs Li,究竟如何可以將第二語言--英文,掌握得那麼好?「其實都是多接觸、多聽、多看書、多講、多寫。」但她提到一點,是幸運地中一入了聖保祿學校,班主任是英國人,其他科目如歷史、地理,以致體育都是由外籍老師任教。「我中七入了聖保羅男女中學,成績又好一點。那時候只有一間香港大學,真的要很top才入到,而我班就出了不少狀元。」

Mrs Li說她的同學當中,有不少父或母是外籍人士,因此有時說說英文,是很自然的事。「我姑姐是中國人,但在澳洲出生,因此有機會也會和她用英文交流。」那時候,有本名為《Sixteen》的英文雜誌,Mrs Li會經常拿來閱讀。而正因為她好學,最後也順利入讀香港大學主修英國文學。

「我覺得現在的英文比畢業時更好,在進步當中,閒時我會看下流行小說,古典的也會看。而我的澳洲朋友John又會透過whatsApp,將《The Guardian》、《The New York Times》一些文章send給我看。見到他的文法不對,我都會糾正,他也會這樣做。」對語文熱愛的心,Mrs Li一直沒變。

學生不喜歡英文循循善誘

Mrs Li 1965年入職聖母書院作英文老師,1997年升為校長,1999年退休,34年來,她難忘的回憶,都與英文有關。「我記得有個學生,她是班長,第一日上堂,已經對我說:I hate English。通常學生就算不喜歡,也不會當着老師面前說。」那有甚麼辦法令她不討厭英文呢?於是Mrs Li課堂後,刻意經常找她談話,打好關係,起碼對老師不抗拒。然後有機會就叫她看看報紙的英文文章,又嘗試和她用英語對話。「起初她也不願意,覺得怪怪地,後來自自然然就說了,上堂又很專心,之後還去了英國讀書。」

類似例子,也出現在比賽場上。「聖母書院不是頂級名校,有一次我帶一班中四學生去參加Speech Festival。她們信心不大,但很努力去學習,結果得到全場總冠軍,大家都很激動。我記得在Winners Concert再表演時,她們表演得很有自信,有光彩,看得人很感動。」

同樣事情也發生在英文寫作比賽上。「當時同場還有喇沙、拔萃,結果學生拿了冠軍。我覺得可以激勵其他同學,聖母書院相比其他學校也不是很差的。」最重要是不要放棄自己、看扁自己,一樣也可以有好的表現。

「就好像當年教育局曾經推出過新政策,我們一向是用英文教學,但因為符合不到條件,不可以成為英文中學。結果我們花了一年時間上訴,校友及家長也很支持。」當上訴得直,宣布結果時,老師都流下淚來。

退休致力培訓老師

Mrs Li在無心插柳下,從校長職位退下來後,在教育局以計劃總監之職位(Project Director of DOLACEE and ILLIPS)工作了15年。職責主要是培訓各科中學老師以英語為教學語言,而採用的澳州課程,是由語言大師Mak Halliday所創的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而她與顧問John Polias緊密合作了十多年,大家理念相同、志趣相投,已成為知己。

「雖然目前很多學校標榜用英語教很多科目,但其實很多老師及學生的英文能力,還未達到可以很舒服的用英語教與學的程度,因此影響了效果,我希望教育界關注這情況。」Mrs Li記得在視學時,有老師對她訴說用英語教生物科的困難:上堂好像教英文,而生物科很多詞匯,很難令學生明白。「她感到很困擾,說着說着就眼紅紅。我眼淺,見她喊,我自己又喊。我安慰她,嘗試和她一起探討一些有效的教學方法。」

在這20年間,Mrs Li和John共培訓了三千多名老師,包括了約95%香港的中學。由於採用了新的教學法,結果令3至4萬名學生受惠。「我們還設立了一個網站www.lacpd.net,把所有老師努力的成果放上網,任何老師可以下載有關的資料,尤其是一些教案,非常有參考價值。」

---------------------------------

投入工作學習忘記喪夫之痛

本來從校長崗位退下來,Mrs Li還在想有甚麼工作可做。不料丈夫突然過身,令一直很依賴丈夫的Mrs Li頓覺徬徨。「那時候碰巧教育局找我做Project Director,可以全職或兼職。和女兒商量,她們見我咁傷心難過,不如去做全職啦!」Mrs Li很感恩這個新工作,將她從悲傷中拉出來,她那時候,還報讀了中大的繙譯碩士課程。「親戚問我為何攞苦嚟辛,退休了,又去返工,又讀書,但我不知幾enjoy。」

回溯Mrs Li當年畢業時,其實是考獲政府的繙譯員工作。「但當時請我的是警署的政治部,爸爸說又警署又政治部,叫我不要做。」但一直對語文有興趣的Mrs Li,退休終於可以圓夢,進修中英文,加深認識。

「第一次發覺原來純粹為興趣學習,可以如此好玩!在班上我是最用功的學生,永遠把功課做得妥妥當當。上課時就肆無忌憚,想問甚麼就問甚麼,高興得不得了。畢業後,還和幾位教授成了好朋友!」童元方是中大其中一位繙譯系教授,Mrs Li亦因此而結識了幾位心儀的作家,包括科學家兼散文家陳之藩,他是童元方的丈夫,Mrs Li還隨他們去上海開會及到處品嘗美食。

---------------------------------

不是精明投資者

自言不是投資精明的Mrs Li,一直以來都沒有好好計劃。「我記得以前有個朋友買很多股票,我買了中電被我老公鬧死,說我賭博,所以都是買少許。」

她現在約有10隻股票,主要是藍籌,不是用來炒;但她主要靠私人銀行幫手處理財務,確保幾個月就有錢收。「以前也有買樓,買了又賣出。曾有樓收租,後來家人嫌麻煩賣了,現在回想,實在不應該。」

﹏﹏﹏﹏﹏﹏﹏﹏﹏﹏﹏﹏﹏

圖片:曾耀輝、湯致遠攝、被訪者提供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

昔日在學校演出莎士比亞的名作《仲夏夜之夢》,Mrs Li扮演劇中一角——Lysander。

在聖保祿學校的照片,後排左起第七便是Mrs Li。除了班主任是外國人外,同學中有澳洲籍、印度裔、葡萄牙裔、歐亞混血、越南、韓國等,仿似聯合國。

當年Mrs Li便是帶着這位學生Hayley去參加寫作比賽,結果勝過不少名校,贏了冠軍回來。後來Hayley當了老師,還上了Mrs Li教育局的課程。

由於Mrs Li在教育局工作了20年,有次上課時,有老師對她說:「我媽媽也是你的學生。」之後拿出接受證書的照片(圖上)和她母親同樣的照片(圖下)並列,相映成趣!圖左正是Mrs Li的好拍檔John Polias。

2019年疫情前,第二次退休的Mrs Li,還去了英國劍橋大學讀了一個英國文學的暑期課程,她形容為有趣好玩。圖為她在著名的數學橋留影。

退休後,Mrs Li報讀了中大的繙譯碩士,這是畢業照。

童元方(左二)是Mrs Li讀繙譯的教授,也因此而結識了她的丈夫——著名科學家兼散文家陳之藩(左三);而右一是Mrs Li的女兒李紫菊。

Mrs Li喜歡金庸,所有作品也看過。她曾寫過一篇關於金庸小說人物外號英譯的文章,刊登在《明報月刊》上,後來被收錄在《懷念金庸專集》中。

德貞小學校長邀請Mrs Li將中文校歌繙譯成英文,之後邀請她出席全校師生英文校歌大合唱的活動,令她非常感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