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自卑,叫太保護

副刊版 2021/09/13

分享:

自卑,其實有很多種。

我們那個年代,自卑大多源於缺乏。跟他人比較下,自覺不夠叻、不夠出身好、家庭不夠有錢等等,於是發憤圖強,成功達標後,便拼命地去彌補當年童年或成長的缺失,尤其是物質上的匱乏。我們那個年代,上游確是比較容易,努力讀書便有回報,若干時日晉身專業或管理層後,有車有樓過好生活,絕非難事。然後,自己當上父母,既然生活和經濟已不成問題,當然不想子女重蹈己苦,供給他們的一切,彌補自己當年內心深處的遺憾。這是一種補償心態,但補償的,其實只是自己。很有趣的是,正當父母拼命給子女提供所有,有些連對子女說話也要小心翼翼,恐防傷及其自尊心,甚至叫子女畢業不用工作養佢一世,子女理應活得快樂過神仙才是,但剛剛相反,現時年輕一代的自我形象低落/自卑之情況,甚至較諸上一代更嚴重,那是何解?那些父母仆心仆命呵護備至,為何他們的子女仍會自卑?

因為出現在年輕一代的這種自卑,不是源於物資缺乏,而是由細到大沒太多「克服難關」的經歷。人的自信是如何建立和植根的?自信是經過人生種種的成功「克服」經驗和記憶而落實的。成長在太受庇蔭的環境下,子女應有的人生困難統統被人為拿走,在其人生中,沒有真正嘗過「克服」的體驗,這就是沒自信的因由(不要說「他們也要克服功課啊!」或「我也試過要他們克服那天沒有司機接送的日子啊!」,那根本不是人生課題,談不上要「克服」)。當一個人由細到大,只有「零克服」經驗時,自信如何憑空建立?

中國命理古籍《滴天髓》的「反局」篇,有「母慈滅子」這句話:「木母也,火子也,太旺謂之慈母,反使火熾百焚滅,是謂滅子。火土金水亦如之。」父母無微不至地為子女安排一切(印星太強),那做子女的,則會漸漸失去「克服」的能力和動力,而「母(父母)慈滅子」局面,若從心理學解構,第一樣滅的,就是子女的自信,沒有「我能克服」的自信,繼而引伸連串處世、工作、待人等問題。

有一種自卑,叫太保護。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