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偶像新冠也退讓 你所不知的周公

評論版 2021/09/13

分享:

新聞說,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進行的睡眠研究,發現晚上睡眠每增加1小時,感染新冠肺炎的機會率就降低12%;而睡得不好容易疲憊的醫護人員,感染風險則提高。良好睡眠提升免疫力,連感染新冠的機會也降低呢。

這個世界,有些人覺得時間寶貴,寧願少睡;另一些人則生活所迫不能睡太多,不情願地起身受折磨。他們的共通點,就是不能浪費時間,所謂「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不過,一寸光陰一寸金的下一句,其實不是寸金難買寸光陰,現在常聽到的這兩句,出自元代小說《三寶太監西洋記》。然而「一寸光陰一寸金」原出自唐代,乃詩人王貞白的《白鹿洞二首》,其一是這樣寫:「讀書不覺已春深,一寸光陰一寸金,不是道人來引笑,周情孔思正追尋」。意思大概是:「專心讀書不知不覺春天快要過,每寸光陰就像黃金珍貴,道人過來逗笑時,我正忙於學習周公的精義和孔子思想。」

古人把時間稱作「光陰」,因為古人用晷(音軌)來測量時間,晷是一種儀器,觀測日影以定時刻,圓形石板上刻有時間度數,圓中心有小棍,日出到日落棍的陰影由長而短、由短而長,由此知道時間變化,「光陰」於是成為了時間代稱。古代刻度是用寸量,於是有了「寸陰」,表示時間短暫。王貞白形容每寸「光陰」就像黃金珍貴,而他把「光陰」花在追尋周公及孔子的思想遺產上。孔子大家都理解得到,周公又有甚麼好?無錯,就是大家今天所講,「搵周公傾偈」的周公,周公其實是孔子的「偶像」呢!

為甚麼瞓覺俗語會是「見周公」?為甚麼是「夢周公」而不是「夢關公」?因為歷史上最先講「夢周公」的,是孔子。在《論語.述而》篇,孔子說:「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意思是:「我衰老得很厲害,很久沒有夢見周公了。」一句「吾不復夢見周公」,被後世人以「見周公」形容去瞓覺。周公,原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弟弟,獲封為「公」,先後輔助周武王滅商,周成王治國平亂,又制禮作樂,創立不少社會典章制度、禮儀規範。

確有「周公之禮」 但瞓覺唔關周公事

相傳西周初年,世風、婚俗混亂,兩性關係開放。大約3千年前的周公認為不行,從婚禮入手制定禮儀,宣揚道德觀念,從說親到成婚分為7個步驟。第7步即最後一步是「敦倫」,即夫妻行房,必須完成前6步才能進行,亦即是男女婚前不能發生性關係。於是後來夫妻間那點事,就被叫做「周公之禮」,只限夫妻那種呀。

所以啫,瞓又關周公事,唔瞓又關周公事,我覺得硬是有點說不過去。順帶一提,歷史上周公沒有解過夢,是後人假託周公之名去解夢,但「周公之禮」確有其事。

無論如何,周公所做的都令周朝安定,貢獻良多,乃傑出思想家、政治家。孔子對周公推崇備至,認為乃精神典範,周初的仁政是最高政治理想,孔子一直倡導周公的禮樂制度。孔子對周公的尊崇,讓他「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因此以「夢周公」表達對西周社會的嚮往,以及對周公的敬仰,而不是孔子喜歡瞓覺去見周公,這樣解釋比較通。

孔子瞓得好唔好,我唔知,黃金失可尋,光陰難再買,卻肯定。人珍惜時間無錯,不過如果唔夠瞓,呆吓呆吓同樣浪費光陰,反而有犯錯危險。所以如果環境許可,都市人應該關注自己睡眠質素。新生精神康復會在賽馬會支持下,舉辦處理失眠課程,以認知行為治療原理,教導改善睡眠的方法,應用在生活中,減少失眠對生活的影響。下月開課共5堂,每堂2小時,形式為網上視像會議。若個人月入低於2萬元,可豁免收費,有興趣學同周公相處可【按此】查詢「上課學改善失眠」相關課程。

美國有研究,良好的睡眠,可減低感染新冠肺炎的機會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放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