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道前港隊教練鄧頌基 教兒子習武恩威並重

副刊版 2021/09/14

分享:

多得劉慕裳今屆奪得空手道個人形奧運銅牌後,令到過去多年常給人誤會為跆拳道的空手道,得以重新讓人認識。而空手道前港隊教練鄧頌基笑謂不介意被誤會,並說習武之人氣量不會如此小。「克己復禮,堅持到底,止戈為武」正是空手道的精髓,除了是他做人的格言外,應用在教養兩位兒子身上,亦甚有得着。

熟悉香港空手道界中的人都知道鄧頌基的兩位兒子─宇庭和宇軒(20及19歲),由小到大皆在本港和國際的空手道比賽中奪獎無數,三父子絕對稱得上是一門三傑。

鄧頌基說沒有刻意要栽培兒子學空手道,只是他們還年幼時,在家裏和他們玩下基本功,引發他們興趣而已。「因我很早便開始開道館教練空手道,他們從小就知道我的工作是甚麼。加上我太太會送我返工,他們年幼時也會在場外看我教課,但我則沒有主動說會教他們學空手道。」他說。

引發興趣主動嘗試

到他們三、四歲左右,開始忍不住主動問爸爸可否教他們空手道。「那時我才開始和他們約法三章,因為既然是他們『請求』,即是他們真的好想學,便會認真對待,不會容易放棄,這正是我對他們的要求。」

他不否認確是用了點心理戰略,輕歎許多事如得來太易,小朋友往往不會珍惜。回想自己從前要學空手道的日子,是在父母反對下偷偷摸摸進行。「我在中一時才接觸到空手道,一玩便愛上。但那個年代的社會觀念,令到父母認為去道館學這些東西即等於學壞,會周圍去撩事鬥非打人。」

從艱苦中學懂忍耐

他惟有假裝參加學校球隊,卻暗練空手道。本身空手道的鍛練已經相當艱苦,加上還要瞞着父母去練習,那些日子至今難忘。然而他卻不以此為苦,「我向自己說沒有事是做不到的,只在乎我是否去做。每次要練習基本功和技術訓練,無論幾攰也要做完為止,令到我學懂忍耐。」

他還笑言當時不足為外人道的苦就是道袍發臭問題。「因為不能給父母知嘛,所以每次練習完沾滿汗臭的道袍只能在校內洗,需晾在道館數十呎的空間內,那裏沒有窗,就是這樣的『噏』乾,幾年下來便變得發霉臭了。」

如願成為港隊代表

中學畢業後,他繼續堅持練空手道,晚上邊唸大專夜校邊任職藥廠營業員,逢年假都用來往海外比賽,及至當了港隊教練亦如是。總之他不是在空手道館,就是往道館的途中,多年來空手道成為他人生中唯一的專注。

他是在1992年獲選為香港代表隊成員,擅長套拳及搏擊。2001年退役後,獲委任為香港代表隊教練13年。

前兩年北上做教練,因和家人兩地分隔,太太和兒子都甚掛念他,於是重回香港教班,並於最近開設香港兒童空手道學院。「一直以來自己的道館也有不同年齡的空手道班,但不夠資源提供給2歲至5歲的幼兒,而近年這方面的需求又增多,心想不如在道館下再增設人手資源來開辦專給幼兒的課程,因為教如此幼齡的小朋友,所花的心機和耐性會更多。」他解釋。

和兒子亦師亦友

他直言從小和兩個兒子的關係十分親近。「在家我一向不會以嚴父形象出現,大部分事情都是有商有量。但在道場內作為教練的話,則會是要求嚴格,樣樣事都要做足,不能馬虎。記得大兒子約10歲那年,得了一個到現在都不知原因的病,令到他的手腳不能做出某些空手道的動作和姿勢,我以為他是因為偷懶沒好好練習,狠狠地斥責了他。及後知道原因後,內疚不已。好彩我們的感情底子夠厚,現在他已20歲啦,還會不時來道館幫我手。」

他慶幸自己年少時遇上空手道,令到他學會面對挫敗時仍能堅持到底,並且還能以身作則地把這寶貴的經驗傳承給下一代。「我贊成一生一體藝㗎!所以除了學空手道外,他們也有學彈琴。可訓練左右腦之餘,學習音樂的節奏感,對練好空手道的幫助都有莫大裨益的。」

作者:郭秀芳

責任編輯:李越樺

鄧頌基(右)和大仔宇庭(左)、二仔宇軒(中)。(被訪者提供)

大仔宇庭年幼時在青少年世界盃中奪冠。(被訪者提供)

宇軒往日本訓練時的英姿。(被訪者提供)

鄧頌基示範空手道的英姿也不弱。(被訪者提供)

鄧頌基擅長於型(套拳)及組手(搏擊),右為宇軒。(被訪者提供)

公司的周年扮嘢晚宴,全家總動員出席扮鬼扮馬。(被訪者提供)

鄧頌基對二仔宇軒的訓練,一絲不苟。(被訪者提供)

宇軒於第八屆東亞青少年空手道錦標賽比賽時的情形。(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