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餐廳變種

副刊版 2021/09/14

分享:

北上飲食異同趣聞還是激起較多共鳴,譬如之前寫食客喜愛「篤」凍檸檬茶那幾片檸檬的觀察,竟就惹來眾多的討論。那觀察是:香港食客定會起勢用力地去「篤」檸檬,北上店東打趣地說,於是連帶個杯都要用較厚底的。

那當然只是個概括結論,一定會有港人不愛「篤」,也有非港人愛「篤」,那好玩其實在於,當港式食法和茶餐廳禮儀北上後,會遇到多少不同演化。再講更多例子,譬如最受不了的,就是叫西多士,它不派刀叉,難道要用筷子吃?而法蘭西多士這一品種,又曾遇到過友好的服務員(香港叫「伙記」似乎親切得多),怕我不知道這是甚麼,先把照片顯示給我確認。他說,不少客人不了解法蘭西多士(因個名太花巧)其實是這樣呈盤的(要牛油撈自己加的蜜糖)。

為了強調港式,西多都常常被加上不同宣傳標籤,比如說,菜單上叫「荷蘭煉奶西多」。至於另一樣不習慣,則是上餐的次序,吃早餐時,常會把通粉先上,打亂次序。

早說過現在內地是港式餐廳開遍,食物之外,另一樣不同的,是與「伙記」的互動。此前內地遊客到香港,常埋怨去茶餐廳點餐時受氣,受受下,竟然變成樂趣挑戰,就是到香港茶餐廳消費,如何可以不被伙記白眼而快速叫到餐。

在內地點餐,當沒此問題,而且現在基本上都不用和店中服務員溝通了,因為都是掃碼點餐。每桌上有個碼,直接掃後下單,一般用微信或支付寶結帳,其實也是想你關注那店的微信號。好處是,哪怕是叫一杯奶茶都可落落大方,不會有個伙記在旁等你下單,仲附送嫌你幫襯得少的表情。不過,有時確是相當miss這種老派港式的做法。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