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主導行業 宅女工程師闖出一片天

副刊版 2021/09/18

分享:

工程這行頭,向來是男人天下,女性從來是小眾。工程及科技學會香港分會會長何臻言(Justina),自小愛拆家電、愛砌Lego,天生具備當工程師的材料,並跟隨工程師父親的步伐。她矢心扭轉工程界男多女少的局面,期望有一天,大家忘掉「女工程師」這稱謂,達致行內性別不再失衡。

來自工程世家的Justina,父親是工程及科技學會(IET)香港分會前會長。她在會中有兩重特別身份:第一次有會長二代擔任會長,其次是工程界中向來甚少女性任職。

父親的言傳身教對Justina影響深遠,她說:「他早讓我知道,這一行怎樣行、科技是甚麼,如今熾熱的STEM玩具(科學Science、科技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數學Mathematics 4個範疇縮寫),我孩提時已接觸。」當年的玩具店,男的一邊玩機械人和模型,女的一邊玩公仔,她小時候買玩具最愛是Lego,某程度是屬於工程與科技玩意,砌到滿屋滿地。她砌車砌船更會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加上幾條橡皮圈,成為可攻城的戰略武器。

拆家電研究

她童年另一「嗜好」是愛拆開家中的電器研究,曾拆開電飯煲想了解箇中的運作原理,並繪圖列出電器的操作方法,最後卻未必能組裝還原,被媽媽責罵少不免。「做這行的關鍵是有好奇心,了解科技產品是怎樣操作的、抑或加上甚麼會有何反應,爸爸正正因為做這一行,他會接受並容許我的好奇心。」父親也會分享他工作時的點滴,不知不覺令Justina如海綿般大量吸收,偶爾到他工作地點了解,也是耳濡目染的一種。「早接觸、早了解,我承認這絕對有着數。」

中學時代,她電腦、數學及科學科目成績優異,入讀加拿大滑鐵盧大學選修電腦系(Computer Science)。「那些年我讀的CS並未納入工程學科中,CS當年男多女少,女同學佔學系中僅20%,確有點驚訝,女同學真是那麼少人。」其實時至今日,男女比例仍如往日一樣。

課堂加上實習,Justina在大學度過了愉快5年。「讀4個月書、做4個月工作,到畢業時,我們已有兩年工作經驗了。工作經驗很重要的,可知道類似工種是否適合自己。」

雖挾着工程世家先天優勢,Justina指躋身其中也不容易,其父沒有懷疑她是女性做工程的能力,而是深知這行辛苦,不想女兒復蹈其轍。「我入工程行業他是有反對的,但我是真心鍾愛。年輕人總有一點反叛心態,爸爸認為我做不來,我偏要做好給他看看。」

200%努力證明

畢業後,她第一份工作在IBM任職軟件研發。「公司花很多資源去培訓我們這班新人,工作愜意,也學懂得了如何發展大型系統的步驟,到今天也令我受用無窮。」在IBM工作兩年的快樂時光,因Justina媽媽身體抱恙她要離職返港,當時覺得這決定是犧牲,當她回想焉知非福是機遇。回港後曾找過不同工作,但父親公司需要人手,她決定回去幫手。

太子女空降,對公司如大石投河產生莫大衝擊。「大家認為我是全依仗父蔭,對工程不認識也是來hea而已,秘書說連她的姨甥女年紀也比我大,意謂我只是一個細路女。Project Manager也擔心我會與他們爭權,我惟有用行動去證明,勤力交出貨,把事情做到完善。」Justina直言付出200%努力去證明,經歷一段長時間,同事也看到她盡心盡力,彼此建立了信任,凡事和她有商有量。

能力被質疑

她指工作上遇到的問題天天都多,工程本身的專業就是解難,今天行不通明天把它拆解,她會視為挑戰,令她苦惱的是如何處理它的專業性。「女工程師行出來,雖然同行男士都會錫住你,但總有人會質疑:你�𡃁妹仔究竟得唔得?或者以為我是做文員、秘書。」有一次她去廠房洽商,帶着男下屬,但廠方負責人卻要求由男員工去傾細節。「這情況是有點極端,這一刻要相信自己是專業的,不會退讓極力爭取。」

IT、工程日新月異,當工程師必須投入極大熱情,Justina時刻不斷增值。「我入行時爸爸都擔心我,這行要不斷追新科技,怕我有困難,但對此我卻樂在其中。例如blockchain(區塊鏈)早在十年八年前開展,並未流行,但當我一見它推出,自然對這新科技埋頭埋腦鑽研。搞科技的人是天生的,一接觸到心情就好興奮。」

STEM 4 Girls

行出順遂坦途,她也為行業付出心力,2017年Justina成立了一個以成功女性科技人員組織的「STEM 4 Girls導師計劃」,帶領中學女生去接觸不同工程範疇,讓她們了解到女工程師有自己的位置。不少女生都以為做工程必定落地盤,劈頭第一句多會問:工作環境長時間都是這麼污糟惡劣?「工程也有不同範疇不同部門與職位,有些運用知識、用腦去策劃居多,不是下下落手落腳去做。」

另一個有趣問題,是與終生大事攸關。「她們也問我入這行後,是否只認識到宅男?結到婚嗎?好怕嫁不出。我以自身經驗坦言告知:我與另一半雖是宅男宅女,但也宅得好開心呢!工作不會影響到家庭生活,只要兩者取得平衡。」連沒想過做工程的女孩子,最後入了行,這些回響是Justina感到最欣喜的。

女工程師優點

女性細心、易與人溝通是優點,但她反而希望大眾逐漸減少強調「女工程師」這稱謂,有朝一日行內男女比例平衡,不再是男性主導。「我們最擔心是人們覺得,工程行業是男人天下,不適合女性入行,應該扭轉看法,這行業女性並不是小眾。試想想,科技產品的對象大部分都不分男女,能令普羅大眾適用,女工程師的創意、解難角度同樣重要。」

STEM不只是AI和機械人

STEM在香港,放諸教育中火紅火熱,但Justina強調,STEM範疇廣泛,不只是AI做機械人,也不要事事標籤STEM那麼表面,而是以工程思維去解決問題。「在香港比較短視,所有STEM推在教育上。其實STEM是一種生活態度,接觸科技、學習科技,培育下一代成為科技人員,推進社會發展。」

﹏﹏﹏﹏﹏﹏﹏﹏﹏﹏﹏﹏﹏

內文圖片:周美好攝、被訪者提供

作者:周美好

責任編輯:梁靜詩

新冠疫情期間仍舉辦IET成立150周年大型活動,Justina直言一點也不容易,極具挑戰。

Justina(右二)畢業於加拿大滑鐵盧大學選修電腦系。「一大堆兄弟僅得幾個女仔,由讀大學開始,習慣在男人堆中學習、工作。」

Justina推動及培育科技人才不遺餘力,不時出席分享會。

她曾到柬埔寨探訪當地居民。

父親的工程師背景,使她自小對工程和科技有認識。

Justina平時喜歡旅遊攝影,尤其歷史悠久有特別文化地方如尼泊爾、內地及中東。

兒時的Justina愛拆家中電器研究,令媽媽好不頭痛。

數年間「STEM 4 Girls導師計劃」培育了數百名對STEM有天份的女學生。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